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三十四章  

2014-02-14 10:53:0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三十四章 沉塘往事

 

雨过而天未青,云低风紧,可人们都感受不到凉意。天很暗,好像还会有更大的雨到来。

刘四喜要刘武良见识一下变脸的事,可刘武良却冷冷地说:“没必要。怪力乱神的事我是不相信的。那些巫术伎俩,只可骗骗小孩,能骗倒我吗?休想。”

刘四喜也冷笑着说:“这就是大人的无知了。在四川,看戏的人都知道有变脸的事。多见见世面,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十一爷转脸看着蒋士峻的父亲,问:“蒋老听说过这样的奇闻异事吗?”

蒋老说:“略有听闻,但未曾见过。”

十一爷又看着刘四喜说:“那么你就表演一下。”

刘四喜却没有立即表演,说:“我恐怕吓着了老爷,不敢这么做。尤其是有客人在,小人更不敢这么做。”

“我恕你无罪,那就行了。在这里,什么都是由我说了算。。”

“老爷,我变了脸之后,恐怕事情就有些变化,到那时候也许由我说了算。”

十一爷站了起来,厉声说道:“胡说。胆大绝顶。谁能取代我的地位?”他看着他的三个护卫,那三个人马上也就把刀拿到手中,围住了他们的主人。

刘四喜还是那么镇定。蒋士峻躲在暗处,既是佩服,也有担心。他不知道今晚的戏会演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幕戏中是不是也要出场,如果出场,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看了看父亲,恰好他父亲也看着他。他只好做出一张笑脸让父亲放心。他把身子移了移,向父亲靠拢了一点。可他父亲把一只手压在他的手上,示意叫他暂时不说话。

“起风了。”十一爷又站了起来,走到天井边看了看,又回到座位上,“你说你也叫刘四喜吗?你说有一项绝技可以变脸吗?难道你还有一张脸要冒充我,然后代替我发号施令吗?我想你是做不到的。你就变吧。”

刘四喜低下头,用袖子遮住脸,另一只手把脸一抹,就看着十一爷。

十一爷看着这个刘四喜,这是他已经见惯了的脸,他已经看到过多次,现在还免不了全身战栗不已。他掩着自己的脸,摇着手,叫刘四喜停住。

刘四喜把脸变了回来,说:“真的对不起,吓着老爷了。。”

十一爷强自镇定,说:“那么说,你是想混到我府上来,你是为什么?”

刘四喜说:“为了报仇!”那声音是哽咽的。

十一爷站了起来,蒋士峻的父亲也站了起来。蒋士峻也说:“不得乱来。”

刘四喜看了看蒋士峻,点点头。蒋士峻就坐了下来。他知道刘四喜不会有太激烈的举动。蒋老爷看到儿子坐了下来,就向刘老爷示意,自己先坐了下来。十一爷看着刘四喜,也坐了下来。

刘四喜说:“我只想讲一件很久很久了的事情。也许有人还记得,也许没有人记得。刘老爷,你想听吗?”

到了这样的时候,还有什么想听和不想听的区别。刘四喜早就说了,到了时候只有他说了算,没有别人说话的余地了。

外面的仆人都伸头探脑地望着里面发生的事。十一爷一挥手,那些伸头探脑的人都知趣地溜走了。不过,他们也也很关心里面发生的事,时不时地伸进一个脑袋来,这是规矩,因为他们要随时准备听从主人的呼唤,对此十一爷也无可奈何。

刘四喜仍旧站着,表示他的仆人身份。他说得很慢,声音也很低沉,可声音中充满了感情。

“这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有一个青年,受到了他师傅的邀请,要到四川去学艺,可他家里希望他立刻完婚。一结了婚,拜了堂,事情就定了局。可时间碰得不好,正是七月,这是一个鬼月,七月初一,鬼门关开了,所以婚礼不好举行。鬼是下半夜出来,到中午就开始隐藏的。于是这个青年的婚礼就只能在下午和上半夜进行了。只请了几位至亲到场,邻居都没有惊动,一共也才摆了不到两桌,晚上也没有花鼓音乐,一切都静悄悄的。虽说这场婚事办得这么寂寞,可以说毫无声响,但对于这对青年夫妇来说,本该是是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天是他们的灾祸的开端。到了半晚,正是夫妻两个恩恩爱爱的时候,一帮人打进了他们的大门,要把这位年轻的妻子抓走,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她去,这个很重要的人看上了她。于是这个青年,这个女人的丈夫,同这些人争执,最后还打起来了。这帮人把这个青年男子抓走了,把女的也抓走了,说是通奸,要沉塘,说做就做,把这对青年男女剥得赤裸裸的绑在楼梯上,放进池塘里,让两个人站在楼梯上的一块木板上。你们两位老爷想,这样的做法还可以让一个人活下来吗?”

刘四四说得很快,说到这个时候,他停了下来,换一口气。远处的雷声不断地响着,越来越近。天气很闷,凉风还没有到来,人们就感到炎热,可谁也没有打蒲扇。在摇曳的灯光是,人们只看到刘四喜似乎已经僵硬,整个身子也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座石雕的菩萨,只有一个凝固了的表情。

“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快要把他们放进水中的时候,有一只手趁着夜色昏暗,把一粒什么丸子放进了被绑着的两个人口中。这两个人立刻昏迷过去了,什么事也不再知晓,当然也停止了他们的呼吸,变得就像一对死人,只能任凭摆布。他们事后才知道,就在把他们放进水中的时候,这个人沉入水中,割断了捆绑他们的绳索,就在水中暗暗地把这对年轻的新婚夫妇送到了鬼屋附近的池岸上。然后他又在水中把楼梯、木板和木板上站着的两个人也送到鬼屋附近的池岸上,告诉这两个人,只能怎么说,不然的话,他们就自身不保。这两个执刑的人,派了一个去报信,一个守着一对水淋淋的赤裸裸的僵死的毫无血色的男女。于是那个很重要的很有权势的人到来了,看到了他想要杀死的两个人确实已经死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制造了一场大雾,这场浓雾,对面不见人影,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从鬼屋传来了惊人的鬼叫声,那声音是那么尖厉,把已经昏迷过去了的男子也惊醒了,当然所有来看死人的人全都吓走了。于是那个怪异的人把这对昏迷却没有死去的人转移到了鬼屋,穿上了衣服,喂了米汤,让这两个人苏醒过来。刘老爷,你听说过这样的事吗?”

刘四喜突然把话一转,直指十一爷,那双眼睛,在微弱的蜡烛光中灼灼发光,简直就要透出火来。

雷声更近了,风刮起来了,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雷雨的恐怖。突然,电光一闪,雷声应声而至,在这一闪的电光中,蒋士峻看到面如死灰的十一爷,僵坐在靠椅中,眼睛定定的看着刘四喜,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光明马上就消逝了,光明过后的黑暗更使人什么都看不清楚。

蒋老爷轻声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你说下去吧。”

刘武良似乎已经觉醒,喃喃地说:“对,只不过是一个故事,可这是一个编得很好的故事。什么让人昏迷的神药,什么有人制造了一场怪雾,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只不过是骗人的假话。我想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这么说来,你对我正在说的故事没有兴趣听下去了,是吗?”

“你可以把这个故事编成花鼓戏,可以编成唱词。可是你想让人以为你所说的是真实的故事,那就太强人之所难了。”这十一爷很镇定,没有丝毫的恐慌与怕惧。蒋父也佩服这点定力。这确实是一个难以对付的人。

刘四喜却也很从容,慢慢地说:“你不想听,也不要紧。现在这个厅里还有好多的人,我想他们都想听完我说的故事。你想听,我也会说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