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3  

2014-03-06 09:10:3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一席会晤行各异 初次交谈意渐同

 

张卓如觉得这奎木匠可真算得上是一个有侠义心肠的人。可是才见面就这么推心置腹,张卓如也有点不那么放心。但他也看得出,此人也许提一个极直爽的人,这样的人似乎完全可以信任。他决定相信此人的话。此人的阶级观念极强,可张卓如自豪的是他出身好,这是一张硬牌,可惜他过去没有很好的利用。如果利用得好,他早就党员了,大学了,走起路来也就会神气多了。可是他能幸免于右派之灾,也可说是极其幸运极其偶然的事。对党员大学他也不能抱有太多的奢望。进得鬼屋大门,冯意君已经把她的床铺布置好了,对张卓如说:“都说这是鬼屋。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五十年前这里住过人,还住了很久很久。既然他们能住,我想我们也能住。”

张卓如说:“对,我们是信科学的。”他立即回到楼上,草草地把席子铺开,被放好,就这么简单,其他的事到睡觉的时候再说。

回到办公室,老远就听到奎木匠在同人争论。他和她都站住了,听里面的人说话。

“你说没鬼,那么你为什么不住这里?你每天往返二十多里路,说是要帮你家里做事,我想你回到家里已经天黑了,还要你老婆来服侍你,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要到学校里来,这是何苦?”

“我老婆是个药罐子,没办法。”

这声音是谁的,他们两个都还分辨不出。她说:“好像是那个张主任的声音。”

看到两个年轻人进来了,他们再也不说话。可那气氛总在几分不自然。这沉闷的气氛,便冯意君有了几分心疑。一到下班,十个人匆匆吃过晚饭,她就面色白了。除了三个年轻人,刘校长张主任刘主任,其他四个,一个是女老师,叫唐坤,个子很高,人也很沉静,自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说。经历过反右,人们当然都变得极其谨慎,生怕一言不慎就走上了政治的末路,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另一个个子不太高,叫吴仲雅,中等身材,看得出很有几分文雅,面带笑容,却也不说话,他使用公筷,也许他有点什么疾病。再一个瘦瘦的,总务主任,魏老师,却很健谈,但也不说太多的话。可他是有说有笑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郭老师,中等身材,腰杆挺直,面容严肃,不苟言矢,有点军人气概。

那时节当教师的每天只吃两餐,当农民的还是每天三餐。从1954年起节约粮食,有些吃国家粮的就每天只吃两餐了。粮食不够,那一点粮食分做三餐吃,填不了肚子的哪只角,倒不如分做两餐吃还有一点饱的作用。可吃完了第二餐,太阳还高高地挂在天上,离天黑还早。其他老师都走了,他们都在家住宿,只留下三个青年,可那焦老师只对张、冯二人点了点头,就说他也要到张主任家里去,张主任还在等着他呢,说完也就匆匆地走了。于是只剩下他们一男一女两个人。厨房师傅是女的,叫他们去打热水,洗澡水就在那儿了。还一再地说,快点儿,迟了她就要回家去了。她还要回到家里去给丈夫儿女煮晚饭呢。所以这两个也都急急忙忙地做着这些事,只听到水响,再听到开门的声音,倒水的声音。

两个人都觉得很不自然。偏偏他们到了晚上又要同住一所房屋,更便冯意君尴尬得很。白天没有细想,此时想到这里,就不知道怎么样才好。可她又不能把她心里的话说出来。其实张卓如也是这么想的。他不希望给别人留下话柄。如果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这一生就完了。煮饭的女人是奎师傅的老婆,她还在洗碗,看到两个青年一个坐在办公室里,一个站在阶前,想到一起说话又不好意思,这妇人就说:“你们兄妹两个,怎么不说话?”

