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23  

2013-07-04 09:49: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又到了采茶的时候。在茶场采茶十分工比在生产队要多一角钱,所以想到这儿来采茶的趋之若鹜,可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批准的。年纪轻技术好,不会因为贪图工分把老叶也摘下来,不会乱摘一气掉得满地都是茶。所以来的个个都可说是采茶高手。可这一回霞羽却没来,这让效贤很有几分奇怪,他想明白其中原委,可是他是过秤的,没时间想这多。让他来过秤也有道理,他不会徇私舞弊,没有一个是他的至亲。再说,他也不敢舞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呢。贺步青在这儿蹲点,也相信张效贤过秤会是公正的。而且他也没必要在一旁监督。

这些茶叶都是拿来制红茶的,当天收到的茶要及时送到红碎茶厂去加工。好在红碎茶厂离此不远,所以收茶的时间也比较晚。但太阳也还挂在山头,蚊子也还没有出来。再晚些蚊子出来了,搞茶的人也会受不了。

杉青来了,一看到效贤就说:“龟将军,来过秤。”旁边就有人说:“你怎么叫他龟将军?”杉青笑着说:“这个地方原来是龟将军站的,现在他也站在这儿,这不成了龟将军吗。”效贤正在给另外一个过秤,当然也不可能立即响应,这个正在过秤的说:“沙和尚,有个先来后到,你等一等,莫要那么性急。”可效贤手脚很快,马上就报了数,说:“来呀。”杉青来了,其他的女人即使走在杉青前头,也不敢抢头。可杉青却说:“我是说要你过来呀。”效贤拿着秤说:“那么我先给她过秤,等会儿再给你过秤。你那个地方也看不清秤,到我这儿来光大些。”杉青大声笑着说:“就是要选这个看不清的地方,你好多给我报十斤。”效贤笑着说:“当然,你是唐僧的徒弟,我不给你优待也不行。”杉青说:“你也这么叫我,我再也不理你了。”几个女人都笑着说:“那么平时你总是理他?说些话儿?给他洗洗衣服?”杉青说:“呸,也不怕嘴巴子烂掉。他住在我家里呀。他也要这么叫,我爸爸收他的房租,一个月收他三十!”几个女人齐声惊叫:“天呀,一个人一个月就算做了三十个工,也才十一二块钱,你一个月收他三十,他到哪儿弄钱来?偷抢?”杉青说:“他是由他厂里发工资的,一个月六十块钱,不扣他一半不行。”这下子茶场里的几个员工也都看着效贤,都不做声,好像杉青什么也没说,或者,杉青说了也没人相信。

效贤不加理会,果真走到杉青那儿去过秤,杉青就帮他拿着秤,还把一张字条放到了效贤的手中,效贤立即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也手脚麻利地过秤,报了数,就说:“还要给他加十斤。”然后走过来给其他的女孩女人过秤,一边走,一边说:“给她加了十斤吗?”写数的说:“当然,我敢不加吗?”其他的几个女人也就真的去看,也都大声地说:“不行,给她减十斤。”当然都是说着玩的。一天能摘几斤茶呀。

称完了茶,就吃饭了。效贤匆匆吃完饭,就到破庙东殿他睡的地方去收拾东西。他的床放在墙角上,因为其他的地方漏雨,就那儿不漏雨。其他的人吃过饭把碗一丢就走了,煮饭的已经换了人,不再是仁务书记侄女,换了贺步青的老婆。贺步青年纪大了,他的老婆比他年纪还要大半岁,做这些事已经有点力不从心,只不过效贤有时帮着这个老女人洗洗碗,所以这个女人对效贤态度也还好,贺步青对效贤的管理当然也就松了些。效贤快速地看了一眼那张纸条,就那么几个字:不要回去,在庙里等着。效贤把字条放到口里吃了,到前边帮着洗碗,然后贺步青的老婆也就回家去,只剩下效贤一个人留在庙里。他站到庙门口,想,不让他回到他那个“家”是什么缘故?也许他家来了客,这间房今天晚上要让客人睡?所幸他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钱在身上,冬天的衣服锁在箱子里。这样的事也算不了什么,事先给他讲一句好。

这些天没下雨,现在赶回家去的都是挑水抗旱,一做就洪汗水滴,背脊里一条河。不做也好。效贤到厨房里舀了水洗了澡。他不可能到池塘里去游泳。衣也就在厨房里洗了,再到井边挑了几担水,把厨房的水缸灌得满满的。茶场收工早,太阳都还照在田垅中,这时这儿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的。效贤没事可做,也无书看。他想学学马列,可到县城书店里去,也买不到马列的书,清一色的只有毛著。讲农业技术的书倒是有些,薄薄的,普及读物。效贤买了几本,可都看熟能背了,现在他也不想看。于是他一个人站在庙门口,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山,山上有树,树上有鸟,树也呆呆地站着,除非是人把它砍下来,不然树是不会搬家的。现在他自己也像树一样,可能就在这农村生了根,厂里真的不再要他了吗?他突然想起,也许大队把寄给他的信扣下了,他必须想个办法变换收信的地址。可谁能代他收信呢?他现在还想不出这样的一个人。松青是从来没人写信给他的,一有信,就会惊动全大队的人。这事就会露出马脚来。这个收信的人必须是有人给他写信的。可在这大队有谁经常同外界有联系?他必须找个可靠的人商量商量。

鸟儿唱着歌。还没到百鸟归巢的时候,可是鸟儿也在树上唱得很热烈了。尤其是庙后的树上鸟儿更多,他就想到庙后来听鸟。经过正殿,他不经意地再看看自己睡的房间,发现门背后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斗笠。谁的?怎么刚才没注意?走到那儿一看,写着名字呢:杉青。这个女孩,大大咧咧的,说起话来不留情面,做起事来风发火起,想不到也有点粗心,竟然把斗笠也忘了。才一里多路,送给她?他把斗笠拿到了手中。可是效贤马上就想起来了。杉青等会儿还会来的。她再次来到庙中也要有个借口,一定是忘记了某样东西,这个妹子,其实心细着呢。于是效贤不再听庙后的鸟叫,再次站到前边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