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石破鬼惊传奇·鬼屋传奇·落水记1  

2014-02-27 10:44:4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初闻碧塘变鬼屋 始见俏丽愧敝帚

 

张卓如挑着行李来到这碧塘小学。

刚从师范毕业,没能参加升学考试,却分配了工作,尽管工资同在城市一样,都是每月三十元,而听说农村小学教师一般工资都才二十四元。他这三十元是高工资了。可是他并不希望这样。能留存城市当然发展希望大得多。可是得罪了班主任,他就只能服从分配了。好的学校他是没有指望的了。可这所学校却是新建立的。以前这里有个初小,现在要扩大成为完全小学了,也就是说,开始招五年级了。一个新建立的完小,设备是谈不上的。这是他不喜欢这所学校的原因,可没想到还有一个他不喜欢的原因。

在县里学习的时候,校长找到了他,说一块儿去。可是他却把行李放在一个朋友那儿,他就只能说一个人去了。他想能很快找到这所学校,可没想到这学校知名度太低。问路的时候,被问的人不知道有个碧塘小学。旁边一个人回答说:“就是那鬼屋小学吧?”被问者恍然大悟,连忙指给他走哪条路。

鬼屋?是哪几个字?想来想去,他想大约绝对不是一个鬼字,也许是一个轨字,如果是一个轨字,这样的地名不可想象。这地名是这样地奇怪,一个先入为主的意见就使他不喜欢这个地方。

他想分配到城市去,从没想到他会分到这乡下来。他的成绩是很好的,即使是分到一个初中去,他也绝对能胜任,也许还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表现出他突出的才干。他相貌好,个子也在中等身材之上,虽说他并没有优美的歌喉,但他能弹一手很好的风琴,能吹笛、箫,能拉二胡,懂乐理,看到一个歌谱马上就能唱。虽说他跳舞时动作很笨拙,可他对学校里学的舞蹈课很感兴趣,要编几则舞蹈对他来说也并不是难事。可他没有想到会分到这一所新建的完小里来。

班主任不喜欢他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对政治活动不积极,有些政治活动大家都参加了,他却不去参加。这样一个对政治冷淡的学生会分一个好学校吗?他知道,现在要出人头地靠的不是本事,靠的是人际关系。可是他生性高傲,不想奉承,不善巴结。每次想说几句奉承话,脸颊火辣,舌头麻木。每次想主动地巴结别人,就心跳如引擎之速,血压如水塔之高了。他知道此生与官无缘,只要能当四十年平安百姓,就是大幸。全班四十人有三十五人成了右,他就因为爱歌唱而元宝政治,幸免于难,这已经是天赐之福,能逃此劫,更复何求。

所以他就像林黛玉进贾府,时时在意,步步小心,决不多说一句话,不要像他的几十个同学一样打成右派,认识他们的人都侧目而视,把他们看做传染病患者,避之唯恐不及。落到这阴沟里,沾上一身臭气,是永世也洗不干净的。

他听着路人指点,慢慢来来到了目的地。他看到了新起的校舍,有些地方还粉泥未干。看得出不久之前这里里一片树林,有很多地方树桩还没有砍伐干净。不远处一口大塘,在阳光下闪烁着粼粼波光。可波光却寒气凛然,看上去决不会使人亲而近,却使人畏而远之。秋阳中唯见其银光送冷,玉影输寒,好像此水来自地狱。他想,要把此乡作故乡,恐怕难之又难。可毕业了就只能服从分配,也许他必须在这里熬一辈子,直到煎干了青春岁月,壮健年华。如果是这样,那就有几分可悲。但转念一想,如果能在一个地方教到退休,也许不是坏事。能在四十二年间不被政治请进火坑,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想到那些被划右派的同学,他的心就如坠冰窖。

学生还没来。因为还没到开学的一天。他到了校门口,校长已经在那儿等候。校长他是认识的,到县里首先参加学习班,学习结束就向各人的校长报到,这时他就认识了这位刘校长。看样子是个老实忠厚的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看不出他是一个老师,却像一个饱经风霜的农民。虽说他穿着的中山装,可看上去总有点别扭。只是不知道这位校长左到什么样子。现在不想左的人也只能装出左的外表,生怕右了一点就会酿成大祸。但愿这老校长不是这一类的人。

