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30  

2015-01-14 09:00:0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愉悦短暂因凑数 命运坎坷为输诚

 

宣布反右结束,转入整改,张卓如放下了包袱,几个月以来的忧虑全都一扫而光。张卓如终于发现他又可以读书了,也许还可以大胆地写出自己的东西出来,也许可以写诗,甚至还可以写小说,阴霾过去了就是晴天。大门打开了,人们可以出去了,当然,已经变成了右派的小部分人是没有自由的。他和冯意君兴奋地走在大街小巷。县城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可千年古镇也有它特有的风味。那曲折的小巷里记载了多少历史,人们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现在的事尚且难以招架,哪还管得上千年以前的事。路旁只有干秃秃枝条的杨柳阅历了多少人世的沧桑,人们也不知道,因为杨柳是谦逊的,从不把它们的阅历告诉别人,它不会倚老卖老。

晚上,召开全区的团员会议,选举新的团委会。张卓如在三十四个团员中得了三十三票。他知道这是全票,因为他没有投自己的票。人们把票全投给了他。焦元标原本是团支委,可这一回却一票也没得到。不,没人提他的名。焦元标沉默了,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一夕而逝,让张卓如也有点为他痛心。可他那一票地投给了张卓如,张卓如也只能感激。可焦元标的沉默所因为何,没几个人知道,可张卓如知道。焦元标有一块心病,这心中的症结什么时候才能化解,现在谁也说不清。

张卓如这时只能想着自己。也许,他的前途会更光明。也许,他必须落入政治这条水沟中去。他打算这次运动结束以后马上就写一份入党申请书。他必须进入政治这条水沟,但他一定要做一个把水弄清的人,不能让污水泼洒到自己的身上。

可是,他想起刘主任的话:你不适宜于干政治,你太洁身自爱,生怕弄脏了自己,搞政治有时候是免不了要弄脏自己的。

他不知怎么办才好。搞政治的能不踩着别人提高自己吗?搞政治的能不说假话吗?搞政治的不能不六亲不认呀,搞政治的就要把斗人当成自己的事业。可是,正如冯意君所说,张卓如最缺少的就是一种斗争哲学。搞政治就得排除异己,可张卓如却想揉合不同质的东西。搞政治必须打烂自己反对的东西,决不可能搞揉合。

在另外一个地方,几个人正在为张卓如的命运而争论,张卓如并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有一个支持他的人,可是马上就屈服了。

这一回反右没有完成任务,没达到百分之五。可领袖规定的是必须完成百分之五。领袖清醒地知道右派的比例是百分之五,在处皆然,碧塘小学所在的区,还要划出两个右派来。

张谡如说只能把张卓如揪出来。另一个人反对。可张谡如冷冷地说:“那么就让你来当?

面对这鹰隼般的目光,那一个退却了。

于是张谡如成了胜利者。张谡如极不喜欢张卓如。所谓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也就是这个道理。张卓如知道这个故事。可是他没打算主动改名字。

这是一个科举的故事。考秀才的考场上,一年幼考生的名字竟与主考官的名字相同。这主考官有点不快,就要此考生对对子,出对是:

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这个才十多岁的考生应声而对:

魏无忌,长孙无忌,你无忌,我也无忌。

幸运的是那个考生,考中了秀才。倒霉的是张卓如,虽不同名,可读音相似,这就犯了大忌,张卓如无忌,就莫怪张谡如无忌。

在欢欣中睡下,在恐惧中醒来。第二天一早,张卓如就看到了他的床前贴上几张绿色的标语。

自称救了人,却要索取报酬的是什么人?

世上没有水猴子,可就是有人宣称他见到了水猴子!

坚持科学,反对迷信!

和领导顶撞的人没有好下场!

自以为是,自高自大,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表现!

诗人呀,你向往异乡的名山,

虽说梦中虎瑟鸾车相迎,

可梦醒时你环顾茫茫四野,

只见那穷困的环绕与欺凌。

诗人呀,草堂上空的孤月,

照着你那清癯的身影,

尽管你不断歌颂君王圣明,

也摆不脱茅飞屋漏的鞭刑。

歌颂共产党就是歌颂君王圣明吗?

此人向往的异乡在哪儿?

张卓如震惊了,可还有呢。再看另一侧,还有几张:

黑沉沉的茫茫大海

谁能分清东南西北

惊涛骇浪不期而至

会将船儿打个粉碎

把社会主义说成黑沉沉的茫茫大海是何意?在社会主义社会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是什么人?

每一条标语都是炮弹,发发必中。

还有一张漫画,画着一个小孩,背着书包,喜气洋洋,吐出一段话来,这段话是:我要教初中去!

没想到那个拍纸本早就到了张稷如的手中。这可真的是特务行径,怎么可以私自搜索别人的东西呢?那双袜子呢?没拿出来?

要来的事终于来了。

没有办法,只能挺着胸膛去迎接炮火。也许炮火很激烈,但决不至于毁灭消亡。

早饭后,他知道了,他是听到人们耳语般说话时的话,说,反右必须完成百分之五的指标。没完成百分之五就必须保证有百分之五。

好,他是那百分之五里面的。

伟大领袖的英明就在于算定了阶级敌人的百分比,老人家知道阶级敌人有多少,所算必中。

他看到了冯意君那焦虑的眼神。他也看到有人把她叫去,他知道是动员她揭发检举。

可是,她一直没有发言。她总是坐在人们的背后。那个爱向张卓如借钱的袁老师,可借了又老是不还,这时候成了积极分子,他说,张卓如想拉拢他,几次对他小恩小惠。

天底下有这样赖账的吗?

张卓如回答:“世界上有这种赖账的人,我也才见到。你死皮赖脸向我借钱,可我的钱要寄到家里去。我家比你困难多了。你借钱不还,还说这些!不要脸!”

老袁福指着张卓如:“大家看,阶级敌人多么恶毒!”

“我没当过国民党的甲长,算什么阶级敌人?我一个共青员,会拉拢你这国民党的政治残渣余孽吗?”

袁老头大叫:“不准阶级敌人放毒!”

几个人举起了手,却没有跟着喊。

老袁头还说:张卓如的异乡就是台湾,张卓如想逃到台湾去!

张卓如冷冷地反驳:如果当教师的能多读几句书,就知道这写的是李白。李白梦游天台,说有虎瑟鸾车相迎。下一个诗人指的也就是杜甫,难道座中没人读过《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吗?

狡辩!借古喻今,是所有阶级敌人运用的小把戏,他们以为无产阶级看不出这种小小的伎俩吗?

张卓如笑道:你在旧社会还当过甲长呢,算什么无产阶级?甲长是为什么人服务的?

这甲长挥起了拳头。可张卓如冷笑:你以为我不敢还手?鱼死网破你知道不知道?我可以忍受其他人的攻击,可对你就不同,我必须告诉你,我家是中农,土改时评的是贫农。我必须告诉你,我十一岁的时候就是民兵。手里拿着齐眉奉,参加了对地主的斗争。你参加过吗?那时候你还胆战心惊呢!

张卓如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这个可怜的反右积极分子。想起了他的过去,在国民党时期,他曾经跟着有钱有势的人跑来跑去,摇尾乞怜。这是一条狗!可现在张谡如无人可以利用,只能用这条可怜的狗冲锋陷阵了。其他的人都保持沉默,只这老袁头一个人在支撑着局面。连焦元标也不作声了。俗话说孤掌难鸣,可只要有人撑腰,孤掌也鸣得很起劲呢。什么狗叫得最厉害?主人在后。

(小说是虚构的,情节设计只能比实际生活有所淡化。)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