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讨论宰予昼寝  

2014-01-26 10:27:3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论宰予昼寝

主持人:今天我们讨论宰予昼寝的事。孔圣人对此大为不满,我们可以各抒己见,今天我们将如何对待孔圣人的这种作法?

张生:我想第一个发言。现在很有一些人搞历史虚无主义,对一些伟大人物总爱搞否定批判。与此同时,外国人说普世价值点头称好,国人说党的领导则唐朝议是非,这也是一种错误的态度。孔圣人是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大圣人,他说的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凡是孔圣人说的,我们就要坚持,就要永远照着他老人家说的去办。现在有一股风,任意批评圣贤之所为,这是不能提倡的。孔圣人说不宜昼寝,我们当然不可再犯这样的错误。白天是最好的学习时间,为什么要浪费这种最好的学习时间呢?我以为,这种讨论是没有意义的,我建议,不要再讨论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了。

李生:我强烈反对张生的观点。难道圣人所说的就是全对的?不论多么伟大的人物,他所说的绝对只是适合其时代的,即使在他所处的时代,也许还会有更好的方式。一旦给他戴上了一顶圣人的帽子,就再也不能对他进行讨论,这种个人迷信是中国得不到更好发展的症结。在孔子时代,晚上点灯,造成资源浪费,这是孔子所极力反对的。可是现在还是那样的时代吗?通宵达旦地亮着灯游乐,难道就不可以晚上再读书。中午稍微睡一会儿,就能有更好的精力用于学习。孔子只顾经济,不顾效益,这种观点再也不能继续了。

刘生:我以为李生说的是对的,可我也想补充一点。有的人要在中午休息一会儿,这才能更好地继续学习,这是个人生理特征。宰予就是这一类人。可孔子强制他中午不休息,这样宰予同学的学习效率就会下降,这是得不偿失的。孔子只强调一律,蔑视个性,抱这种陈腐观点者现在也还大有人在。很多当领导的,总强迫其下属同他一样,上之所好,一定要成为下之所好,上之所不为,也一定要其下不为,领导爱跳舞就说不爱跳舞者跟不上形势,可领导养二奶却怕其下属知道。这种强求一律的心理,对中国文化的发展极为不利。百花齐放嘛,何必千篇一律呢。

王生:我想对孔子的是非,也应从其所处的时代来作分析。宰予同学也并非天天昼寝,只不过那么一回,也许先天晚上因思考睡得晚些,支持不住了才打那么一回瞌睡。可孔老师的却说他朽木不可雕也。这种批评也太严厉了些。从这一点分析,这种批评不可说全是对的,有不妥之处。可是,宰予这样的问题,老师不指出来,再过几天,仿而效之的也就会多了起来。为了防患于未然,孔先生不得不这么做。从这一点分析,我们对孔先生批评宰予一事, 就无可厚非了。这样的分析才全面。不知诸君意下如何?

陈生:我看各位的发言也还有未尽之处。我意以为,孔先生早就有了规定,不得午睡。这是纪律。可宰予同学违反了这条纪律,不请示报告,擅自午睡,搞自由主义,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的作风能够提倡吗?孔先生批评宰予同学,并非是批评其昼寝,而是批评其不守纪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种对待纪律的随意性,是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集体都不可提倡不能容许的。从这一点看,孔先生对宰予的批评完全必要,一点也不过分。我们不可只谈其枝节而忽视其主要。现在很多学术问题历史问题的讨论都犯有这样的一个毛病。总爱抓住枝节问题不放,忽视了主要与关键,抓住了一个人的据点与错误,就一棍子打死,来一个全盘否定,功绩也没有了,反过来,看到其成绩,就否定其错误的存在,人也就成了神,这种探讨问题方法是不可提倡的。

周生:我想张生所说的历史虚无主义,立论恐怕也有不周之处。现在有两种对待历史的虚无化态度。他认为好的,就不准他人议其缺点错误,谁提了就是搞颠覆。他反对的人物,其功绩盖天地,世人皆知,可他不承认,就伪造历史,把根本不存在的事,栽到这些人头上去。这种不实事求是的态度,本身就是极不科学的。我意以为,伟大的历史人物,其缺点,错误,也不可讳言,不能文过饰非。即使那些被打击过的历史人物,同样也要实事求是,肯定其正确之处,即使是马克思,其思想也有过时之处,我们也不能照搬其过时的理论与观点。对孔子我们要这样看,对百多年前的老祖宗也要这样看。

赵生:张生说以外人之是为是,以外人之非为非。这当然是一种偏向。可是,不能说外国人说的就全错了。把普世价值一棒子打倒,这恐怕也不是一种正确的态度。这些人以为只有他们才能判断是非,把他自己的是非作为全民族的是非,这一不可能,二不公正。难道十多亿人就不能思想,就没有判断,一定要以那极少数人的是非为是非吗?一个人的观点要让人信服,靠的不是权力而是看这些观点是否能为人民群众所接受。要以理服人,群众一时想不通也不要急于运用手中的权力强迫人们接受其观点。只要说得对,人民最终是会接受的。

主持人:走题了,有些同学说的与本题无关,所提问题也很敏感。我宣布,讨论至此结束,散会!(2014-1-19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