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42  

2013-09-20 09:47:2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2

音乐虽然美妙,可惜,这种音乐的享受也不长久,这一天早上,贺延青叫张效贤起来,说,门打开着,收拾好东西,想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贺延青说他先回去了。看守人的事他再也不管了。杨昭呢,看守他的也这么说。饭,没人送来。

两个人捆好自己的东西,却不想就走,相对而笑。杨昭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也还没弄明白。”

“你问我,我问谁?现在的事,一时风狂雨暴,一时风平浪静,政者圣贤之事,我等贱民,连当奴才的资格也没有,哪可测其心思。”

“昨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听到了他们的谈论吗?”

“你这老江湖也想考我。保住了一条命,就该好好的感谢最高,如果他想多杀几个,我们早就没命了,毕竟他不是斯大林。”

“这晚上的音乐你感觉如何?”杨昭问。

“全是些阳春白雪,根本就没有下里巴人。想不到在农村里也有这么高雅的音乐。”

“真正的庆民间。前天晚上演奏的是春江花月夜,平湖秋月,平沙落雁,渔舟唱晚,梅花三弄,还有一曲弄不表名目,不知你知道不。”

张效贤大惊,说:“想不到你对音乐知道得这么多,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美,美,美极了。我想,比省城里的那些专业乐团的表演强多了。那些人是为工资而演奏,可这些人只为艺术而演奏,爱好的是音乐,痴迷的是音乐,把心也交给了音乐,所以才有这世界上最好的音乐。”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演奏的是什么你也不明白了?”

“请赐教。”

“十面埋伏,满江红,八板子,得胜回朝。可惜结束得快了,大概明天晚上要扯夜秧了。”

“他们不去演奏东方红,不去弹奏语录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唉,这才真是自由的人。”

“他们演的《洪湖赤卫队》,比专业水平还高,只是没有任务,他们就不搞这些政治性太强的曲子。”

房子的主妇却出来了,大声说:“快走,还在这里胡说八道,不要给我家带来晦气。两个背时鬼。”手里拿着扫把,挥动着,似乎想把这晦气赶走。张杨二人再不走也不行了。而且还得赶紧回去解决吃饭的问题,两个人都还年轻,一餐不吃就半天没力。于是说声保重,各自快步而行。可张效贤才走半里路,就看到了贺延青在上山的路边等着。张效贤问:“等什么?”贺延青说:“我知道你们两个认识,特意让你们说句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这才知道,想到哪儿就到哪儿是做不到的。两个人同时走着,各自背着各自的行李。这就看不出谁是背时鬼了。张效贤问:“那个姓彭的枪毙了吗?”

贺延青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说:“你也胆大,居然问我这些事。其实这些事我同你一样都不明白。政策出在上边人的脑壳里,今天刮风,明天下雨,谁摸得准要做什么。”张效贤不想多问。贺步青这人太凶残,有点风吹草动,居然就想立功,把他张效贤送到公社来,大约以为这是他升官的一条途径,这就可以正式当上国家干部。可是要办些什么手续才能置一个人于死地,他还远不及那些知识分子狠毒。张效贤也就不想再说话了。说几句是表示对此人不记仇,说多了也会让人起疑心。几事总得适可而止,多说一句多走一步很多时候是致命性的灾难。

可回到大队,他也没向大队部去报到。反正是他手里的苍蝇,掐死也由他,放飞也由他,现在放了出来,这也不必去感恩戴德。救命之恩决非来自贺步青。反正有了这个贺步青就祸不清。张效贤是无法忘记贺步青给他那个巴掌的。可等他走到真武庙拧开那把号码锁时,却发现他的床上放着的东西不是他的,却有女人的衣物。那件衣张效贤认得是杉青的。难道杉青到了这儿。这么说来,他在这个真武庙茶场已经没了一席之地。田间的人都在打禾,没人看他一眼,也碰不到什么人。他只能回到他在松青家的住处,可发现他住的房间门上一把锁,却也不再是他的那把锁。从门缝里往里看,什么东西也没有。他的行李全然不知去向。这就让他真有点犯难了。还该到生产队出勤吗?他也没有把握了。茶场把他除名了,生产队也把他除名了。这么说来,只能趁着这个机会回到省城去,回到厂里去。可是他犹豫了。听说是中央下达的杀人指标,如果回到厂里去,厂里正好没人去顶这个指标,他不恰好是自投罗网吗?那还不如留在农村自由自在。他坐在厅屋大门的门槛上,双手抱着头,不知现在该做的是什么。多年来,从来都说他做事有决断,也敢作敢为,可现在他完全换了一个人,变得优柔寡断,遇事不决。环境能改变一个人,这是最好的范例。一些麻雀吃得饱饱的,正在屋檐下闲谈,可说是有说有笑,那么欢乐,而张效贤此时此刻却充满了忧愁。

松青的母亲出来了,看到效贤,惊呼道:“菩萨保佑,回来了,我还给你烧了香呢。你的东西,啊,送到你的老家去了,就是供销社。供销社这几天也正在搬家,他们的房子起好了,不再租你们家的房子了。你快到供销社去吧。”

样子是很热情的。还给我烧了香呢。可是祸事一出,马上就把他的行李送走,生怕惹上了大祸。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从这件小事就全看了出来。这时杉青也出来了,看到张效贤却,却什么也说,然后背过身去,用手抹着眼角,也许是流泪了吧。顺便看大门的门框上,那竹筒里确实插着几支香,那么老人为他烧香可能是真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