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34  

2015-01-19 09:22: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领导安排敢抵拒 命运定注难拗违

 

可张卓如和冯意君的故事还没有完。

二十一年过去了。除了一副眼镜,张卓如没变。二十一年过得很慢。多少挣扎,多少屈辱,多少眼泪,也见过好多回的死亡和残废。很多时刻,每分钟都像一年那么久,有那么多说不完道不尽的事件发生。可这二十一年也过得很快,回首往事,也就是两个字:坚持。身体强壮意志坚强的人等到了这一天,挺不住的早就把那衰弱的生命交会给了那造物主,意志坚强的人也就把生死看得淡然,咬紧牙关活了下来。不为别的活着,只为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

打开记忆的关门,酸咸苦辣接踵而至,血泪臭汗翻腾而出。谁也忘不了那些早逝者的身影和言语。可毕竟已经过去了。

于是张卓如回到了故乡。为了落实政策,他必须回来。学习了几天就要分配工作。他的母亲还在,七十高龄,希望张卓如留在湖南。可到什么学校去?学习班的负责人说,领导考虑把他分到一中去,最好能到一中的王学义那儿去一趟。

于是,他叩开了王学义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女的,她像平常一样打开门,作了一个很有礼貌的姿态:请进。

可她的动作没有完成,这个没有完成的动作使里面正坐着的人也站了起来。稍一迟疑,张卓如就看出了这两个人是谁了。一个是冯意君,一个就是王学义,正是他要找的人。

冯意君就这么站着,手紧紧地抓着门上的扶手,她只能依靠这个动作让她不至于倒下。

门口站着的张卓如,相貌依然如昨,好像时间没有从他的脸上爬过,也就没有留下痕迹。但岁月终究在他的脸上染上了颜色,北方的寒冷让他的脸染上了黑色,西方的风沙让他的脸染上了黄色,然而眉目之间,还是那沉思般的目光,还是那毫无畏惧的神气,那似笑非笑的嘴角,还同当年那反右斗争会上一样。

就这么过了几分钟,就像过了一个小时。张卓如终于说了:“我可以进去吗?”

她双手握着他的手,王学义也走了过来出来了,看着张卓如,说,你能分到一中来,我非常欢迎。

张卓如说:“算了吧,我不想来了。什么原因,我也不想多说。我会另选一所学校的。也许,我希望离县城远一点。”

王学义理解地点了点头。如果让张卓如到一中,会勾起许多的记忆。王学义不能做这样的人。

冯意君看了一眼丈夫,热泪立刻瀑布般流泻出来,她哽咽地说:“我想不到你还活着。十年也没得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她回头看着王学义,说:“你知道张卓如回来了,可是没向我透露半个字。你为什么不说?”她再也说不下去,她大声地哭了出来。

王学义也想不到她会这么大声地哭,闻讯而来的一对男女,张卓如一看就知道是冯意君的儿女。他们两个站在门外,看着在屋里哭的妈妈,又看着这个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的男人,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她双手掩面,伏在桌子上继续哭着。王学义抱歉地站在她的身旁,什么也不说,他也不能说什么。张卓如只能静静地等着,她已是他人之妻,他人之母,他不能亲近她,更不能抚摸她。她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他本想找到冯意君,了解她的近况,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没想到会出现这样尴尬的情景。除了坐着,他再也不能有任何的表示。原来王学义也有考虑,并不那么欢迎张卓如,可上级要把张卓如给他,他也无法拒绝。现在什么都明白了,看着张卓如,从外形就看出张卓如值得她去爱。从外形也看得出时间和岁月在张卓如脸上染上的颜色。可他不能去劝说她不哭,只能让她哭个饱。

终于,她哭够了。她抬起头来,抹了眼角的泪水,露出了笑容,说:“你一个字儿也不给我。”

“我在新疆。我根本无法知道家乡的情况。这一次改正的时候我才回来。”

她犹豫了一阵,终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的家?”

“父亲死于饥饿岁月,母亲坚强地活着,弟弟们都成长了,事业有为。”

“不,我问你自己。”

他苦笑一声,犹豫片刻,说:“我全家的人都到了这里。”

她看看周围,说:“你还是一个人?”

“等着。二十多年来我一直等着,我一直抱着一个希望。”他望着天花板,强忍眼泪。

她洗了一把脸,站起来对他说,走吧,到外边去说话,有些话是他不应该听到的。她看着他的王学义,王学义谅解地点了点头。

在邻近的一个小公园里,她问了他的经历。她说:“我等了你五年,可再也听不到你的消息。刘校长告诉我,同你家联系了,你家里的人说你已经,已经那个了。我不相信,可是一直得不到你的消息,我只能祝你在天堂幸福。我还能做其他的选择吗?宽恕我吧。我没有背叛你。我家里的人要我再不等了。你不该不让我得到你的消息。”

“一切都已成为过去,还说它那么多干什么。我那时一心一意想的是不要落水,没想到最后还是落水了。我也没想到我还能浮出水面,没想到二十一年了还是浮出了水面。那张谡如的阴险真名副其实,他不喜欢我的名字,就一直想对我搞名堂。我这一生就坏在他的手里。刘主任赶到学习班,不同意划我右派,他就对刘主任说,难道你想当?刘主任没办法,他没有这个权力,就这样,张谡如把我放进了那百分之五。”

想了一想,她说:“你是五月清溪落水人,他是黄昏古庙翻坛鬼。小人。小人得志,比什么人气焰都高。”

可他们也不可能再谈下去。张卓如还得回到这个新的学习班去作出他人生中的又一次重大的选择。

可这个学习班的负责人说:“县委的刘书记想见你。”

吃过晚饭,张卓如就赶到指定的地方去见县委刘书记,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当年的刘主任。紧紧握手,几十年过去了,要说的事多得很,可是没有时间说。张卓如只能问一句:有什么事?

“刘校长想叫你到他那儿去,只不过那是一所初中。可领导是你最相信的领导。”

“刘书记,请原谅我。刘校长也没能做到他该做的事。想当年,张谡如千方百计找我的麻烦,刘校长应当有所作为,可是他做了些什么?他能作出的事,他都没有做。我现在还能去感激他吗?本来我想回到新疆去,那边也很想我能回去。可是,母命难违。我只能遵母命留在这里。母亲也迁到了这个县,要和我住到一起。请刘书记跟刘校长说明此事吧,恕难从命。”

“你变了。变得坚强了,变得有主见了,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小青年了。”再也没有其他的话可说。张卓如告别了。

教育局的副局长曾世文找到了他,说,到三中去吧。

张卓如想了想说:还是让我离开县城吧,你说,我还能留在县城吗?也想不到伤心的记忆竟然就在这儿。我那心中的伤痛是永远也无法去除的。就让我到乡下去吧。

于是到了一所远离县城的高中,这是一个新的环境,不会再有旧的心灵的伤痛折磨着他。为他寻找对象的人也多得很。那当然多是离过婚了的,或是死过丈夫的。

可这一天,一个女人敲开了他的房门,她紧紧地握着张卓如的手,她气喘吁吁地说:“好,我终于找到了你。我到处打听,还是找到了。老师,还认识我吗?”

张卓如犹豫地说:“刘贞辉?”

她扑到张卓如身上,哭了。

刘贞辉说:“我真的不想说。我的命运是如此地坎坷,老师你也想不到。我嫁过两次,可是我到现在还是女儿身。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只能这么说,都说我八字太硬,克夫。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八字比我更硬的人。想想看,人见人怕,还有人敢娶我吗。”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