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防止思维与行为的过激化  

2013-08-04 09:04:5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防止思维与行为过激化

我们这个时代,过激化的思维与行动可说已经成了一种通病。说话做事走极端的多起来了,没来由的惊天言论,匪夷所思的格杀人命,出言惊世骇俗,出事血腥恐怖,何以如此,让人迷惑不解:怎么会这样呢!究其原因,是一种过激病的流行与传播。想把这一流行病治好,我想,既要整个社会作出努力,教师也要尽很多的责任,或者说,社会治其标,教师清其源。当先生的要为人师表,不要把过激病传给学生,一发现过激病的苗头,就要力除。为此,我想应当把过激易之为古圣先贤的中庸之道。

有过激病者最恨的就是中庸之道,可是我说中庸之道确实好。要解决目前的许多社会问题,只能多点儿中庸之道。

什么叫中?古人说就是不偏。什么叫庸?古人说是不易。不偏执,不搞极端,兼顾各个方面的意见与需求,不能为了某一部分人的利益就把另一部分人视之为仇敌,只会搞剥夺,不会搞双赢。遇到问题就站在两方面的立场都想一遍,把各个方面的利益与需求都考虑周到,不搞什么严厉打击,不搞血风腥雨,以最和谐的方式解决社会矛盾。这就叫中。不随风倒,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要风向变了,自己的立场观点马上也随之变化,今天依附的是这个主子,明天马上另换主人。投机取巧,见风使舵,这不能叫庸。庸就是要能坚持。当然,坚持的是原则,具体工作斗争方式是因时因地因势而变化的。可原则与宗旨是不能变也不会变的。

有人力批,说这叫阶级调和论。这些人只走极端,总以为想实现自己的主张就得打倒所有不同意自己主张的人,甚至不惜动用屠刀,不惜血风腥雨,他们叫唤着革命,动不动就要拼命,就说要献身。可是,我们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和平地解决问题吗?应当是可以的。有的人说,那怎么行?世上好多矛盾是对抗性的,是不可能和平解决的,是要以一方的毁灭为其代价的。这种斗争思维在几十年间曾经风行一时,在那种敌人绝对不会同我们调和的环境中,我们当然只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决不能敌人向我动刀,我却只送出一张笑脸,微笑着去接受杀戮。可时势变了,在今天这种和平环境中,还有很多人把这种哲学视为至宝,以为只要一个社会发生了动乱就是好事。以为一个社会的变化只能在动乱中进行。而一部分人,担心的就是变,对那些想变的人也视之为仇敌,动不动就给这些人扣上天大的帽子。甚至还没经司法机关审查就给他的论争对象扣上了颠覆的大罪名。一个写文章的竟然可以给不同意其意见的人扣上颠覆的大罪名,好像他就是最高大法官,这也太可笑了。这也是文革遗风,帽子随意扣,全无法律意识。这也是一种过激。以过激对付过激,其结果如何?实在令人担心。

过激就叫不讲理。

教书的要有激情。我主张教师要有激情。可是激情并不等于过激主义。感情上的激烈并不等于思想的偏执。我们当教师的要把公允执中的道理告诉学生,而且要向学生传授一种公允执中的思维方法。分析一个问题,站在这一边当如何看,如果站在另一立场上当如何看。讲黄巢李闯,不能因为他们是农民起义就好得不得了,什么缺点也没有了,一造反就神圣了。洪秀全腐化堕落可谓典型,不能因他是农民革命领袖就什么都好。不能说鲁迅把杨荫榆骂得一无是处我们也跟着说这个女人不是人,我们对人对事总得有个全面的分析,也要有自己的看法。其他同学不同意你的意见你也得心平气和,知他人之所长,明自己的之所短。这才会养成一种中庸思维习惯。

现在提倡辩论,能驳倒对方者胜。对这种颂扬过激思维的方法,我是不那么赞扬的。能辨倒对方就是狠手手吗?不见得。能找到对方的有用之处化为己用,才叫真正的胜者。能让对方也接受自己的意见,能把两种意见的优点集中起来,把他与我的论争中的片面性全都克服掉,双方扬言和,走到一起来了,这才是上者之上,好中之好。

中国的未来不能毁在过激主义者手中。几十年前的一些事也就是因为某些人的过激,让国家社会经受了某种劫难。如果大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讨论,我们今天很多事情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中庸之道不该被批判,我们要训练学生的中庸思维。但也不能说中庸之道在任何时刻都是对的,都是有用的。前面已经说过,很多时候敌我之间的意见是不可调和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用斗争的方式解决问题。可现在我们很多问题其实不能称之为矛盾,只能叫意见的分歧。分歧意见可能是对立的,但也可以找到弥合分歧的办法与道路。即使是对敌,也可以化敌为友。国与国之间,我们也必须尽量做到弥合分歧,求得统一。例如解决岛屿争端,我们也当尽量找弥合,而非打仗。过激主义是用不上的。国事如此,社会事务当亦如此。我们处理人际争端也当如此。

至于教材中的人文学科有很多过激之词,偏颇之论,言之不便,就免了吧。可用之在我,为人师者也当慎用慎言。

2013-8-1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