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三十六章(完)  

2014-02-21 09:00: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三十六章 天网恢恢

 

蒋氏父子回到鬼屋,已是深夜。父亲很表惊奇,想不到这刘四喜怀着这么深的仇冤,也想不到时至九月还有这么大的雷雨,这确是少见。父子正在谈论,外面有人叩门,开得门来一看,当然不会更有别人,果然是刘四喜。

蒋士峻问:“我们从刘府出来时,有人给了斗笠,还给了我一件蓑衣来避寒。这是你做的事吗?”

刘四喜说:“本该是我做的,决想到刘慎言做在前头。”

“刘慎言为什么要对我们表示好意?为什么他自己并不出面?”

“放心,他明天会来表功的。他不会做没有收益的事。他从来就不是行侠仗义的人,每做一件事一定有他的目的。如果做了一件好事对自己没有好处,他是扯一根汗毛也不会干的。”

老人说:“我全没想到九月了还有这么大的雷雨。”

刘四喜说:“乡间有个传说,说韩信被吕太后设计杀了,一道冤魂不散,飞上天庭,向玉帝申冤,玉帝辩不过,就说只能让韩信也坐十日天下,在这十天之中,韩信所做的,全是管天的人所能做的,有雷电,有暴风,有骤雨,有冰雹。”

蒋士峻说:“对,这韩信积存的怨怒太多,他要发泄出来,他是借着天气发泄他的怨愤,所以才有比夏天还要猛烈的雷雨。这好像你刘四喜,积存的怨愤太多太久,一发泄出来就不可收拾。”

刘四喜并未作声,淑文却说:“也许,那个老贼已经死了。”

刘四喜说:“可能还没有死。他身体好,要他死是很难很难的。不过我还下了一着棋。如果这着棋没有效力,那就是天意了。”这时门外有人,看时,是刘四喜的家人全来了,羞涩的绮荷,也就是那红衣女郎淑兰,还有那身体虚弱的母亲。她本是大家闺秀呢。

但十一爷果然并没有死,他只是一时昏迷而已。医生即时来了,把他抢救了过来。但一边脚手终究留下了后遗症,行动起来还是有点不便。可这件事,人人皆知,个个传闻,都说那刘四喜没有死,他只是假死,只是吃了一种药,没有呼吸,过了十二个时辰,就会回阳。又说刘四喜学了许多法术,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能剪纸人纸马,上阵作战。讲得神乎其神,一下子把刘四喜变成了《封神榜》上的人物。可这些传闻刘四喜都不知道。他在鬼屋住了两天,就同蒋氏父子一块到别处居住去了。

刘家百事只能自己动手了,他的大儿子回来了,可又回到了书院,对父亲似乎有点冷淡;二儿子和儿媳招呼着这个家。

那天,久雨初晴,刘十一爷好多天没有出门,拄杖在大门外闲站着。门外山清水秀,景色很好。枫叶全丹,乌桕尽红,兼以阳光灿烂,使残留的七分秋色有了十分的美丽。

一群小孩正在池边游戏,他们唱着:

东采花,西采花,采了桃梅梨杏花,莲荷菊菱都采遍,牡丹芍药也不差,丽美娇娥含冤死,红柳碧娟空叹嗟。撕得那淑媛玉兰哗哗响,榨得那俊秀香艳响哗哗。可怜那百零八美蹂躏尽,可怜那九门十姓无处告。只顾人间有权势,不顾上天有天道。自古穷人多悲苦,自古作恶必有报!

这些小孩不懂歌意,只是因为上口,就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跳着。刘十一开头并不在意,可听到了其中的一些名字,红柳碧娟淑媛玉兰,勾起了一些旧事,犯了忌讳,他大声喝道:“都滚!管家的,把他们都杀了!”

新来的管家大声叫:“石头,快走,老爷要杀你们呢!”

石头带着那群小孩一溜烟都跑了。可在不远处,又响起了那歌声。管家说:“杀不得杀不得的,只能让他们唱。又不是唱的老爷的事,这有何妨!”

