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黑蝴蝶  

2013-07-25 09:15:2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太热,穷教师装不起空调,想把小说写下去,难以支持,只好把一篇旧作拿出来抵数。我写大家会的。这是二十多年前写的。故事的主人公在二十多年后才见到我,我把这篇小说打印了给她。这也算个故事外的故事吧。全文八千多字,分四次登完。懒,没再看,也许还有错别字。没办法呀。



黑蝴蝶

 

一九八八年七月,高考前的一天。一所农村的高中。

礼堂里几百学生,正静听校长讲话。在这片静寂中,大多数心灵孕育的是怅惘、遗憾、暗泣与号哭。小部份人心灵中即使希望在膨胀,斗志正昂扬,也拌杂着或多或少的忧虑、担心、惶恐和紧张。

学生宿舍最上一层楼女寝室的窗外飞出一大片黑蝴蝶,它们忽上忽下,忽东忽西,彷徨失措,去向难定,想落下尘埃却情有不甘,便纷纷借着和畅的清劲的南风尽可能飞得高一点,有的就飞入浓绿厚密的枝叶丛中去了。

呆呆地站在礼堂门口看着这片飞扬着的黑蝴蝶的老师心绪也很乱。他饱历忧患,教书的路也快到了尽头,不只是听视不佳,思维也不如青年时敏锐流畅。现在他也弄不清到底有什么事使他心绪不宁。那一片飘忽不定的黑蝴蝶使他眼花缭乱,情思迷乱。这群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从向何而去的黑蝴蝶,正变成一大堆纷纭模糊的意象,不断地在他头脑中扩散浸润,于是他口中念念有词:“啊,黑蝴蝶,你是命运的嘲弄还是人生的拼搏?”

“老师您已经知道了?”

循声望去,他身旁站着当班长的女孩子,嘴角挂着一丝老谙人生般的神秘的微笑,刚才他差她去寻找没有来参加会议的一个女生。他的心绪回到了现实中,明白了他的不安了。

“找到她了吗?”

“那不是?”这女孩指着不甘沉沦的黑蝴蝶。“她正是这么咕哝的。”

“什么?”

“黑蝴蝶呀。她也正在慨叹命运,吟哦人生,不知是构思沉郁顿挫的诗篇,还是发泄再也封闭不住的感情。我以为您已经知道了。”

“好,你去开会吧。”不过老师马上又叫住她。“慢,你说,她到底怎么啦?”

这女生露出了不是这种年龄应有的意蕴深沉的笑容:“我不知道她现在想的是什么。不过,请老师放心,她是正常的。如果不是一首诗,就是一篇科幻小说,或许是最精彩的戏剧片断。我语言艰涩,思泉枯竭,无法表达,还是请上去看看那前所未见的景象吧。说不定老师您比我更惊奇。”

这时,那窗口又飞出一群大胆的黑蝴蝶,调皮地在轻风中温柔地飞扬。它们各自带着向往和幻想在蓝天下在阳光中舞蹈,有的肆无忌惮,有的小心翼翼,不过它们都没有能力飞上天空,却也不甘沉落泥淖,都想趁幸运的风儿抓住最后一个机会自由地翱翔,搜索最好的落点。

她为什么要制造黑蝴蝶?她用什么制造黑蝴蝶?她为什么要像宣念佛号一样宣念黑蝴蝶?是黑蝴蝶曾经给她带来幸运,还是曾和凶兆一齐展现在她的眼帘中?

她正站在寝室前的走廊上,凝神眺望着远山。她的家就在十八里路远处的山峰下。老师到过她的家,崎岖的道路,使老师踩断了自行车链条,那一天他摸黑才回学校。

她是一个初中民办教师的女儿。那两间低矮的瓦房,也许是一百五十年前的建筑。一个半世纪积累起来的烟尘,使墙壁变得那么黑;室内的幽暗弥漫着压抑沉闷的气氛,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厨房的一半,一边是煤灶,一边是柴灶。另一半,挨着柴草灶放着一张床,黑黑的帐子里的几件衣服老师认得是她穿过的。她父亲难为情地解释:“只有两间房,妹子大了只好让她们睡外边。不过,”她父亲指着门外小小的一窑红砖,“我打算另造新房。只是,小孩子要读书,学费不少,房子一时建不起来。”

在这经济不发达的内地,家长对子女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多送几句书,让他们考上学校,丢掉锄头把,吃是国家粮,住上国家房,睡上国家床。这是农家人们矻矻以求的梦想与努力。如果遍地都是就业机会,人们何必让自己的子女一年又一年地在学校里苦熬岁月?更何况民办教师不是吃国家粮的,工资是那么地低。

她父亲说:“我这孩子还只是重读第三届。她舅舅家那个村,有一个从七八年恢复高考就开始参加高考的学生,一直考到他的同班同学大学本科毕业后又回母校任教又当了他四年老师兼班主任,才考上专科,八年辛苦没白费,已经考出个名堂出来了。”

老师听了黯然无语。他难以想象,在这八年时间里,眼看着男同学一个一个当上了父亲,女同学一个一个地抱上了孩子,可他还在年复一年地听同样的老师讲同样的课程而不厌其烦,让人生的八分之一或六分之一的生命重复,就好像一张用得太久的唱片,唱针老是在同一圈滑动,放出来的乐曲总是同样的一个令人烦躁令人呕吐的短乐句,要何等坚毅的意志和忍耐才能承受这份单调,不,是伤心和凄凉。也许,只有诵经读典的佛门子弟才能体会这种没有变化的化石般的人生的滋味。

现在她呆呆地望着远山,也许正在回味这一年化石般的人生给她带来的苦恼和愧疚。听见脚步声,她费力地转过头来,露出抱歉的笑。这笑带着一种什么情绪呢?老师想了想,把它叫做遥远的凄凉。虽然学校纪律不允许学生在集体活动时有半点个人的自由,可老师决计宽恕这一贯守纪遵规的女孩子火山般爆发出来的大胆的行为。现在他需要弄明白的是黑蝴蝶,因何变幻而成,因何如此变幻。他身边的班长还是神秘地笑着,有一种洞悉人生奥妙的宽宏旷达。

对老师委婉的查询,她含笑而不答。老师推门欲入寝室的时候,她却拦阻:“女同学的寝室,这时候进去不太方便。”愈是不让人进,愈显得这事情有几分蹊跷。教师尊重了学生的意愿,却被一根无形心灵的线索牵住而不能离开。

“如果我非去开会不可,那么我们的班长就不必离开会场来找我,她还没有听过这样的会,我已经听过两三次了,料想今年也不会有什么新的话题非听不可。”她解释。

“你给别人太多的神秘,自然也激起了探究原因的意图。”

“真的吗?神秘两个字是不是用得太重了点?”

“在色彩斑斓的蝴蝶世界中,你幻想着黑蝴蝶,制造着黑蝴蝶,这不神秘蚂?难道它是一篇人生启示录,向你展示未来的成功和失败?”

她沉思地笑,这笑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又是一种遥远的宁静。老师脱口而出:“你喜欢拉远你和同学之间的距离。”

她略微点了点头两眼直直地望着远方,轻声说:“黑蝴蝶,黑蝴蝶。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