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二十九章  

2014-01-23 11:17: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二十九章 家有叛逆

 

这一天蒋士峻经历的事也真多,上午来了个巫师驱鬼,下午刘慎言送来二十两银子,接着又来了个送信人说他父亲来了,一连串的事应接不暇,可也疑雾重重,尤其是刘慎言在塘基上等着蒋士峻说话,却又不说明他想说的是什么事。这让蒋士峻的疑虑又加深了一层。天上起了云,秋天,不会是有雷雨的,可是也说不定,传说韩信向玉帝诉冤屈,他死得太冤,玉帝说不过韩信,说让韩信坐十日天下,在这十天之内,风雨雷电,甚至冰雹雪霰,韩信都有自由支配之权。现在九月快完,恐怕又是韩信天到了。只见乌云密布,云头翻滚,真的是天变一时。但到刘府只那么一点路,所以蒋士峻还不那么性急,还想把刘慎言的事弄个清楚。

“慎少爷,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半路拦截我,想必有正事,决不是说什么刘四喜的事。”

刘慎言欲言又止,这就让蒋士峻更加奇怪,那送信人坐在那边,他的任务完不成,但又无法进言,那心情也很急躁,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一会儿干咳几声,一会儿学一声鸟叫。可刘慎言就是想不出要说什么才好。蒋士峻也没了这个耐心,就把行李放上肩,一剑插在腰间,一剑执在手中,要走了,说:“听说我的父亲来了,我还得去见他的面。你没话可说也就算了。”

刘慎言终于说话了:“其实,我想拖到晚上,我就远走高飞,免得惹出祸来。现在,我觉得我没法把自己的性子按捺下来,也许会出点儿什么事的。”

原来如此。蒋士峻笑了笑,说:“你现在就走吧,大摇大摆地走,从从容容地走,没人管你的。为人在世,想做的事就做,可做了对己不利的事就不做,要拿得主意稳,要系得裤带紧。我先走一步,恕不奉陪。”

“好一个忍心的家伙。你知道我现在的难处吗?你能不能帮我一把?”

蒋士峻边走边说:“这才怪了,我想你现在正在制造一个圈套,等着我钻进这个套子里去。我知道今天会险象丛生,必须应付。可我也没想到你会有什么过不了日子的时候。大树底下好阴凉,你傍着刘家大老爷的这棵大树,还会有什么过不去的时候?”说着就走下了塘基,那送信人已经走在前边,只不过还不放心地不时看看后面,生怕蒋士峻突然间插上翅膀飞了。

“站住,我有一句要紧的话对你说个清楚。”刘慎言追了上来,挥挥手,让那送信人走远点。蒋士峻也不知刘慎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想打开这个葫芦看一个究竟。

“那一个有月光的晚上,我和你所见到的是一个女郎,可第二天晚上看见的却是一个男子。我不会看错。男人女人我是分得清的。你以为先天晚上我误把一个男孩当成了女郎,你错了。可这是什么缘故,我现在也还没想清楚,也许是一对双胎吧。你要知道这一点,十一爷会问到的。”

蒋士峻不再作声,慢慢走着,想,刘慎言所说的也许是对的,可这是一户什么人家,这户人家同刘四喜有什么关系?这仍是一个谜团,仍然无法解开。

云更厚,天更暗,风更紧,到十一爷府上时,门口已经点上了一对蜡烛,可说是灯火辉煌。好几个人坐在门口,显出急不可耐的样子,看到两个人到了,急忙向里面通报,马上就有人把蒋士峻带进里面。

他父亲正同十一爷一起坐着谈话。看到蒋士峻,他父亲反复地看着儿子,蒋士峻笑着:“大人好,儿子没少一个指头,书也读得不少。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他父亲回望十一爷,似乎在说:你看,我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很正常,根本不像中了邪的样子。

蒋士峻问:“大人来到了这里?是谁叫大人来的?”

