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二十七章  

2014-01-16 09:45:0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二十七章 螳螂捕蝉

 

这一天也很热闹,从来不见有马的鬼园,突然来了一骑马,这本就成了奇事,想不到没多久又来了一骑马,这就更让人奇怪了。后来的骑马者到了大门口,看到了这里竟然已经有了一骑马,莫名其妙,可又不便问什么,只说:“蒋少爷,你父亲来了,十一爷请您马上到他府上去。”

蒋士峻很奇怪,他父亲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事情,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父亲中了举人之后,当过两任县令,因对官场的污浊很不适应,也很抱反感,就辞职归故里,以吟诗填词作消遣度日,极少到别人家里去。亲戚家尚且不去,怎么会主动地到这位同年秀才的家里来呢?几年前受张謇影响,同一个姓禹的一起到省城办纺纱厂,也就居住在省城,几年没回乡下了。可突然放下了厂里的事,几百里路,回到了乡下,那一定是十一爷派人把他接来的。十一爷是下逐客令了。蒋士峻赖着不走,只好把父亲接来,这十一爷也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蒋士峻把带来的东西收拾好了,还是一个书箧,一个衣箱。那条扁担就穿在行李上,只是那一对短剑却带在身边。他不能不用它以防不测。

送信人耐心等着他收拾好行李,这才说:“我看行李暂且放到这里,也不知道老爷是不是会让你走。”

蒋士峻大声说:“我又不是他的奴仆,我想走就可以走,怎么他说一声不让我走我就走不了呢?再说,前天他还说了,我想走就可以走,怎么到了今天就变卦了?你这么说是你的主意还是十一爷的主意?”

送信人急忙道歉:“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老爷也许还要留少爷多住几天,消除误会,没有别的意思。”说着,腰如虾公不断地弯着,头如雀啄不断地点着,一会儿像尺蠖屈伸,一会儿像枯桩兀立,生怕蒋士峻把那一对剑伸到他的胸前来。

蒋士峻说:“够了,我早就想走了。一个人住到一个地方总得让人信任,总得有几个朋友晤谈,可我住到这里却让人不相信,我认识的人被看作鬼,做鬼事的人却大摇大摆叫做人。你说我不走行吗?”送信人不敢作声,脸也有点发白。他是人下之人,根本就没有发言权,不可能对主人的行径表达自己的意见。但他也不能反驳蒋少爷的话,他对主人的作为也只是一知半解,略有听闻,总之是口碑不佳。可他又不能支持这位胆大包天的少爷的观点,只能嘿嘿两声。

就在这时,刘慎言走了出来,看到送信人,只是略微点点头。这送信人看着刘慎言不解地问:“慎少爷,怎么也到了这里?”

可刘慎言什么也没说,到竹林里牵出了马,骑了上去,飞驰而去。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树弄子里,树影重重,阴暗得很,一会儿就看不清刘慎言了。这送信人迷惑不解,自言自语地说:“他怎么来这里?十一爷正在叫他呢。”蒋士峻也自言自语般说:“来也突然,去也突然,这慎少爷到底玩的什么鬼?”送信人也就不再说什么。

没走的时候,就盼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可真的要走了,却还有点恋恋不舍。蒋士峻站在在大门前,看着那菜园,若有所思,那送信人却说:“你父亲还正在等着你呢。”

“我还得把我所有的东西带走。”

蒋士峻收拾好了行李,对送信人说:“你先走,我就来。”送信人却说:“我陪你去。拿好剑,路上也不能说是太平无事。”

 “你说,在这样的地方,没这个玩意儿行吗?好多双眼睛盯着我,好像我就是唐僧肉,这个想吃那个也想吃,连一个什么法术也没有的巫师也想在我身上咬一口,你说我没这个行吗?”

送信人连声说:“对对对。不过我对少爷是很有礼貌的,我从来没有做过对少爷不利的事。”

“你以为我疯了?我会随意打人吗?动手总得有个理由,是吗?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会横行霸道伤天害理吗?就像你们家的老爷,杀人也得找个理由。对吗?”

