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16  

2014-04-18 09:55:0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人生变故如风雨 少女情怀似深潭

 

吴仲雅在学校里没有回去,他家里的人也在这儿招呼着,课是不能上了,刘主任也忙得很,可是学校的工作都很正常,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到国庆先一天,张主任说要看看各班排演的情况。他没在平时回家的时候回家去。他站在教学楼门外,看到一年级的几个学生在刘贞辉的带领下走出了鬼屋,心中带疑,就问刘贞辉,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每天都给张卓如老师扫地?

只给张卓如老师扫地?

难道一年级的学生会帮别班的老师扫地吗?

怎么你打个赤脚?不怕冷?

抹地板。反正上次忘记拿袜子,袜子丢了,再也找不着了,又不敢问家里要钱买新的。

张主任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马上说,你等一等,他到办公室他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双袜子,问,是这一双?

她立即笑了,问,是张老师交给你的?

张主任当然只能答应说是的。

第二天张主任就在张卓如冯意君都上课去了的时候把袜子的故事说了一遍,当然有平反昭雪的意味。原来是一场误会。办公室里关于袜子的议论终于有了一个结束。放学的时候,刘主任把这件事告诉了张卓如。

这是在学校围墙大门的门口。这里原来有密密的林子,现在全都砍伐一空,成了菜地,但此时并未有人在菜地里劳作,人们都回到那一小块自留地去了。因为现在正是休息的时候。说是休息,却没一个休息,全都在自己的那一小块地里忙着,比在生产队出工时更忙。

刘主任问:“你应该轻松,应该高兴,怎么还是这么愁眉不展?”

张卓如还是没说话,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说:“张主任留着那双袜子不给冯意君,是什么缘故?难道想拿它作什么证据吗?”

张卓如很想这是对敌斗争心理的作用。可是他当然不能把这句话说出来。刘主任听了也不作声,他只默默地站着。张卓如看着不远处一个正在努力浇粪的农民,用力地向地里泼着粪水,那混浊而肮脏的粪水在阳光下却发出好看的亮光,似乎只要有阳光的照耀,一切丑陋都会变得美丽,所有肮脏都变得纯洁。刘主任认真地看着张卓如,猜想他正在想着什么,但他刘主任无法把握住张卓如的思路。可刘主任还有事情在等着他,也许有几个客人正在等着他回去,他必须走了。

等刘主任想离开他的时候,张卓如却说话了:“我生活在他的这块天空之下,我再也没有其他的天空让我飞翔。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他的笑脸。我亦有心向明月,可惜明月照沟渠。我想我会白费力气。谢谢你。”

刘主任想走却没走了,看着张卓如的脸,带着失望和期待神情的脸,透露出对他刘主任信任的脸,说:“如果我还在这里,我会帮你忙的。可是,我过了国庆节就要走了。我调乡政府去了。如果你有困难,还是可以找我,我做得到的事一定给你帮忙。你很有能力,以后会获得成功的。要有信心。”

“你说的是真的?”张卓如紧紧地握着刘主任的手。可不能老是握着。他一松手,刘主任就说声对不起,走了。不过走了几步还是回过头来看张卓如。张卓如跑步上前,问,明天还会来吗?

刘主任说,十月一日我就到乡政府去上班了,明天我还要看演出呢。说完,刘主任就迈开他的脚步,他背着的包也就晃荡了一下。

张卓如说:“我想对你说句话,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说吧”

“我听到一个人说过,搞政治的人是治理污水沟,弄得好能把污水沟变成清水沟,弄得不好自己会掉到沟里去。”

刘主任愣了一下,马上说:“我看,你虽然很有能力,却不能摘政治。搞政治不能太关心自己,怕脏就玩不了政治。问题全在于能够自爱。”

说完,刘主任拔腿就走。张卓如不自觉地送了几步,可刘主任再也没有回头。

九月三十日,演出结束了。刘主任来了,可是他只向张卓如匆匆地点了点头,没说话,就忙于同张主任和刘校长说话,也不知说些什么。

一年级的演出很成功。可从张主任脸上看不到喜色,只不过刘校长表扬了张卓如几句。冯意君班上的演出也好,可比一年级却还是有点逊色。不过冯意君还是很满足,她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她那个班给她抓了转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放假了。本地老师都回家去休息两天。三个年轻人都是外地人,回一趟家都要好几天才能往返。不到寒假他们回不去,所以都留在学校里。奎四嫂照常来炊煮,让这几个年轻人有饭吃。可三个人对唐坤老师的到来却全都吃惊。张卓如清楚地记得,第一个星期天,唐老师是回家去了的,似乎后来的星期天都回家去了。只那么一天休息,她回去了,可是这两天假期,她却留在学校。她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三个人都不好问。看到唐老师那忧伤的神情,三个人的心都同样地沉了下去。

张卓如马上就想到了反右。反右的余波还在继续,也许唐老师的夫君也经受了冲击。她的平静的生活已经再也不可能维持了。也许她的家庭也出现了裂痕。反右呀,使多少家庭开始进入冬天,告别春夏,也许还有很多家破人亡的事,也许出现了很多妻离子散的事。唐坤大约也开始了生活中的冬天。

这顿早饭没人说话,四个人全都沉默,没人想说话,甚至没人愿意表现出一种微笑。走出门来,张卓如看到了一片落叶慢慢地掉落下来,真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可冬天快来了,总会开始淘汰一些叶片的。这就叫自然。没有过去也就没有未来。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扫除,无情地扫除旧的一切,甚至还来不及补充新生事物,在三十中还没看到新生,就只见到旧的建筑哗啦啦倒地,就只看到扬起的灰尘。

焦老师对张冯两个说:“什么也不要说,不要去打扰唐老师。”好像他是最有智慧的,可以对其他两个年轻人发出指令。可焦老师说了就走,他从来不正眼儿瞧张冯一眼。他是团员,现在张卓如也团员了,可是焦老师却是团支委,而张卓如却只不过是一个新团员而已。

上午,张卓如蜷缩在小楼,不想出去。他想起唐老师的苦闷,想起同班的那三十五个右派。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残酷。如何应对这一切,他还没有想出主意来。他只能把自己的工件搞好,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措施。必须避开冯意君,不然会出问题。可正这么想,却听到敲门声,冯意君来了。她哪能一个人坐到房间里冥思苦想呀,她需要一种热闹一点的生活,太多的寂寞她无法忍受。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地迷人,让张卓如无法拒绝她的访问。

她第一句话让张卓如也想不到:“唐老师的两个小孩来了,是一个女人送来的。”

这时张卓如才想到,唐老师在这个国庆节,竟然没想到她的两个儿子。心情的郁闷使她连儿子也不顾了,这郁闷之深沉到了何等的程度!

“她的丈夫呢?”张卓如问。

冯意君不做声。她不知道,可是想象让她也一下子沉入冬天,掉落冰窖。

冯意君的第二句话更让张卓如震惊:“你认得刘晴辉吗?”

这是同刘贞辉坐在一起的女孩,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应当是堂姐妹,长得很漂亮,一双眼睛水泱泱的,说不尽的情意在眼睛中流淌。每逢她的目光停留到张卓如脸上时,都可看到同时送来的微笑,那微笑就像冬天里的春风,可以使桃花也会在冬天开放。可是她从不到张卓如这儿来,到张卓如这儿来的只有刘贞辉。张卓如突然想起,也许她们两个有了分工,各自追求一个年轻的男老师。那么刘哺辉的进攻对象一定是焦老师了。

果然,冯意君的第三句话是:“她到焦老师那儿去了。”说了微笑,脸上也表现出情欲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