管家当然知道唱的就是老爷的事。

刘十一回到书房坐下,就叫管家叫刘慎言来。可刘慎言到晚上才来,来了就站到门边,欲前不前,问有什么事情。

刘十一爷把刘四喜交给他的那份名单递给刘慎言,说:“你看,你看,你写这些干什么?我对你百般好,你却是这么样对待我。你是一个背恩之徒。你你你……”

刘慎言不明不白地挨一顿责骂,再看那份名单,竟然就是他的笔迹!

刘慎言说:“这不是我写的。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

“这不正是你的笔迹吗?谁还写得出你那笔尊楷?”

“真的不是小侄所为。”

“我早就看出你有了异心!那一封写给蒋先生的信有两份,那不是你写的还有谁?”

刘慎言强忍怒火,冷冷地说:“武公真是在制造莫须有的罪名。您这么说,我是绝对无法接受的。请武公言必有据。”

“此处能模仿他人笔迹者还有何人!”

刘慎言哈哈大笑,笑得刘十一也心为之颤,末了才说:“我已经不打算为武公作事了,其因为何?武公有些时候太愚太笨。”

“你你,敢这么说我吗?”

“请武公息怒,如果再中一回,那就丢了性命。有一个人,是武公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刘四喜,他本是书香门第出身,字写得特别的好,是他写的,难道这么多天了,武先生也还没想到吗?其愚至此,还想嫁祸于人,我想这对武公先生没有任何好处。还有事吗?我家里的事多着呢。”刘慎言有意挑动刘武良的怒火。

“那一回你设计把蒋士峻捉了来,可是连他住的地方也不清楚,露出破绽,让仆人们知道,然后又自己做好,把他放了,叫我承担恶名。你居心何在?”

刘慎言一时想不起是哪回事,但他马上就想到了他捉蒋士峻只有一回,可那一回是刘四喜把蒋士峻放了的。,他只得解释,那是刘四喜作的事,与他无干。为了激起刘十一的怒火,又加了一句:“武公句句都是虚言,这么待人,太不公了。”

刘十一的二儿子忙来劝解,可这老头哪会依他。这二相公想把刘慎言拖开,可刘慎言现在却不想走,何况刘十一也没要他走。急得老二双脚直跳。刘慎言说:“你跳什么呀,现在刘公已经好比置身火上,你还想给他火上加油,促其速死吗?”

可这一个“死”字更加使刘十一震怒,他站起来指着刘慎言大声说:“原来你同刘四喜早有勾搭,难怪那天晚上你放了刘四喜进来,让刘四喜羞辱了我一顿。刘四喜是个小人,你得了他的什么利益,竟然连自己的身份也不顾了。你勾结匪类,你还有什么话说?”

刘慎言知道他说一百句,刘十一也不会再相信他,而且他也想让刘十一怒火更旺,就说:“既然老爷这样心胸狭窄,反目为仇,小侄再也就无话可说。”

“你当然没有话说!你这个败类,我恨不得一棒把你打死!”

老人果然举起手杖向刘慎言打来。刘慎言年纪轻,避让有术,却又不走开,刘家老二拖着刘慎言想让他走开,可刘慎言却大声说:“二相公是何意?我还想问个清楚,我非刘家奴才,这般毒打,难道没有王法了?”

刘十一怒火更旺,说:“王法?你也想要王法?在这儿,在刘家,我说了就是王法。”

刘慎言却说:“二相公,你听到了吗?路人都说刘十一没有王法,现在他竟然说他说的就是王法。难道大清皇帝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我还真想向官府去讨个公道呢。”他跳开了,这一下就打在二相公身上,耳朵上鲜血直流,立即昏倒在地。刘慎言大声说:“刘十一打死儿子了!”可这时那刘十一已经慢慢地倒了下去。刘慎言逃到大门外大声呼叫。

这一回刘十一是真的死了。消息传到刘四喜耳中,刘四喜没有高兴,只是叹息。蒋老爷也叹息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可蒋士峻却来向父亲辞行,说要到日本去留学了。

北风卷起满地落叶,老父亲看着儿子慢慢远去,眼眶中不禁流下泪来。(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