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落水记5  

2014-03-13 10:44: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未曾开学先家访 初步征程已受疑

 

张卓如总有一种孤立感。没人问他工作能不能适应。其实在学校里也是这样,班主任也从来没找他谈过话,在班主任的眼中,他这个人好像从来就不曾存在过。可他也从来不到班主任那儿去,据说因此班主任也不喜欢他。现在焦老师主动靠拢张主任,所以张主任对焦老师也很看重。冯意君看到了这一点,也就同刘校长说这说那,只有张卓如一如既往,我行我素,不向任何人靠拢。可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缺点,这一缺点将会影响他的一生。别人把他看成清高,看成自高自大,可张卓如却浑然不知。饭罢,张卓如到办公室的时候,只见里面有人在谈论,他不知是不是谈他自己的事,就站住了细听。

“我说,那天花板是故意糊得厚薄不一的,那什么应声色也没了。你们不听,一定要我把那天花板修整得同原来一样,那不又弄出鬼来!”听得出这是奎木匠的声音。

“那不叫鬼,那是回声。现在糊上几张报纸,那回声就消失了。这姓张的小子倒是很会动脑筋。”这不知是谁,听不出来。

张卓如还想听下去,可冯意君来了,就站在他的身后,问:“怎么还不进去?”

“等你嘛。”

冯卓如想起张卓如一晚不眠的事,以为张卓如一定在想念她,现在果然是这么回事,她马上就脸飞红云。张卓如本没注意,偶尔回头去看她,发现她脸红了,心里想,这女孩可也真有点怪,动不动就红脸。可张卓如并没有往深处想。他平素不同女孩子打交道,对女孩子的心理知之极少,可说一窍不通,那当然也不明白冯意君红脸的原因。

他们在外边说话,里边的谈话自然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这一天开会分工。全体教师都到了。说全体也不过十个人。初小四个班,每个班编制一点五人,六个。高小两个个班,编制四人,领导也在编制之内,共十个人。再加上奎四嫂,算是校役,还有一个则是乡政府的人。

乡政府的官员首先讲话,他提到了鬼屋的历史,说,这个地方几十年来一直荒着,迷信的人根本就不敢进来,可现在建了学校,而且还在鬼屋住了人,这不单纯是教育的发展,还可以说起到了破除迷信的作用。

这些话一说,冯意君和张卓如就有些不自在。他们正是住在鬼屋,而且正在为鬼屋的特殊所困扰。可他们有话说不出,根本没人来问他们住到鬼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只要把人塞了进去,就再也不管这被塞进去的人遭逢到的事情。

幸而乡政府的这位文教干事只是一提而过,没有继续提鬼屋的事。张卓如也就往下听。这时候刘主任拍了他一下肩膀,示意要他跟着他出去。张卓如出去,到了办公室外,刘主任说:“这个学期让你教一年级,语文数学都包了,不知你的意见怎么样?”

这句话对张卓如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他一直以为他是高才生,每到一处,都会受到欢迎,都会得到重用,可没想到,人们重视的并非考试成绩而是实际经验。从未有人说过他书读得好,也从未有人说过要重用他。他原来所定的方针是不多说一句话,只求不会掉进那被政治搅浑的水沟就行了,根本就没想到会让他来教一年级,所以没有立即做声。

刘主任说:“这是经过反复研究的。老教师当然不能让他们来教还拖着鼻涕的孩子,排课时先要征求他们的意见。让冯意君教,也不那么放心,要她一个人单独负责一个班,我们还没这个把握。我想,你是会承担这个任务的,而且,你会把这一任务完成得很好。我听说你是高才生,应当会教得相当的出色。”

任何人都喜爱戴高帽。张卓如一听到有人提到他是一个高才生,心里就舒服多了,马上说:“我心情很激动。如果组织上已经决定好了,我打算今天就对即将入学的学生作一次家访。事先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对我教学是很有好处的。”他的脑子活,马上就想出了这句话,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迅速地作出反应。刘主任马上拍拍他的肩膀,说:“对得很。我早就看出来你与众不同!”那欣喜之情,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虽说这刘主任教书也没几年,可是他根本就没想到有入学前作家访的事。

