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夜之寂与野之乐  

2013-10-12 08:11: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之寂与野之乐

环境变了,夜的感受也变了。像这样的秋夜,再也听不到虫鸣。可小时候那秋虫儿却老是在床下不断地歌唱着。它那歌声本是那么地单调,整个儿就那么一句,却不倦地鸣唱。那执拗的劲儿很可佩,可那歌声却难以给它一个高分。但听久了,也就习惯了。它想表达的是什么,是没人去追究的,而且各人有各人的感受。等到没有了这虫唱,这世界似乎就变得寂寞起来。

可而今,我就听不到秋虫的鸣唱。即使把助听器戴上也听不到。它们不再来到我的家。住在楼上,门禁也严,它们哪得随意进入。于是这夜也多了几分寂静。外面的鸟儿都睡了,它们也不再歌唱。以前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可怖的啼叫,可是这种动物不知是不是还存在,它那可怖的叫声再也听不到了。所能听到者无非是晚归的汽车,扰人清眠者也只有它了。

儿时的夜是欢乐的。月光下,一群小孩在追逐在欢笑,路是泥土路,最好的也不过是石板路,可这全都没有关系,一样地奔走,不会有人突然跌倒。大人们在地坪里说着闲话,讲一些远去而难以再逢的事,可孩子们对此是不感兴趣的。夜之乐不在此,而在天性的发挥。在这些游戏中,没一个导演说要借此灌输什么教育,也没有导师想把什么高尚的思想放进这孩童的游戏中来。这时所需要者是奔跑,即使夜是昏暗的,云是低沉的,只要没有下雨,也就有孩子们的欢乐。这欢乐本身就存在于这种无谓的奔跑中。

可现在的孩子们还能享受到这样的欢乐吗?他们所能见者只有电视或者电脑游戏。人与自然的距离变得那么遥远。他们见不到萤火虫照亮田野的奇景,听不到蟋蟀彻夜鸣唱的辛劳,看不到螳螂捕食时的凶猛与迅速,看不到蟾蜍那令人呕吐的疣包;他们不可能爬在地上看蜗牛剪除青草,看不到蚯蚓在泥泞中画出曲线;他们不知道蝼蛄是如何地可恶,蚜虫是如何地讨厌;也不知道多彩的蜻蜓是如何色彩缤纷,恐怖的毛虫又是怎样地面目狰狞。

这是社会的进步,这种进步让孩子们远离大自然。这种会给未来的世界带来什么,我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我不知道。我只能暗暗地回忆我的童年。这种童年生活可说是内容极其丰富的。虽说没看到过电视,没玩过电脑,可是从自然中也能尝到很多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可能是下一代之所难见难逢。(10.4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