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二十五章  

2014-01-09 10:09: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五章 法师驱鬼

 

在鬼屋里又过了两天。蒋士峻是想早点儿回家去。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二十两银子送来了,蒋士峻也照收不误。可刘四喜说:“再住几天,还有好戏可看。”

蒋士峻本想不听这句话,他真不想老是让刘四喜牵着鼻子走。这个人当然是人不是鬼,可是也太神秘,到底叫什么名字,蒋士峻绮总也说不准。那绮荷这些天也没来,蒋士峻有些想念,可刘府天天派了人来,从清晨到半夜,都有人监视着他,他当然一个人独宿独炊。园中自有蔬菜,肉食却得由刘四喜到别处去购买了。这种生活具的不想继续下去了。可刘家为什么没下逐客令呢?

蒋士峻心情却很矛盾。到底是世交,他不能参与谋划。而刘四喜是想复仇,把十一爷除掉。蒋士峻却想,如果刘家知道了他参与了这一活动,今后何以见同学朋友?刘四喜说:“看在你的面上,我就饶他一命,但他的恶行只能揭露出来。不能让他继续作恶,也要让乡人知道他所作的恶。”对这一点,蒋士峻只能依了。

第三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早上很冷,可冷气尚未散尽,太阳就开始显出它的威力。到了午后,有点夏日景象。虽已接近十月,照理应该是凉爽的季节,可连日高晴,到了这一天竟然热得让人又记起了早已打入冷宫的扇子。蒋士峻秋凉才来,没有准备蒲扇,只能用书本来代蒲扇,驱散这不知季节乱来的炎热。热就心烦,正在这心烦的时候,想不到来了一大群人,吹着海螺,敲着锣鼓,来到了鬼屋门前。这是很怪异的事。屋里只有蒋士峻一个人,他不得不出来看,因此就打开了大门。

一开门,一惊非小,门外站着一群人。鼓儿敲着,钲儿响着,法螺吹着,纸幡扬着,为首的是一个穿着法袍的人,他对蒋士峻视而不见,领头进了屋,鼓乐也随之而进,还有两个人打着赤膊,翻着筋斗也进了屋。只有一大群来看热闹的小孩不敢进屋,留在大门外。这不法师脸上冒着汗,透着油光,汗滴流在脸上,却没有余暇去抹拭。他左手执净瓶,右手拿着一根小树枝不断地从净瓶中沾些法水洒向各个角落,同时念念有词。这位法师眼中全然没有蒋士峻这个主人的存在,只顾施行他的法术。上楼时听到那巨大的回声,法师略微吃惊,但也没停住他的脚步,一直走上楼去,他是法师嘛,哪能怕鬼。只不过上楼时不断地洒着法水,但却只有动作却没水滴出来。这点儿水也当节省着用呀。此人在楼上做了些什么,蒋士峻也没跟上去看,反正楼上已经空无一人一物。蒋士峻那点儿简单的行李早已收拾了,随时可以提着就走。那些吹法螺的,敲锣鼓的,翻筋斗的,十来个人,也跟着上楼,一个个都算得上大胆无畏,都想表现得比其他的人更有法术在身,大鬼小鬼都无法侵犯他们。当然,既然有大法师在,任何鬼怪都会被制服,他们何必怕呢。万一鬼出现了,反正有大法师领头阻挡,其他的人发现情势不对,也可以比法师逃得更快。所以蒋士峻看着那群人瞻前顾后左右张望小心翼翼警惕万分的模样,也有点儿好笑。

法师在楼上施法已毕,就领头下楼,可看着那法师的表情已经很有几分不安,他那眉眼之间透露着焦躁,脚步也有点儿错乱,长一脚短一脚高一脚低一脚,几乎要从楼上掉下来。可他放慢了脚步,努力支撑着自己,口里念着什么,也无法听清楚。蒋士峻看着也很觉可怜。此一法师还不如他这个从来没学过法术的人。他真的想向这个法师指点一下,可是看到这法师装模作样的神态,也就只能努力抑制好为人师的想法。

终于法师下了楼,蒋士峻大声说:“诸位快点儿走出大门,一出大门其心自安,什么鬼也没了。此鬼只在屋中,出门即无任何鬼怪。”

