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三十五章  

2014-02-20 08:44: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三十五章  冤深如海

 

刘武良轻轻地说:“蒋爷,你还想听下去吗?”听到肯定的答复,此人就说:“那么好,你就说下去吧。说得简单点。”

“好吧,我就说下去。几天以后,女的因为还要养病,留在附近的亲戚家里。她是冻病的。那池水太凉,又受太多的惊恐,可又不能住到丈夫的家里,也不能留在她父母的家里。她一夕之间就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只能等待着同情她的人收留她。男的一位要好的朋友担当起这件事,为这女子做了很多的事情,耐心地等待那男子的归来。可这男子不得不远走他乡。跟着他的师傅,到四川去。在进入四川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土匪抢劫。当师傅的逃脱了,到官府去报信,官府立即派人来救。这位青年是被救了出来,可那位当师傅的却因劳累过度,没几天就去世了。这位青年身体虚弱,身上又分文全无,幸亏那位县令大发慈心,给这位青年治好了病,让这位青年在县署做事,直到这位县令辞官还乡,这位青年才离开了这位好心的县令。蒋老爷,你听说过这件事吗?”

蒋老爷立即走到刘四喜身边,紧紧地握住刘四喜的手,却说不出话来。刘四喜也紧紧地抱着蒋老爷,热泪长流,沾湿了蒋老爷的衣裳。蒋士峻也记起了他小时候所看到的那个花匠,难怪他总是觉得这个刘四喜有些面熟。可他不能去表示自己的亲热,因为他父亲正同刘四喜抱在一起。十一爷看着这一场面,什么也不能说。厅上厅下其他的人也都惊呆了,可只一会儿就明白了其中的底细。

所有的人都极感惊讶,可是最感惊讶的恐怕是刘慎言。刘慎言向蒋士峻靠近了一步,蒋士峻却站起身来,手执双剑,看着昏暗灯光中的刘慎言,轻声问:“你想做什么?”刘慎言也就止步,轻声说:“你早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吗?”蒋士峻却说:“傻瓜,他会让我知道这种事吗?你真是愚不可及,所以你成不了大事。”蒋父听了,却不知儿子说的什么,只是说:“听下去,不要……”

刘四喜说:“刘武良,我想说的也不多了。你不是想动手吗?刘三同,你不是想施展你的真本事吗?我也扮了几天刘三同,可是我那个刘三同跟你有点儿不同。”

刘三同忙说:“一样的一样的,武林中人是不会随意乱来的。天下事如果都由着自己的性子,岂不全乱了。”

刘武良仍旧坐在太师椅上,声音铿锵地说:“王立功,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也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神通,可是,你想动我一根毫毛,休想。你以为我手下就只一个刘三同吗?”这句话一出,刘三同立即跳开,离他的两个帮手远远的,弄得那两个帮手也急忙说:“刘大哥,我们不会那个的!我们今天受雇而来,只不过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呀。”可在这种时候,谁也相信不了谁。刘慎言也站到大厅角上,他走不脱,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个局面要怎么才能结束。

刘四喜向下厅走了一步,说:“刘武良,你霸占了这个受害者的田地。这个男子归来的时候,妻子虽然还活着,可也受够了人间所能受到的苦。这个男子花了几年的时间查明了你的田地的来源,这才知道你的多半土地就是这么强占人家的。你不只是霸占了土地,还置人于死地。你既谋财还要害命。我说你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你会承认吗?我说你丧尽天良,你敢承认吗?”

“住口,你信口雌黄,我不能让你这么胡说八道。刘三同,把他拉出去。”

“老爷,这壁子后面还有一个人在看着听着呢。”

“不要管什么偷听的人。把那个不速之客拉出去。”

可刘三同说:“老爷,我做不到。如果这么做的话,您老人家会受到伤害的。那是朱八!”

