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浪羽记29  

2013-08-08 09:17:1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早稻渐渐壮实,渐渐变黄。张效贤的心也渐渐地紧张起来。在开始双抢时,又会有一场斗争会。也许这一回会轮到他了。厂里的来信,他不敢去问,那天问了贺步青,可这位祸不轻却只是狠狠地瞪了效贤一眼。效贤也不再问。跟这个人是讲不了理也不能和他比力的。

这天中午,效贤因为想到推销点去打点煤油,突然看到一个邮递员正向推销点走来,效贤就有意地走在后面。这邮递员送完这里,就要回邮局了。所以他走得很匆忙。中午休息时间,推销点的人也多些。当一堆信倾倒在柜台上的时候,便有人翻阅着。这些人明知自己没信,可是对什么人有信却很好奇。探知他人的秘密本是一种人类的天性,何况他也想看看他的左邻右舍是否有信。

于是效贤也就站在一边看着,他用不着去翻,别人正在为他翻着呢。推销员也正忙着,对效贤的到来视而不见。即使效贤想买点什么东西,也得等到所有的人都买完了之后。即使这个人比他后到,可是按照阶级斗争的定律,他也只能在最后。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也都看不起他。如果说有人敬重他的话,那是同他打了很多交道的人。不熟悉他的人把他看作贱民,与他熟悉的人把他看作能人。

就在推销员没注意他的时候,效贤把一封信拿到了自己的手中。旁边的人好奇地看了看他,信上确实写着的是张效贤的名字。正如路边的一把伞,只要上面的名字是他的,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拿到手中。没人管他。效贤也不看信,就在一条凳子上坐着,等着其他的人买完了货,他才会去买。他知道这一条潜规则,不会自找不快。轮到他了,刚说想打点煤油,推销员有点不那么愿意,可这时候希贤来了,昂首挺胸的,看到了效贤这尴尬的样子,就说:“怎么不卖?又吃不得。他是工人阶级,打点煤油也犯法了?当个推销员多大的官?这么神气?”

好多天没看到希贤了。他手上的伤疤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他说话仍是那种权威口吻,没有的孕妥协的余地。这推销员看了看希贤,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可希贤却有很多话想说:“你也是贫下中农,还是工人阶级,说话声音要高一点,气派要大一点。自己把自己看扁了,别人就敢欺负你。”全然不是被吊半边猪后的那个样子。那个时候,他也输了胆,生怕被人夺去了性命。可现在,他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那点儿造反派的派头,还没消逝。岂止是没消逝,似乎还增大了一丝。

效贤正想回到庙里去做工,推销员也开始清理信件,希贤也要回到生产队去上工了。可希贤眼睛一瞟,说:“有信。一伸手就把那封信抢到手中,马上交给了效贤。效贤已经拿到了一封信,没想到还有第二封信。可这推销员却大声说:“这信好像不是你的。喂,不行,这信是要交到大队部去的。”他一个鞍马动作,跳过柜台,就要来抢信。

效贤已经把信拿到了手中,说:“怪了。是我的信,怎么要交到大队手中?谁说的?有这样的道理吗?”效贤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眼睛也放出光来,看着推销员,他也不知道在这一刹那他从什么地方获得了勇气。他拿着棕斗笠,随意地当作扇子扇着风,定定地看着推销员,好像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过路人。

胆怯的推销员本能地退后一步,喃喃地说:那么我只好向大队汇报了。

希贤认真地看着效贤,他不想马上参与,他要看效贤怎么应对。可效贤根本就没看希贤,他已经用所有的精力对付着这个推销员了。他说:“我劝你不要去报告大队。信已经到了我的手中,你再去说有什么用?想赚一次批评?当着你的面,骂你几声,是对你最客气的了。如果还有其他的人在,布丁书记会说:谁叫你这么做的?一切责任都是你的。你信不信?”

可时间已经不早,太阳已经西斜,效贤必须回到庙里去上工了。那每天挖山不止的事必须日复一日地做下去。他也不看推销员的表情,下次来能不能买到货,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他必须有一种做人的尊严。摇尾乞怜是只会贬低自己,决不会赢得权益。好像他一直弯着腰,以为再也直不起来,可是现在他已经直起了腰,想再要弯曲就成了一件难事。

下午的太阳很厉害,走到太阳留下,希贤说:“还算好,至少可以打一个及格分数。本来你也是人嘛。”可效贤没听这些,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第一封信,看了之后马上露出了笑容,对效贤说:“也许不要过多久,我就会回到厂里去了。”他看了看信封上的电报号码,说:“明天我再去发电报,告诉他们我已经收到信了。”

“还有一封呢?”希贤问。

这是一个朋友写来的,信上说,以前发过几封挂号信,根本就没回信。所以这个朋友建议厂方发平信,多发几封,可能会让群众把信拿到手中交给效贤。效贤看了,笑着对希贤说,果然,这个办法好。今天我也真是心血来潮,想来撞一撞,没想到真的撞到了。于是满脸的笑,同希贤告别。可希贤说:本来有话对你说,今天不行了,晚上我会来找你的。招呼点儿,现在还不是你笑的时候,还有人想对你下手呢。他们要下毒手!

效贤心中一惊,难道想把他活埋到那防空洞里去?他再看希贤,希贤早走远了。

管他呢,万一形势不对,就逃!以中国之大,还怕找不到一个落脚之处吗?他必须马上去杨昭那儿一趟,在这一方面,杨昭比希贤有更多的经验,也有更多的落脚点,还有更多的谋生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