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二十八章  

2014-01-17 09:14:1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二十八章 黄雀在后

 

蒋士峻同送信人说些闲话,可尽说些让送信人心惊胆战的话。说到当年被沉塘的两个人可能都没死,这就让这送信人有点不知所措了。送信人竟然以为那个死而复活的是刘慎言,此一说让蒋士峻也有点惊疑。

蒋士峻说:“这么说来,刘慎言来到刘府是在沉塘的事发生以后,是吗?”

“我也弄不清,我比慎少爷后到刘府。有人说,去了个王立功,来了个刘慎言。我什么也没说,我真的什么也没说。”

“我也只是瞎猜,我也怕我全猜错了。你不敢说,我就敢说吗?出这树弄子了。你以前来过这儿吗?听说过这里有什么可怕的故事吗?喂,你有马不骑,总是跟着我想做什么?”

“没办法呀,老爷说,我必须同蒋少爷一起到。我能先回去吗?”

“还怕我逃走吗?”

“老爷说怕路上出事,现在这个世界不安宁,朱八闹事,会做出点什么来的。”

路上果然不是太平无事。那群小孩正在树弄子口上等着,他们很热心地等待这神秘的鬼屋里出来的人。他们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两层衣服,到了这近中午的时候,阳光当顶,气温陡升,他们都已脱下了外衣,几乎全都打着赤膊。虽说阳光灼人,可他们关心的是住在园中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中了邪,其他的事都与他们无关。看到了蒋士峻,有指手画脚的,有交头接耳的,好像他们看到了一只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蒋士峻手一招,叫那个男孩过来。那男孩当然不肯过来。蒋士峻双剑一扬,那小孩就怕起来了,来到了蒋士峻的跟前,站着,故意挺着胸脯,做出一个英雄的样子。蒋士峻笑着说:“不要装出这么一个怪样子出来。我问你,我头上生了一对角吗?”

小孩笑了,大声说:“他说他头上没生角!”

蒋士峻哭笑不得,只好再问:“那你们怎么对着我指手画脚?”

小孩问:“鬼屋里真的有鬼吗?”

蒋士峻大笑:“当然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不给鬼吃了?”

“那你怎么翻空心筋斗?”

蒋士峻更加好笑:“我能推开那个法师吗?我也问你,你也会翻空心筋斗吗?”

小孩笑了:“我们那样做是为了好玩。”

“大人就不想好玩了?”

小孩又笑了,可他做了一个鬼脸,说:“你跟那个假妹子那个吗?”

“咦?你们都知道那是一个假妹子?”

“当然知道,他是站着屙尿的。”

“我也知道。”蒋士峻摸了摸自己的喉结,“男人这地方和女人不同,看见了吗?”

男孩摸了摸自己的颈项,说:“这要大人才有。”

“你说的那个人十六七岁了,是大人了。胡子都快长出来了,明白吗?”

“他家里只有一间屋,一张床,他跟他妈睡?”

蒋士峻对着他的耳朵说:“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能告诉别人。如果你告诉了别人,会雷打电火烧的,知道吗?”

小孩退了一步,可强烈的诱惑使他来到蒋士峻的身边,还走了几步,生怕那陪同蒋士峻的牵马人也听见了。

蒋士峻对他耳语,小孩望着蒋士峻,怀疑地说:“他不会跟你睡吧?”当然声音很小。

“他睡在一间锁着的屋里,我还最近才知道呢。他是从竹子上爬到天窗里,钻进了天窗再到那屋里去的。这是秘密,你要是告诉了别人,会长烂嘴疮的。”

小孩一跳就走开了。蒋士峻又叫住他,问:“你叫什么?”小孩回过头来说:“叫石头。”说完又一纵跳。别的小孩围着他要问,蒋士峻咳了一声,那小孩指着天空,再指着自己,表示他信守诺言,带着孩子们跑开了。

可这儿是大路,附近都有人家,也有行人,看到这两个人,一个牵着马不骑,一个斯文人模样的却挑着行李,都露出了惊疑之色,可没人敢问一个究竟。他们只是看着。尤其这是从鬼屋出来的,更不敢问,是人是鬼也说不清,哪还敢问个究竟呢。没多久就走到那清水池塘边,要绕池塘半圈,才是刘府。蒋士峻问:“如果从鬼屋直接到刘府去,那恐怕还不到半里路,怎么不打通那条路呢?”