法师呆呆地看着士峻,半信半疑,可他看着厅后那间从来没有打开过锁的房间,似乎那个地方也得让他的法术施展一下,就问刘府管家,是否有钥匙可以打开那门,可这管家却急忙退了出来,什么话也不说,做出了一个马上逃跑的姿态来。法师其他的随从看着这个阵势,都看着法师,还有一个故意碰撞了法师一下,算是一种提醒。可这法师故作镇定,还想把他的意志贯彻下去。蒋士峻说:“算了吧,这是几十年前的法师所为,是把恶鬼锁在那房间里面,你何必把那恶鬼也放了出来呢。那道门万万开不得,打开了就有大祸临头。恐怕你的法术也无法奈何。”蒋士说了,把手一招,就有几个不听法师指挥,迳自走了出来,在大门外敲着锣鼓,而且敲得越来越响,似乎唤这法师快点儿出来。

可法师发现了还有一间小屋,这就是蒋士峻现在居住的小屋,就想打开门进入这间小屋。蒋士峻大声说:“那是小可的私室,不可进去。”可法师不看蒋士峻,只是对着大门外大声说:“打开,此室内有妖孽,非除不可!”

蒋士峻站到门口,对这法师冷冷地说:“你的法术也很平常。如果你真有法术,那就把厅后和楼上厅后的两间小室都打开试试。如果你能除得了那里面的妖,你再进我的住室。没这个本事就莫想进我的房间。”

可这法师固执地想进入蒋士峻这间卧室,蒋士峻就觉得他再也不能忍耐了,他手执双剑,站在门口,有礼貌地对这位法师说:“我并没有请你来。在这里我现在还是主人。未经我的允许,你不能进入我的房间。”

法师怔怔地看着蒋士峻,又回头看了看十一爷的管家。管家点了点头,法师就继续他的法事,竟然把净瓶里水洒向了蒋士峻的身上。蒋士峻挥剑一挡,法师手中的那根杨柳枝就掉落到了地上。法师连退数步,怒睁圆眼,蒋士峻一个空心筋斗,从法师头顶翻越过去,落到厅中,兀立不动。

他动得突然,立得稳当,跟随法师的人都看呆了,没有赞赏,也来不及表现出惊奇之色。他们都只呆呆地看着蒋士峻这个读书人。想不到一介书生还会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时之间,什么声音也没有。锣鼓停了,海螺也没人吹了。跟着来看热闹的小孩子也没人欢叫了。所有的人就像被孙悟空使了一个定身法似的,全都动弹不得。

蒋士峻还是很有礼貌地说:“在这里我还是主人,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也不能进去。你的事已经做完了,请出去吧。”

法师强装镇定,说:“此人已经鬼魅附身。本人法小力微,无法奈何。”

“胡说八道。滚出去!”蒋士峻实在不能再忍受了。

法师只能退让,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十一爷的管家却什么话也不说,扭转身子,迳自走了出去。法师回头一看,管家已经出去了,他再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他扭转身子也走了出去。出了大门,他又看了一眼这个不知好歹的青年。他想不到这个青年会有这么大的胆量,竟然会把他的法术全不看在眼里。当然,所有的法师都知道他们的法术都是骗人的,可是,他们的法术历来有人相信,从来没有人去阻拦他施行其法术。他更想不到这一回阻拦他的法术的竟然是一个读书人。而读书人历来是此种事情是不闻不问的。

锣停鼓息,海螺不吹,一行人默默地离开了鬼屋,在深秋的强烈阳光下不情愿地走着,法师还想完成他的使命,可看到蒋士峻的神气,知道他真的是法小力微,再也不能把他的工作做到底了。在进入那条树弄子的时候,管家又回望了一眼,看到蒋士峻还站在门口,眼中露出怒火,看着他们这群不速之客,只得回过头去立即向十一爷汇报此行的结果。

那些随同来看热闹的小孩,恐怕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鬼屋,都很好奇。尽管他们同鬼屋相距不远,可一个鬼字使他们对这神秘的地方望而却步,不敢跨进那树弄子半步。这一回趁着一大队人马敲锣打鼓地进来,他们才有胆量也进来看看。那玩法术的老头子轿子也不坐,飞跑着逃走了,这些小孩也没去想是什么样的原因,还想在这里多看一眼。可正看着,一个大一点的小孩说了声,鬼来了,于是所有的小孩都一齐飞跑进来,刹那间就不见人影。不小心跌倒了的,爬起来就跑,哭的想法也没有了,只比着谁跑得最快。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