送信人连声说“是是是”,也退后了几步,却不就走,看着蒋士峻收拾着东西,被子不是他的,不必带走,他只有书箧衣箱,一条扁担,挑了就走,可双剑不离手。

“快一点吧。你也该回家去了。再到这儿只会多事,对你,对你的家,都没好处。你剑不离手,真吓人。我善实得很,我我,少爷,把这对剑收起来吧。”

“你说路上不一定太平无事,吓着了我,我不能不带剑而行呀。走吧。你先走,我就来。”

送信人问:“骑马吗?”蒋士峻回答说:“我也不惯骑马,东西掉下来也不行。你先走吧。”送信人说:“我牵着马和你一路走。”蒋士峻说:“还怕我走了不成?”说着,把大门锁上,看着那边的清水池塘说:“差点儿丧身这口池塘,让我多看一眼。我真不知道这刘府的主人怎么爱杀人。杀人对他有何利益。走吧。你可先走,我慢慢走,很快就会到刘府的。”可送信人欲行又止,还是牵着马跟在蒋士峻身后。

前面的路听说不一定太平,后面却有一个寸步不离的送信人,看来此行险像丛生。蒋士峻想,这路有什么太平不太平的?难道还有人拦路抢劫不成?他把双剑一把插在腰间,另一把那当然就在手中,挑着担子,一手扶着扁担,一手拿着短剑,缓步前行。那送信的人牵着马跟在后面。蒋士峻不时回顾,生怕这送信人会发动突然袭击,随时准备回应。这送信人也只能离蒋士峻远一点,不敢离得太近,生怕蒋士峻话也不说,先让剑横到他胸前来,每当蒋士峻一回头,送信人就急忙后退,可怜这匹马,不明主人心思,提脚欲前,主人却要后退,马儿正想吃路边的草,主人偏又拉着它前进,可马儿说不出话来,真是进退两难。而蒋士峻和送信人,这种时候,好像一个是螳螂,一个是蟑,可也说不清谁是螳螂谁是蟑。两个相互戒备,谁也不敢粗心大意。突然,蒋士峻的担子掉了下来,那送信人吓得坐在地上,连声叫饶命。蒋士峻笑着说:“不小心掉下了行李,你就怕得这么个样子。”送信人说:“当然怕,听人说,少爷的功夫十分了得,一双剑就像游龙般神出鬼没。我本就不愿意来,可老爷严令,不得不来。少爷,我实在不敢对您老人家有恶意。”蒋士峻手扶扁担站着说:“你不敢对我有恶意,可你家主人对我有恶意,我也不得不防呀。你走前边,好吗?”送信人说:“那,你可不要对我下手呀。我背后没生眼睛。再说,我背后生了眼睛也打不过你,我还是走后头吧。”于是蒋士峻走在前边,可还是不断回顾。同牵马人说些闲话。蒋士峻问:“你见过这池塘里杀人的事吗?”牵马人回答说:“那是二十多年的事了。我也记不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也没人能说得清。有的说那是罪有应得,有的说只不过是一件冤案。可是也没几个人敢大声地议论这件事。我没说,我没对你说什么事。你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那两个人真的都死了吗?”

后面的人站住,说:“慢一点拢来,你说那两个人还有可能没死吗?那时候我才十多岁,也不知到底怎么样。怎么能不死呢?有什么法术让那两个人不死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时常这么想,也许那听说早被淹死的人现在都还在这世上。也许你还认识他呢。”

“蒋少爷,你莫拢来,说一说,你难道也认识这个人?如果这个人还在,十一爷发现了怎么不把他抓起来?”

“你希望十一爷把他们都抓起来,再一次让他们都死掉吗?”

“不不不,人只能死一次,不能死第二次。而且他们死没死,我也不知道。他们没死,当然是大快人心的事,我该为他们高兴呀,会说那样的话呢。狗没打死也该放生呀,人在世上总不能做那么不仁不义的事。”

“这个想法很好。不过你猜一猜,那个十一爷认为早就死了的人,现在还在刘府为十一爷做事,这是谁?”

“啊?刘府十多口人,我能猜得到?我也不敢乱说呀。难道那慎少爷……不不不,决不会。我再也没法猜了。蒋少爷,你就说吧,不然我今天晚上是睡不着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