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杂感三则:王书金案/干实事/遗产税  

2013-10-02 09:20:3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王书金案说起

几十年前,挨骂的总是知识分子,好意说一句也错了,那时大的报上批,小的会上批。现在翻了个边,挨骂的总是政府,大的网上批,小的席上批,有些事即使做对了也可能老是挨骂。当然,中国这么大,政府中办错的事当然很多,说错的话也不少,该挨骂的事情言论确实也多得很。可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味骂下去,我觉得也不甚宜。举个例子吧,这个王书金说他杀了某人,可政府,不法院,老是说王书金说的是假话。于是就有好些人说法院办了错案,想杀人灭口。挨骂的当然是那家法院。

可仔细一想,那王书金说的也有可能是假话。他老是说他立了功呀,把真凶供了出来,对社会有贡献呀。我就想,也许他是想多活一年算一年,反正是死,就多说几件案,这是他,那也是他。说得牛头不对马嘴也还说是他干的,能冤他人吗。他实在不想死哩。法院不能说不慎重,拖了这么多年了,受害人家属也等了这么多年了。从受害人家属着想,他们早就盼着天理昭彰,给一个公道呢。我想,这止书金恐怕只不过是为了多活几年逗着法院玩儿。法院也不想再让一个罪犯逗着玩了。

还有一个什么杀城管的案子,也有人说此人死不得。他挨了打呀,他是还手呀。城管做事,出名的奇多,都是随意打人。当然不是所有的城管都这么干,以中国之大,城管出事的比例不能说多,可是少数城管出事,把城管的名声也弄坏了。可这一回,城管死了两个人,就死者家属来说,不杀那杀人者不足以平民愤。虽说是防卫,可哪有这么个防卫的法儿呀,怎么能往死里打呀。再说,摆摊时也得问问,其他人站得住,是什么原因,可他偏不这么做,以为凭着自己的蛮横,可以闹出一个名堂来。由此可以想见,一开始此人就闹着。这类人我也见过,他们以为世上的只怕扮蛮,有几个不怕扮蛮的人呀。没想到这一回做过分了,弄出事来了。除了死人无大事。出了死人命案,还不偿命,也很难说法律是公道的。当然,城管打人也不可倡,城管们也应从此事中汲取教训。

杀人总不好,很多国家就废除了死刑。再多杀几十个也不会让他死。这是什么主义,我也说不清,可据说很文明的美国就有死刑。那些个杀人魔鬼也要人民劳动创造价值来养活,很难说是公道。现在天天见网上传来杀人的事,如果杀人可不死,恐怕这种事更多,那是多么可怕呀。

2013-9-28

说政清事简

报上说,现代的政府官员最痴迷于干实事。可古代观点不同,认定一个好官却是政精事简。白居易就以此自夸。

现代政府官员爱干实事,我也不能断其是非。不过有时候想,他们也太辛苦了,很多事情其实不去做也可以。几十年前,我就做了一个多月,后来没兴趣了,也就断了从政的念头。我所做的一切给百姓带来了什么呢?我想什么也没给,说明白点,我只是在扰民,却不是在服务人民。可我却得每天一早就去打扰基层干部。后来一个大队书记告诉我,何必这么辛苦呀,你自己编些什么数字去汇个报不就行了吗?我大悟,照此行之,每天就出去找个地方玩儿大半天,什么事也不做,任务也很好地完成了。每隔几天到各个大队亮一下,同大队书记们打个招呼,表示我到过那儿,这就行了。

可现在的干部却忙于干实事,其实有很多事我想同样也不必做,比如调查各家各户养了多少鸡鸭牛羊什么的,就在办公室填好表格报到国务院去,不也一样吗?挨家挨户地问这问那,就床上的事不问,百姓对此很厌烦。今天报的这个数,到晚上就变了,因为猪杀了,鸡吃了,可这些数字国务院却要求报上去,有什么意义呢?纯属扰民呀。让百姓不知有官府的存在,各人安心搞生产,养家糊口,这就行了。家给人足,这是为政者的最大追求。年终访贫问苦,却不能让贫者脱贫,有何意义?这些实事不干也罢。

在古代,每当当官的爱干实事的时候,百姓就苦了。干实事的干部把陈胜吴广们送上了戍守边疆之路,结果却成了致秦于死命的导火索。刘邦干了些实事,可是他押送的人半路上开始逃跑,刘邦也是个聪明人,干脆自己也反了。如果秦皇李斯都想,和平时期了,该休养生息了,来一个政清事简吧,少去扰民吧,那些个大规模的建设就不搞了吧,什么文化经济的大统一能缓则缓吧,驿道过些年再修吧,政府官员可以自己下班后去做点先富起来的私事(当然是不去侵害百姓利益的事),少发几个文件,大家都一心一意地搞建设,搞经济,我想秦会速亡吗?秦之速亡,我想其原因之一也就在他的干部太愿意干实事了。总想多干点儿实事做升官的本钱。而在动乱之际,官员们实事越干得多的越逗人恨,脑袋也就丢得快。

当然,现在的官员干的实事与古代大有不同。现在干的实事绝大多数是经济上的,是非政治行为,所以人民群众是拥护的。正因为这样,中国的经济才发展得这么快。我见过好些基层干部,他们确实也很辛苦,当县长的同样也很辛苦,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不过,我也觉得,有些事情恐怕是形式主义的,能省则省,犯不着把干部们折磨得这么害。干部都受折磨,群众呢?

多干实事很好,形式主义则大可不必。

2013-9-29

遗产税和民意

 

遗产税还没开征,反对的声浪就高起来了。这些人我想都是钱多的人,所以就担心得很。我呢?没钱,所以对这件事不闻不问,困为与我无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世界上哪些国家征收遗产税,我不知道。不过这件事好像是舶来货,中国古代没这个税。这合不合中国特色,我不知道。行得通行不通,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反对的人看起来会是很多,因为钱少的人根本就没发言权,也不知有这回事。而那些叫得厉害的人也就会代表民意。

现在网上叫得很厉害的人代表民意吗?我想也不。真正的民意可说是没有的,民众是沉默的。他们忙于挣钱养家糊口,哪有时间去管国家的大事。没时间管,那当然也不会发表意见,有意见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发表。上头的人看了网上那么多的人发微博写博文,好像这些人代表的就是民意,如果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几十年来,我们常说要为人民服务,可是人民需要什么,却常常不知道。大跃进人们需要的是超英赶美还是吃饭,上头的人就不知道,所以后来就发生了惨剧。如果上头的人早就知道了情况是这样的糟糕,我想可能会早点儿采取措施。现在有了互联网,好像有了发表民意的平台,以为网上说出来的就是民意,我想,上头以此为民意,说是一件可悲的事。

知道民意的是基层干部,可是基层干部是不会表达民意的。他们深知民意之所向,可他们决不会说,上之所好者说一点,上之所厌者决不说。要他们反映情况时也只会说些莺歌燕舞形势大好的和衣而卧,决不会说环境污染官贪吏暴的事,民意呀,深埋着呢。

2013-10-1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