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6  

2014-03-14 09:13:2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知心话语剖腹告 极密私情放胆陈

 

晚饭后回到鬼屋,因天色尚早,两个人都还不想进屋。天气还炎热,可因竹林密而广,所以鬼屋这儿比教室那儿凉快得多。就在石阶上坐着,挨西的太阳也照不到这儿来,能享受到的那当然就只有南风了。坐下,却没有话说。

好一阵冯意君才说:“你说的那个凯洛夫,他的书你有吗?”

“借着老师的看过,反正跟我们学的教育学差不多,我也买不起这样的书。这个人的书却不是写出来的,是他讲出来的,出书的时候也没让他看了,他说不看了,你们出就出吧。”

冯意君来了兴趣,问:“这是怎么回事?没写书却出了书,能吗?”

张卓如说:“他到中国来访问,中国方面请他讲教育学,他就每到一个城市就讲一场。翻译了记录了。有一回,好像是到了武汉吧,他讲的是上次讲过的,翻译告诉他,他才从衣袋里拿出一张香烟盒子的纸,看了看,在上面作了一个记号,说,上次忘记划记号了。这一回大家才知道他没有讲稿,只有一个每一章的名称,讲到哪儿就作一个记号。他的书全在他脑子里。人走了,中国也就把他的讲话当作圣经出了书。现在我们都依他说的那一套。”

冯意君听得很有兴趣,啧啧几声,说:“你懂的真多,我们的教育学老师也许没懂得你多。”

“这就开玩笑了。只不过我是一个喜欢读书的。眼睛不好,听力也不好,就读书,从书中寻找乐趣。我若是视力听力好些,社交能力强些,我也想当个什么领导。可惜,我没这个本事。老天不喜欢我。”

“你家境不那么好?”

张卓如长叹一声说:“家境好也就不读师范了,读个普高多好,可以去考大学,今后出息大得多。。”

“这么说来你是龙游浅水了?”

“天生的视力缺陷,因病的听力缺陷,只能做虾,做不了龙。所以也就只能游浅水。是龙,早就游到深水去了。”说罢,望着远方,只看到焦老师正在在那新开辟的篮球场上一个人打着篮球,上身赤膊,已经出了汗。只不过张卓如看不清楚,冯意君却看得出。

“张主任对你作家访好像不那么喜欢。你有这个感觉吗?”

“我也不是什么特立独行的人,可是我也不喜欢看他人脸色过日子。”

“你说你非党非团,家庭出身却好,大约是你不想入?”

“你入了吗?”

冯意君低下头,轻声说:“写过申请,再也没有回音了。不够格,我再也不想写申请了。”

“没入就没入吧。他不请我,我也不想钻进去。没什么了不起。”

“也很了不起。焦老师是团员,你看他就得张主任喜欢。他算得上是组织上的人了。他就不跟我们打交道。”

“这么说来,你跟我说话,是臭味相投了?”

冯意君双手掩面,说:“太看不起自己了。我想我一点也不臭。你也是。”

“你觉得我还香?我这衣服,洗得不灰不白,看起来就很脏,从来没个女同学喜欢我。领到工资后,就想去制一件新衣。可惜六尽布票太少了,缝件衬衣恐怕也不够。不过,过惯了,破烂就破烂吧。他当天上的神仙,我做地狱的魔鬼,两不相干。”

“你在学校里有朋友吗?”

“还有什么朋友,都右了,要划清界线了。他们成了阶级敌人,我还能同他们称兄道弟吗。”

“你很幸运,没签那个字。”

“一关过了又二关。我也不知道第二关什么时候到。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我吗?我最大的缺点是不会奉承别人。有时候想同领导接近,可是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好。有一回想接近领导,可一张口就说错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去奉承别人了。天生的命。就像大海中的一根小草,随波上下,,永远在飘荡,在腐烂之前,是找不到归宿的。说错了话,是敌人。说对了话,说没有真心。我能跟那些人说什么?算了,不要再说了。我今天跟你说这些了?我从来没跟他人说过这样的话。你是第一个听到我说这种话的。”

冯意君说:“谢谢你相信我。不过,要小心,那张主任真是不好打交道,我猜他一定认为你喜欢出风头。”

张卓如吃惊地看着她,根本就想不到自己怎么出了风头。

她解释说:“他说,哪有还没开学就去作家访的?一定是想到群众家里弄一顿饭吃!”

张卓如大声笑着说:“幸亏我在这些方面小心在意。确实有人要留我吃饭。可这饭能吃吗?会吃出祸来的。果然,就有双眼睛在盯着我。这种人会爬上去的。可是,打死我也不想做这种人。踩着别人的肩膀向上爬,下贱。我就看不起这种人。哎呀,你会向张主任报告说张卓如说了些什么吗?你若说,我一概不承认。说这全是冯意君捏的,是冯意君内心思想的暴露。”

“不要这么说。我也不是这类人。奎四婶快要回去了,你洗过澡了吗?”

“你闻着我的汗臭了?”

“没有。不要这么说。你即使有股汗臭,我也不嫌。不不,”她又双手掩面,低下头去。“其实,我也喜欢你身上的那股味道。”

这话让张卓如不解了。他看着冯意君,闻着冯意君身上的味道,冯意君刚好看着他,笑了,说:“我想我没一股汗臭。”

“不过也没打香水。”

“我敢吗?那叫小资产阶级思想。箱子里有,就不敢。你想闻,我就……”

“不不,让张主任知道了,又是罪。我就喜欢你现在的这股味道。”张卓如做了个尽情呼吸的样子出来,冯意君也笑了。

然后是沉默。冯意君想笑,可是又怕张卓如发现她的窃笑。她知道,她喜欢上张卓如这个人了。可是她不能向张卓如表示她的感情。于是两个人都坐着,似乎话已经说完,太阳的影子不断地拖长,可这八月下旬的白天是经得夜的,还要很久才会天黑。那焦老师已经不再打篮球了,大约奎四嫂给了他一个钥匙,他正开厨房的门,准备洗澡了。这钥匙是不会给张冯两个的。团员到底不同。

张卓如用力拍了一下膝盖。可是,他还是忍住了没说话。不过他脸色的变化冯意君是看到了的。

张卓如侧下身子,把伸到阶前的一株小草尖端开着的小花采了下来,用力揉碎,然后又用力甩向空中,再去寻觅新的泄怒的对象。

冯意君说:“小草无辜,你就不要糟蹋它们了吧。”

张卓如站了起来,在坪中踱了几步,回头对她说:“小草,你是无谓的生命,你把绿色妆点着大地,你把春意带回到人间,你从不吹嘘你的功劳,你从不叫嚣你的伟大,于是你也失去你应有的光辉。”

冯意君很高兴地说:“你会做诗?你的作文一定次次得满分!”

“恰好相反,我的语文老师根本就不喜欢我的作文。我的这个语文老师最喜欢的是那些说大话喊口号的文章。”

两个人站起来,并肩闲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池边。冯意君看到这池碧水,说:“你会游泳吗?我想到了明年夏天,你一定是这池塘里的常客。”

张卓如转过身来看着她,不说话。她感到意外,不知道他会对她怎么样。她想作出某种表示,可如果他真的这样,她一定会拒绝的。

可她想错了,张卓如对她说:“这池塘里从来没人敢下去洗澡。池水太凉。这还是一件小事。我要告诉你,你听了可不要害怕。”

冯意君根本就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段话,这真的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她只是看着他,不知他会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你听着,我今天听到群众说,这是,”他停顿了一会儿才往下说,“这是一口杀人塘!”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