两个人都觉悟了,原来他们只是兄妹,既是兄妹,也就没有必要顾忌这么多。可谁也不愿意先开口。

奎四嫂做完了厨房里的事,走了出来,说:“我要走了。你们还是早点到那边屋子里去吧。还要热水再过来舀水,瓮坛里有。说实话,要不是你们相信科学,是没有人愿意住到这里的。不过,五十年前,确实有人住过,既然他们住得,我想你们也住得。”不能谈鬼,这个女人偏偏就谈鬼,谈得这两个确实有点心惊胆战,科学能不打得鬼过。也不可知,可也不能老是在这办公室里待着,奎四嫂要锁门了。

两个人只好回到那鬼屋,开始他们的新生活。太阳还高着呢,挂在西山上,红红的,大大的。张卓如就向那碧塘走去,冯意君想了想,也就跟在后面。张卓如停步,她也马上停步。张卓如说:“我也不会吃你,怕什么?你多大了?”于是说年纪,张卓如说:“你还是姐姐呢。你大八个月。你人生经验丰富些,要多帮助弟弟呀。”

冯意君说着,也就不自觉地同张卓如并排走到了一起。她发现了这一点,也止住脚步,让张卓如走到前面。张卓如笑了,说:“算了吧,我也不会同姐姐谈恋爱的。你怕什么呀。”

冯意君说:“你出身那么好,也分到这里来了?”张卓如说:“我非党非团,又不喜欢政治,没划上右派就算是天大的幸运,我还想梦那更大的运气吗?”

“你们班有几个?”

“什么几个?”

“右派呀。”冯意君又不自觉地走到张卓如身边。这一回她决定就这么并排走着,再也不回避了。

“全班四十人,三十五个右派。”

“三四五个?三个还是四个五个?”

“三十五呀,五七三十五。”

冯意君站住了,叫了一声:“这么多,怎么搞出来的?”

“那班长写了一张大字报,在教室里的人都在上面签了字,团支部书记马上去向学校报案,就这样,只要在上面写了个名字的全都成了右派。这正是毕业的那一天发生的事。”

“你不愿意签?”

“很凑巧的事。第二天就要分别了,我和另外三个同学到河边去唱歌,对着河水狂吼,激动得就像野兽。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可以拿到工资了,可以买上一件自己的新衣服了。以后怎么会面,也无法预知。四个人真是难舍难分,到半夜才回到学校里去。看到还没睡的团支部书记,我们四个都怕得不得了。因为我们是翻墙进去的呀,这么违反校规,说不定不会分配工作,天呀,我们四个人脸都白了。“

“结果受到处分了吗?“冯意君又走到了张卓如的身边。张卓如也站着,看着冯意君的脸,好美的呀。

“说呀。老看着我干嘛。”

张卓如本想说一句“你真好看”,可是这句话是说不出口的。他只能说:“第二天,没说什么分配工作的事,喔,去开大会的时候,我想,一定会得到一个处分,班主任一直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这一回开会的气氛这么严肃,看来是在劫难逃,祸事就要降临到我的头上来了。学校的党支部书记走到台子上的时候,四十个人真的是鸦雀无声,那一脸的严肃呀,把我们都吓住了。我真的想马上到厕所里去拉尿了,我真的怕尿湿了。那个怕呀,现在想起来也真好笑。”

“这个会就宣布那三十五个人都成了右派?”

“是呀。我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也划得太多了。那个团支部书记这一回就分到一所中学当副校长去了,他立了功呀。”

“这也……”冯意君欲言又止。张卓如也把手指放到嘴唇边,他知道冯意君想说是什么,可这能说吗!

“好吧,这种事就不再说了。反正我比他们那三十五个也好不了多少,也没分到个好地方。猴子不笑兔子没尾巴。到这儿来的,你是工商业,出身不算好,那焦同学听说也是地主出身,也没分到个好地方。”

冯意君惊讶地看着张卓如,很表惊奇。张卓如说:“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也不是一个麻了。”

冯意君说:“你的样子也——很那个。”

“那个?那个是什么意思?”

冯意君低下了头,轻轻地说:“英俊。有一种品性的美。”说罢,双手掩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