他进去对刘校长耳语一番,张卓如也看到刘校长先是惊讶,然后是高兴,笑得嘴也合不拢。两个人商量片刻,刘主任马上来到教导处的那间办公室,对张卓如画了一张图,标明各个生产队的方位,每个屋场的位置,还交给他一份名册,上面有学生姓名,家长姓名。

张卓如说:“到底是军人,画的地图很有实际价值。”刘主任当然也很喜欢听别人给他戴高帽子。这本是人的通病。

到会场里再听听,也没多久,会就散了,焦老师得到重用,教五年级的自然。他那张脸上的喜色那当然是极其鲜明的。冯意君教二年级,还兼着音乐课。

散会了,冯意君来到张卓如身边,说到楼上去,她一个人有点不敢去。可张卓如却说:“我还得去作家访。”

冯意君那双大大的眼睛睁得圆而且亮,吃惊地问:“学生还没来,你就作家访?”

“这有很多好处。这些学生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的家,如果来到学校,看到的是他们已经认识的人,那种亲切是无法形容的。而且从一开始师生之间就建立了密切的关系,感情融洽,这书也就好教了。”

冯意君问:“教育学上有吗?我好像没看到?你们学的是什么教育学?”

“还不都是凯洛夫的那一套。你们学的是什么?”

“我也弄不清凯洛夫是个什么人,老师说是苏联最先进的教育学理论家。”

“是呀。不过凯洛夫确实是没讲到这些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以后我再跟你讲吧,我现在要走了。”说着,就看着手中的那张地图,冯意君也好奇地看图。焦老师从他们身边走过,却对这张图没有兴趣,高抬着头,长迈着步,走向池边去了。那样子真像一个首长,很有领导风度的。

张卓如就开始动身去作他生下来的第一次家访。一天只有两餐,这就不存在一个吃中饭的问题。

看到是一个新来的年轻的老师,又是正规学校毕业的,家长都很高兴。在开学前就作家访,更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当然也是极受欢迎的事。那些小孩听说明天就是由这个老师教他们,现在老师到他们的家里来了,也高兴。有几个先还躲着呢,看见老师很和气,也拢来了,拉着老师的手,或者走到老师身边,突然地打一下,然后就跑开了。这是亲热的表示,张卓如是这样做的。农民日吃三餐,就有人极力要他到他们的家里去吃饭。可张卓如拒绝了,解释说,一是纪律不允许,二是他自己也刚刚吃过饭。他在同这些家长谈话时,只凭着记忆,就说还有哪几个人是这个村的。这种记性却没有使家长们惊讶,令家长们惊讶的的是张卓如对他们的重视,事先就记住了他们的情况。

回到学校天色还早。只有三十多个学生,走访的家庭并不多。张主任还在学校没回家去。看到了张卓如,只是冷淡地问了一句:“回来了?”就再也没说话。焦老师坐在办公室唯一的一把靠椅上,双脚高高地翘起放在桌子上,对张卓如的进来,只是睁开眼看了一下,就闭目养神。张卓如对此却什么感觉也没有。别人的事他历来不关心。如果他有这种能力,他或许早就入了党,进了大学,也不会分到这所新成立的完小来。可现在张卓如却忘记了那些令他不愉快的事,那三十来个学生的家长姓名,家庭情况,放电影般回想起那三十多个学生的面容,想象他们各自的性格。他要在明天同学生见面时叫得出每一个人的姓名出来。他办公桌在最后面,光线比较暗,可现在他还没顾及这些,只不过姓焦的不时地往后靠,阻拦了光线,让他有点不快,可对此他也不想说什么。人要能忍,能忍受苦难,能忍受屈辱。在此逆境,要作硬汉,天塌下来也要能伸直腰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