刘武良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也不知他想表示的是什么意思。那真正的刘三同也就后退一步,什么人也不看,其他的两个护卫当然更不敢作声。他们本是临时受雇而来,哪会为刘武良真正卖力。

刘四喜继续说:“放心,我已经说了,如果我说话,那么大家都只能听我的。可是我也不想杀害你,救你命的是蒋老爷。看在你同蒋老爷的交情的面上,我不想对你做什么事情。我可以饶你一死。可是,你所做的恶事,我会让世人都知道的。你如果还有一颗良心,也就会万箭穿心。如果你早就没有了良心,你就会千人指万人议。你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心像秤砣,你是四两还是半斤,人们自有公论。你再想抬起头走在人群之中,休想!”

“这是我的家,我能容你这么胡说八道下去吗?”刘武良提高了他的声音。

刘四喜欲行又止,也提高了声音说:“你以为在你的家里,还有几个人会死心塌地跟着你吗?人们再也没有脸面在你家做事,你知道吗?明天早晨你就会知道,你是何等的孤立。以后的事你自己就看着办吧。我想,你如果还有一颗良心,你会惭愧,你会羞耻,你已经六十岁了,我想你已经活得够了,你采阴补阳,糟蹋了多少妇女,你是想让自己长命富贵,可是,你想一想,这样的恶人值得长命百岁吗?我恨不得你马上就死去,可是,我再说一句,看在蒋老爷的面上,我还让你活着。你不知道去反省自己的罪恶,可是,你今后绝对不会得到安宁。你会让所有的人骂你,你在亲族中再也没有说话的余地,我要让你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说完,他牵着儿子的手,向大门走去。可正在这时,电光照亮了整个的屋子,使所有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同时一声巨雷,真是惊天动地,几乎打破了屋檐,几乎震聋了所有人的耳朵。哗啦啦的大雨随着电闪雷声一倾而下,那哗哗的雨声,是那么地恐怖,使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停止了自己的一切活动。那微弱的蜡烛光也熄灭了,室内一片黑暗,谁也看不清别人的活动,连自己的手指也看不清了。

在黑暗中,在哗哗的雨声中,刘四喜还在说着:“刘武良,你说的那个敏四嫂,就是你曾经让她沉到塘里去的女人。你已经认不出她了。她生下两个孩子,大的就是你强买的春香丫头,其实她是一个美貌的姑娘,你把她送给蒋少爷,然后又想去捉奸,想借此事把少爷作为人质,向蒋老爷索要一大笔钱财。没想到蒋少爷逃脱了,让你的计划破产了。你知道蒋少爷是怎么逃脱的吗?那当然是我放走他的。我能让你的野心得逞吗?”

“混账,你放屁?”

可黑暗中刘四喜还想说下去,反正现在他也不好走出去。天太黑了。厨房里传来饭香,可没人想到吃饭的事。

“刘武良,说话要斯文一点儿。动粗是不行的。我走了,我想,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

在绝对的黑暗中,刘四喜真的走了出去。而正厅壁子后面也出了人声:“刘武良,今天暂且留你一命。我是不想动手的。老天爷会收拾你的。此人不除,天理不容!”只听到后边有点响动,片刻之间再也没有了任何声响。

只能听到雨声,没有人说话,但可听到呼吸之声,表示这大厅里还有人。刘慎言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偷偷地溜到了大门边,可是他也还想看看刘武良会怎么样,他还有事要做。

雨声持续了半个时辰,等雨声稍住,外边的仆人进来点灯。灯光甫亮,仆人惊叫:“老爷!”这一声比惊雷更可怕。

这时候刘四喜父子已经不知去向。蒋氏父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事变。刘武良瘫在椅子上,就像一团稀泥。所幸还有气息。

在响彻全屋的号哭声中,在逐渐远去的雷声和电闪中,冒着大雨,蒋士峻牵着父亲离开了刘家。

管家先生也结算着工银,这一回是管家先生主动。主妇看着也无计可施。等到刘武良苏醒过来,这刘府已经空空荡荡,饭香依旧,可是厨师已经不见了。

“人啦?”主妇孤独地叫唤着,可是她听不到回声。蜡烛光中,她面前是一本账本,还有几个钥匙。刘武良气息微弱地问:“都走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