“我不知道,听说没人敢动工,说那是煞,煞上是动不得土的。”

“会不会有一条很秘密的小路,从刘府直接通到鬼屋呢?那么打个屁的工夫就从刘府到了鬼屋。”

“蒋少爷,你想的事都很奇怪,尽想些别人想不到的事呢。”

“告诉你,我不会胡思乱想,也许再过几天,你就知道我的猜想全都是对的了。只是我想不通你会怀疑慎少爷。”

“我没说,你千万……”送信人左顾右盼。“其实他同十一爷是面和心不和的。也许有一天,慎少爷会杀掉刘老爷的。刘老爷不把少爷当人看,只当成一条狗。这慎少爷说过多次了,做狗的滋味不好受。当然他是不会对你这么说的。好一点走,一边是山,一边是水。都是阴气逼人,小心点,失足掉进水里去的没一个能爬上来的。我就看到过一回。没人敢下去救人,这水太凉了。这水灌田都不长禾苗。”

“啊?那可真的是害人塘。”

可两个人再也没能说下去。到了池塘坝上,就看到了刘慎言站在那儿,马不见了,也许已经进了马厩。可他站到这儿做什么呢?那当然是在等待着他们两个了。蒋士峻知道,刘慎言有话对他说。那陪着蒋士峻的送信人知道,也就牵着马先走了。横过塘基,回头看了一眼,似乎还有点不放心,只是在远处等着,也许一旦事情有变,他马上就会飞马而来进行援救的。可这送信人这么不离左右,这就让蒋士峻生疑,好像他是蟑,这送信人是只螳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送信人监视着他?如果手中没有这对剑,这送信人有可能下手吗?所以蒋士峻站着,看着那个送信人,可那送信人却只不过拴住了马,人却坐到了地上,他仍旧不离不弃,也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暗器,正如小说中言。刘慎言站着看着,一双眼睛从蒋士峻身上移到那送信人身上,一会儿又移过来。可刘慎言不说话。

蒋士峻不得不发问了:“你拦住我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刘慎言大笑,笑罢才说:“你身在大营,却能调动千军万马,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神通不可不谓广大,智谋河不谓超人。诸葛莫及,周瑜愧颜。佩服佩服。你这么一个大能人,我敢对你怎么样吗?”

这番话让蒋士峻也为之惊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朱八为他在做些什么事吗?那刘四喜应当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他只能笑一笑,说:“你过誉了。可惜我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恐怕我也不过是某个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正在任人摆布,可这个把我当成棋子的人,我却还不知道是何许人,可你却知道。小可只能对刘兄表示佩服。”

刘慎言停了一会才说::那么只不过是巧合?不会,不会,你父亲对此间的情况知道得清清楚楚。如非你一封信,他会知道这么多的事吗?昨天晚上你是在鬼屋的,那么对你父亲介绍情况的是什么人呢?还有一个什么高人正在我们的身后做这做那呢?难道是那个鸦片烟鬼刘四喜?我就不相信那个死而复活的刘四喜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你说刘四喜死而复活了吗?亲见还是传闻?”

“哈哈哈,还须亲见吗?你那夫人哪去了?难道是你父亲把她藏了吗?你也知道,让你纳妾的事,是我玩的把戏,你父亲是绝不知情的。可现在你这位如夫人却毫无踪影,如果不是那死不了的刘四喜玩把戏,你有这样的本事吗?”

蒋士峻感觉到一阵凉意从头到脚,浑身冰凉。自己只觉螳螂捕蝉,却不知黄雀在后!

可刘慎言等在这儿想做的是什么?难道就为这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