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黑蝴蝶  

2013-07-26 09:15:2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略微点了点头两眼直直地望着远方,轻声说:“黑蝴蝶,黑蝴蝶。”

教师没有引起震惊,但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回望班长,她已放弃了洞悉一切的旷达态度,显露出一种急欲探赜索隐的迫切神情。

复读女生双目熠熠生辉地看着老师,说:“不是我要远离人生,谢绝尘寰,只是想让受到太多挫伤的心灵获得一份宁静。有几个人知道低人一等的复读生的苦衷?我们的副校长多次向上级报馆写信,控告我们学校收纳复读生,他声嘶力竭地呼吁要消灭重复教育现象,似乎世界上只要没有了重读生,就到了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去年下半年那一次大清退,弄得人心惶惶。有的同学整整哭了一个下午,有的枯坐五个小时,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不摇不动就像一段毫无生命气息的木桩。一切搏斗一切理想被一纸命令剥夺尽净。我们理解了什么是命运的无情。别人研究一百年也无法弄明白的感情,我们五秒钟之内全部明白。可还没料到这回伤痛还没有痊愈,新的巨创又接踵而来,今年又规定复读生录取分数要比应届生高。好像我们的每一次升学考试失利,就是犯了弥天大罪,该杀该剐。老师,您是明白的,如果不是当年复读生压在我们的头上,我会年复一年地在这里无谓地抛弃青春美好岁月吗?我记得您给我们讲的冯唐易老的故事,我很同情这个倒霉的老头,年轻时学武而国家尚文,得不到报国的机会,转而学文,偏又国家尚武,他只能慨叹无情的命运又舍弃他而去。我呢?风云变幻的政策使我们这一批生不逢时的青年变成了与机运格格不入的冯唐。应届毕业时,无法与复读生匹敌;轮到我们复读,国家又对应届生垂青眷顾。当然我是不幸中的大幸者,幸亏父亲教书,学校的门儿向我开了一条缝。假若逼我去县城补习学校,我家里绝对付不起那么昂贵的学费,我也就失去了最后一丝拼搏的希望。”

老师不愿打断她的谈话,但还是不明白她这番不合时令的谈话与神秘的黑蝴蝶有什么关联,但老师明白,她正在绕一个大圈子来讲述她的黑蝴蝶。也许黑蝴蝶对于她来说是命运攸关的神奇事物。

偏偏她又不说了,转过头去又望着她深深地眷恋的远山,为了让她说下去 ,老师接过话头:“我想你今年会考取的,即使万一失利,你父亲也会支持你再读一届的。”

她回过头来,眼睛里射着灼灼逼人的光芒,说:“老师,我非常尊敬你,你比别的班主任更了解学生,可惜你不完全理解我的苦衷。”

“真的如此吗?难道你父亲已经放弃了原来的主意?”

“不要忘记我还有母亲,还有一个姐姐。”她缓缓地说,声音逐渐低沉,眼神也失去光彩。“当我意想中的姐夫看到我家里那两间拥挤不堪乌漆墨黑的房子时,我就发现他脸上浮出厚厚的一层不乐意的表情。可怜的姐姐还沉浸在高兴中,为他泡了一碗放了红枣白糖生姜桂圆的乡下最表敬意的茶,她遵从传统的风俗,恭恭敬敬地奉送这碗茶给这位青年,同时也表示她将会把她整个的心灵和身体都奉献给这位英俊伟岸的男子。我想制止她,可姐姐的心情太迫切,动作太迅速,使我抓不到一个机会把我的直觉告诉她。这碗茶,热气腾腾的,香喷喷的,溶化了人世间最深最浓的感情。她把这碗茶放到了他坐的那个土砖旁边。这个土砖本来是我们平常拿来作坐凳用的,已经坐得光溜溜的,可又因为年深日久,已经变得黑黢黢的。这时候,我发现姐姐的身子颤动了一下,忧虑的心情一下子就渗透了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胞,就像阳光灿烂的天空,转眼间乌云密布奔腾汹涌一样可怖。那男子说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楚,我想姐姐是听明白了的,即使她没听明白,即使他没说话,姐姐也知道这男子要说的是什么。

“姐姐把她所有的屈辱怨愤全部抛撒到我的身上。我那即将过年了的喜悦心情,被姐姐通宵达旦的埋怨咒骂的语言怒潮冲刷得一干二净,是我耗尽了家庭的经济,使新房建立不起来。稍为有点家底的青年男儿都羞于找这样贫穷的岳丈。我成了姐姐不幸的根源,我成了只会浪费资财的愚蠢女孩,就该接受所有中国字典上的和民间俗语中的一切辱骂愚人蠢婆的形容词,就该默默地承受这潮水般的辱骂。老师,你可能想象不到这场痛骂的程度,从天黑到半夜,从半夜到黎明前的曙光在窗户上闪现,姐姐没有停息过她的咒骂,尽管她的喉咙已经嘶哑,尽管我可以闻到她喷出的痰沫里有股血腥味,她也没有停止她的咒骂。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场咒骂,比黄果树瀑布的喧豗还要宏伟,比钱塘江的中秋潮更为磅礴,比唐山大地震更足以震撼人的神经。我只能紧紧地咬着牙齿,包着嘴唇,忍着眼泪,让她不知疲倦地倾泄着她的语言的炮火的扫射,我父母也睡死一般毫无反应。骂到大约早晨四五点钟的时候,窗户已经泛白,我闻到的血腥味已经更浓,我听到的声音也更嘶哑,姐姐突然嚎哭起来,骑到我的身上,狠狠地掐着我的肩膀,断断续续地说,你为什么不恶狠狠地同我吵一架,你为什么不捶我掐我?然后她就抱着我痛哭,像放开了闸门般倾泄她的悲伤,泪水泡肿了枕头。当然,也有我的泪水。”

我和女班长两位听者感动得默默无言。清劲的南风摇撼窗户,发出骚动不安的响声。田野里青黄相间的稻浪也无法平静地起伏着。十来只燕子在空中急骤地交错地穿来窜去,好像在寻找平静安宁却又只碰上激荡烦躁。

“新的学期开始了,在早春的严寒中,我还像在晚秋的霜晨中一样,每天早晨到学校后园中读书。在那远离尘嚣之处我才有可能排除杂念。记得您曾询问我我到底打算回避什么,我当时笑而不言,现在我把这个秘密透露给你们。因为你……”她面向班长,“的盛情邀请,我在国庆节的班活动中唱着歌儿跳了一支舞。第二天我在一本书中发现了一页没有署名的信,老师你当然知道这写的是什么,是谁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