可他父亲的回答让蒋士峻也吃了一惊,他以为是朱八或刘四喜派人把父亲从省城叫回来的,没想到是十一爷写信叫他回来的。

蒋士峻问:“大人担心的是什么?上次不是来了一封信吗?”他把信交给父亲。父亲看了,不露声色,等着儿子说话。蒋士峻说:“我知道有几句是伪造,十一爷也知道这件事。”

蒋家父子一齐看着十一爷,可这十一爷却镇定得很,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他内心想着什么当然也看不出于来。

蒋士峻说:“事情已经做了。不知十一爷对我家大人是怎么说的?”

“你真的收纳了一个侍妾吗?”老人对这事有点不满。

“容儿细禀。当天晚上,我正想逃离此地,可是迟了一步,才走到那园子的出口边,就碰上了鼓乐花轿,这时候儿还能跑得脱吗?他们几十个人,儿一个人两把剑,我本事再高也敌不了这么多人呀。”蒋士峻简要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蒋父听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只能承认这样的事。于是把目光转向刘家老太爷,问:“刘兄此举所为者何?”

“实乃一片好意。”十一爷强为镇定。

“刘老爷,不过小可对此事却有一点疑问。过了一天,就有人突然来到鬼屋,不容分说,就到楼上去搜索,想必是搜出女人衣物出来。如果不是小侄有所防备,刘老爷恐怕就会把我投入那池塘之中。人也抓到了这里,捆粽子一般捆得紧紧的。我想刘老爷是亲自过问了这件事的。我说,此事乃刘老爷亲自主持,也不为过。只是,我想不透,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叫慎言来,让他说一说,到底是一回什么样的事,也许我也受了骗。”

刘慎言马上进来了。他似乎若无其事,眼睛看着天井上的那一小块天空,说:“这天变得可真快,还才申时,就黑成这么个样子了。”

“慎言,我不是来问天气变化的,我想问你,那天突然有人到鬼屋去查那女人衣物是怎么回事。”

刘慎言说:“这个问题我真的不想回答,有些事也许由老爷自己来解说更好些。”

刘家老爷站了起来,怒目圆睁,可是才一会儿就坐了下去。但他也一时说不出话来。厅下的人看着老爷这副面目,脸色全变了,都知道今天晚上会出事,会出很大的事。因为刘慎言一改以往的恭顺,变得有点桀骜不驯。正同这天气变化之快,刘慎言的变化也极快。

“做事的是你,你后来给我说了吗?”

“哈哈,老爷真的健忘了。这样的事,是小侄敢独自作为的吗?说句大实话,我只不过是一条狗,做的都是老爷要我做的,老爷忘了,可小人不会忘。每天老爷的吩咐,我也都纸笔记录了下来。蒋老爷想看,我也可以把这本子拿出来。”

“大胆,你怎么这样说话!”

“老爷,小侄本来打算逃跑的,只是现在我已经逃不出去了。我们这儿已经被人包围起来了。不知老爷知道与否?”

刘家老爷又一次站了起来,大声问:“什么人?”

“当然是朱八的人。可是大人放心,朱八与令郎是好友,他不会做出对老爷不利的事,他们来此只为保护蒋老爷不受伤害。”

蒋父也站了起来,问儿子:“这朱八是个什么人?传说的朱八那是两百年前的事。”

“儿也不知其人到底是何种人,只知他既非打家劫舍的绿林豪杰,也不是康梁一党的维新志士,大约是革命党一流的人物。”

“峻儿,你也陷得太深了。”蒋父坐下,显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十一爷问:“慎言,这朱八不会打进来?”

“哈哈,老爷这句话问得让小侄奇怪。上次老爷叫我想法去捉拿朱八,却中了令郎之计。志安确实把朱八的住处告诉了我,他说的是真话,可是他也派人通知了朱八,让朱八快点儿躲避。所以我空手而归。老爷,那时朱八并未与老爷为难,老爷何苦与朱八作对!如今的事,只可坐山观虎斗,看看风向,何必为大清王朝殉葬。老爷姓刘,是汉家的人,是刘邦后人,不是那爱新觉罗子弟。”

“住口,你不要再说了,站到下边去吧,叫你再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