刘校长走下台阶,帮他从肩上取下行李。行李也很简单,一口敝帚自珍的箱子,还是父亲用过的东西。父亲对这口箱子似乎有很深的感情,说它曾经伴着他度过了青年岁月。可这口超期服役的箱子,已经有了很多的伤痕。另一头是一只大网篮,是一个家住城里的同学送给他的。本该丢进垃圾箱去,但看到张卓如没有可装零星衣物的东西,他就慷慨大方地把这一只本该进垃圾箱的网篮恩赐给了张卓如。

越是露着穷困,越是要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来。张卓如对他的穷困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不会有任何的忸怩之态。可他刚走进办公室,看到地上放着的另一套行李,箱子是崭新的,脸盆提桶等物也是崭新的,色彩鲜明,透着一股富有的气息,他就不禁有些愧颜了。但也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想,在知识和能力方面,他会胜过任何一个人的。

这套行李是一个女孩的。刘校长介绍说,她叫冯意君,也是今年才毕业的。就在介绍的时候,这冯意君转头来看着张卓如。她很漂亮,脸色白嫩,额前覆着刘海,剪得整整齐齐,唇红齿白,眼睛明澈得就像一池秋水。她对着张卓如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张卓如自然也只能也以笑容作答。张卓如不太习惯笑。在城里读书,饱受有钱同学的歧视,他总是有意地避开同学,习惯于独处。与他交结的只有极少数几个同学,那都是成绩好的同学。因此他在班上就显得落落寡合。其实他很想同人接近,可他怕遭受冷遇,于是畏怯就变成了高傲。现在看到冯意君对他笑,他从心底处对她感激。因此他这一回的笑就显出几分温情,给冯意君留下了好感。只不过张卓如还不知道他的这一次笑容的成功。

可张卓如马上就发现了冯意君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看得出来,这也是一个新分来的。可这个年轻人正同他对面的一个老师交谈,那眼光根本就没落到张卓如身上来。明显地看得出,此人对张卓如不屑一顾。张卓如是近视眼,又没配眼镜,也不知道配上眼镜会让他大大地提高视力。所以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观察也就非常的浅薄。如果他眼力好一点,还可以看出此人对他张卓如的蔑视,当然也看得出此人极强的自信。如果张卓如看出了这一点,也许会对自己的为人风格有所调整。可张卓如一生最大的失误就在于他看人的能力不强,总以为世上的人都同他自己一样纯朴。把世人都看成好人,这本是乡下人的最大缺点。张卓如到现在也还没脱掉这股乡下人气息。

这个骄傲的年轻人对面的老师是教导主任。教导主任约三十多岁,也姓张,名字很古怪,叫谡如。刘校长说是马谡的谡,张卓如当然马上就明白了。可冯意君却让刘校长写在一张纸上,才说,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一个古怪的字。张卓如当然马上就知道冯意君是不看小说的,至少没有看过三国。女孩不爱看三国也是正常的事,没有什么值得奇怪。还有一个副教导,也是新调来的。刘校长刚说到他的名字,他就站了起来,张卓如心想,这一定是个军人,果然是个军人。他说他在朝鲜打过仗,从事教育工作还才两年,请大家多多帮助他。说得很谦虚。这给张卓如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冯意君则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这个教导。他也姓刘,是当地人。还有几个老师,都年纪比较大。张卓如数了数,一共是十个老师,还有一个没被介绍,那是正在作木工的人。

刚把老师介绍完,这个木工就说:“咳,还有我呢,刘校长也太不把人当人看了。”顺声看去,是在办公室那一头做着工夫的一个木匠,他自我介绍说:“你们两位就叫我奎木匠。认识我好呀,我是不怕鬼的,如果有什么怕鬼的事,就找我好啦!”

刘校长说:“不要开这么的玩笑。”

“有鬼就是有鬼嘛,怎么是开玩笑呢。如果真的碰上了鬼,没人去解救,那怎么行呢。”奎木匠不顾刘校长的劝阻,只顾说下去。

三个年轻人都看着奎木匠,面面相觑。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