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37  

2013-09-05 09:58: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张效贤被押走的那天晚上,临睡时,老队长突然想起,到县城里去的希贤是不是回家了。本来这样的事他不用想,农民请假也不过是一句形式,就看他出了工没有。没出工,说明他有事。他并非四类,贫下中农,请不请假没关系。可是这一回情况不同,老队长想过问一下此事。这时楚青正在他家高谈阔论,兴趣正浓,想赶他回去也没个理由。乡下人都这样,上工不卖力,闲谈很卖力。老队长本想睡了,却看着楚青这个侄儿,似乎想对他说一句什么。松青看到了,向楚青使了个眼色,楚青马上关住了他的话匣子,说:“忘了一句正话。希贤这几天有事,不要排他的工了。”

希贤是为效贤的事到县城里去的,现在说他这几天都回不来,那他到哪儿去了?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候,这可是一个新闻。

老队长说:“双抢他是主力,他丢了工分,我们呢?进度是个问题呀。要多久才能回来?”

楚青却说:“他没说他要到什么地方去,也没说他要多久才能回来,我也不能乱说呀。”

松青马上揪住了楚青的耳朵说:“说实话,不老实就揪下你的耳朵来下酒。”

楚青从容地说:“好的东西没学会,倒把张仁务的那一套学会了。”

“现在搞的不还是那一套吗。把一个人抓走了,说要杀头,什么理由也没讲,就看哪一个的势力大。我若是势力再大点儿,切下你的耳朵那还不是小事一桩,有哪一个敢说半个不字!”

楚青坐着不动说:“就差这一点,你现在什么实力也没有。布丁记来了,说几句什么,你只能摇着尾巴听。”

“好小子,看我不剥下你的皮。”

“有这个胆?当官的来了,蚊子掐死一样,放屁的胆量也没了。”

“我也忘了一句话,你来之前,霞羽把布丁书记骂了一顿,你还不知道吧。”松青把手松了。

楚青摸了摸耳朵,说:“还痛。你下手重了一点儿。霞羽骂布丁?她有这个胆?说出一句话来也不像一句话。为人在世,就说谎的本事难学。你要学会了说谎,也就能到台子上谎话一天说到晚了。”

“形势大好,不是小好中好,而是大好。这些假话我不会说也不想说,可是霞羽骂布丁却是真话。你也不要去对别人说。让她家里的人知道了,恐怕会弄出一场风波来。伤了布丁的面子,他会大发脾气的。老虫发威,大吼一声,山都动。豺狗子黄鼷狼也会吓得满山走。你知道了有这件事也就行了。”

老队长轻咳一声说:“说话注意分寸,你们说起来总不顾隔墙有耳,一里路都有人听得到。哪天惹了祸,看你怎么收拾。”

可楚青却似乎没听到叔叔的话,自顾自地说:“讲呀,不讲的是猪八戒投胎。”可楚青马上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松青这时才晓得楚青把话讲错了。他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沙和尚,沙和尚的师兄是猪八戒呀。

“你把希贤的事讲明白了,我就把霞羽的事也说清楚了。”

可是楚青站了起来,摇着头说:“真的不能乱说。现在弄出个风吹草动,闹得个兔走狐窜,对你对我都没好处。我知道了也不能乱说,何况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恐怕要好几天才回得来。我知道的就这句话。”楚青也不再问霞羽的事,就这么走了出去。这样的消息楚青也不想问个究竟,让老队长一家人都为之惊奇。可夜深了,关门睡觉吧。再过一天就要开扮桶了。估计大队的批斗会明后天就要开始了。找一个什么人站到台子上面去?还是到别的大队去租一个老右派来斗吗?本村的地主是县城里搞工商的,斗不得,回县城去了。一对富农老婆斗不得,那是贺书记的本家人。批斗资源不丰富,是这个村的特点。之所以想多划个地主,也是为了丰富批斗资源。可没法定。也许布丁书记正为这件事犯难呢。好端端的一个右派偏偏又被贺步青积极送到公社去了。这积极也太过分了吧。

老队长正想着这事,也到前厅来关大门。可夜深了,脚步响,又来了客人。这些人全不知农民的苦,明天还要出早工呢。快双抢了,这养精蓄锐哪行呀。老队长真的要皱眉头了。可他已经看清楚这客人是供销社的李权。素来同此人没有来往,就为了张效的行李一事同他打了一次交道,他就把他当成这个家的常客了,想来就来了,老队长其实并不欢迎他这个客人呢。可口里说出来的却是欢迎。

“莫说这客套话了。你哪是欢迎,是嫌我这么晚了还来,让你觉也睡不好。我看你家的人好像都已经睡着了。”他就站在门外说着,没有进屋坐的意思。

这就让老队长非常好奇了。到底他来做什么呀?

“我想告诉你,有人说你的家已经成了一个俱乐部,他们说是一个排多菲俱乐部,其实是个裴字,不是个排字。今天霞羽在你家骂了布丁书记一顿,这书记说你家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是个大粪坑,以后你可小心点,现在形势紧,你莫要犯这样的错误。我就说这一句,我走了。我没来过你家,是吗?”夜很黑,他也没打手电筒,就这么摸着黑走了,才走几步,就再也看不到人。

老队长很紧张。裴多菲俱乐部是个什么东西,他不明白,想必不是个好东西,是一桩罪。他家里来的人五花八门,在这里什么话都可说,从明天起,必须下一道禁令,来了请闭着嘴巴。可是这样的话能说出口吗?只不过他倒到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忘记了这件事。到太阳出山的时候这才记起李权到他家说过什么,心里又是一阵紧张。难道布丁会把气发到他这老头子的身上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