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樊迟问稼之三:学问的指归  

2014-03-09 09:15:3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问的指归:问稼之三

王五:我想,樊迟间稼这件事,我们还应从更大的视角观察。孔子时代也正是希腊文明兴盛的时代,可这时以孔子为代表的中华文明与希腊文明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孔子他们研究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希腊研究的是人与物的关系。樊迟想研究的恰好也是人与物的关系。试想,如果从理论的角度来研究农业生产,中国人对农业乃至万事万物的了解可能会产生一个飞跃,对物的了解也会提升一个层次。可是,孔子却只说,只要把人与人的关系搞好了,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我想,樊迟感兴趣的是如何用更少的力气把农业生产搞得更好,可孔子却说只要劳动力多了,这些上等人的吃用也就不愁了,无非是让劳动者多几个,至于这些劳动者如何少投入而多产出,不是孔子他们所该研究的事。正是这种思想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科技的发展。如果从这一角度出发,我们对孔子的批判也就会有新视角新工具。

郑七:我支持这一观点。学问的指向在哪儿?学问的归宿在哪儿?应当指向于物质运动的研究,归宿于崭新理论的形成。孔子的学问指向的是虚无飘渺的仁,虽说他所讨论的仁也是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可他对指向物的学问采取不屑的态度,甚至把对物的研究极有兴趣的樊迟呼之为小人,从此中国人就对研究物的学问避而远之,由于指向性的错误,孔子把中国的学问带上了一个危险的道路,可以说是阻碍中国社会科学技术发展的一个极其可怕的因素。可此风到现在还顽固地支配着人们。中国的家长们总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念普高,不去念职高。为什么?职高念的是有关物的学问,这是下等人才研究的事,而孔夫子教导人们的是要研究那些虚无飘渺的学问,这才是上等人必做的事。我想,学问的指归应当还该以物为主体,如果这么想这么做,我们就应当用十倍的精力去发展教育。我们要提倡一种风尚,把研究物的学问当作学问的主流,那些与现实问题关系疏远的政治少讲乃至不讲。只在这样,中国才有可能变成一个创新型的国家。中国要站在世界科技的最前沿,就得让青年们以最大的精力去投入物的研究,研究稼而不研究仁。可是,我们可以让赵本山买上私人飞机,却不能让研究物的袁隆平成为巨富。形而下者才是本源,可是我们却供奉着形而上的空虚的学问与文化。这种状态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吴八:对。我们教了太多的空虚无用的学问。这些学问本是解决多年前的具体问题的,对现在的人一无用处,可是我们让青年们高中学了大学再学,大学学了读研再学,读完了研考博的时候得继续考下去,其实那些知识同百多年前的八股一样只不过是一块敲门砖,开了门就再也没有用处。可青年们的大好年华也就浪费在这些空虚无用的学问上,把学习有用知识的时间白白地耗费了。这是多么可惜呀。为什么我们不让青年们多读些有用的书呢?樊迟要研究稼圃的学问,敢向先生提出挑战,樊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们应当向他学习,发挥其究物精神,把中的科学搞上去。可惜樊迟被先生一棒子打昏以后退缩了,这实在太可惜了。

黄九:我想起了王阳明的格物,坐到竹子前面呆呆地格,格出影响终生的病出来了。这种格物的方式当然是极其孔子化的,得孔子的正统,可我们搞学问绝对不能这么去格,应当把竹子不如愿以偿实验品而进行不断的研究,永无止境地寻找竹子的新用途,把竹子数万新材料。这才叫格物。孔子把学问指向虚无,将中国为学者引向一条错误的道路,结果学问的归宿也归之于空虚。,以至二十一世纪的人们还这么不务实际,总在一些过时的主义名词上做文章,去研究老先生们说的某句话是什么含义,却不研究新形势下的新问题。这只会把我们的国家引入歧途。百年前有人提出少研究些主义,多讨论些问题,这在一定上是对的。主义者为是,而是产生于实事。唯实事方可求是,离开了实事还可能求是吗?一个主义能管他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吗?朝代变了,我们的研究内容也当变了。比方说,在大量使用机器人的时代,在一家工厂里已经只有机器人的时代,我们去还去研究机器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去研究机器人受到了一些什么剥削,岂非笑话!在资本技术管理也能创造财富的时代,我们还认为只有劳动者加劳动工具才能创造财富,岂非笑话!新的现实要求新的主义,主义必须是不断发展的,可孔子却给我们留下了把学问的指归落于空处的传统,我们至今还不能跳出这一圈子,就太可悲了。

2014-2-9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