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25  

2013-07-11 08:42: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

天色渐暗,这封信的字也写得太小,看起来很费力。可是霞羽的生活思想就逐渐地在效贤心中浮起,一个完整的生动活泼的霞羽也就鲜明地站立在他的眼前。把最后一页看完,他的眼睛已经发胀了,抬起头来看远处的事物,竟然模糊一片,好一阵才逐渐地恢复正常。鸟声已静,什么地方却传来怪鸟的恐怖的叫声。蝙蝠在黑影中飞来飞去,蚊子也咬得脸痛臂痒脚肿胀。杉青念的那几句也是有的。可她为什么要把她内心的秘密交给一个被凌辱被摧折的男子呢?效贤想,无论如何,他都不值得霞羽去爱。只不过说了几句理解的话,就让她把心中最秘密的话儿全都向他倾诉,他都觉得有点儿对不起霞羽了。

可多年来的经历给了他一种不正常的心理。他突然地想起,难道这又是他人设置的一个阳谋,一个陷阱,让他甜蜜地沦落下去,然后让人揪着头发拉到台子上,再进行残酷的批斗?想到这里,效贤心里一阵阵冷。可效贤马上想,霞羽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她也决不会让人把她的名节当作诱饵被人利用。她把自己的最核心的秘密交给了他这个男人,应当是出于高度的信任。难道真的如她信中所说,她感觉到极度的孤独和极度的寂寞?难道真的像她所说,她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这样地无助,这样地弱小。一些人明里暗里说她有过不端行为,她不能解释,就像一团面,让人搓揉,是做成馒头还是面条,完全取决于人,而不能取决于她自己。

第二天她来摘茶了。效贤上午先去挖山不止,要到午前才能去过秤。他看到了霞羽,想用眼神表示感谢她对自己的信任,可是霞羽根本就不正眼瞧他一眼。可以说是目不斜视。这个高傲的女孩根本就没给效贤一个机会,好像她从来就不认识效贤这个人。好像昨天晚上所看到的那封信,根本就不是她霞羽写的,只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文学创作。

越是有意回避,效贤越是相信霞羽确实写下了那封厚厚的信。她不理效贤的原因,张效贤作出了两个判断。一,杉青所说正在准备材料斗争他这个虽已摘帽可永远无法重写历史的所谓的右派。在这个风头上,霞羽当然只能求自保。二,也许霞羽家里的人正在为她特色一个对象,她只能嫁给她家中为她选择的人,只有这个人才会是大家所公认的夫君 。她不能让其他的人看到她有半丝的不轨,这些话一旦传到那个她还不熟悉的男子耳中去,就会影响她的一生。她是不可能嫁给他张效贤的。她感情是感情,事实是事实。把想象和现实混同起来,对任何人都是没有半点好处的。

这天回到他的新家,看到对面房间里的杉青也正好洗了澡出来倒洗澡水,仍旧穿着那薄薄的无袖汗衫,没戴胸罩,当她弯下腰去时,还是可以看到她那只比一对包子稍大一些的乳头。她抬起头来时发现了效贤的眼光,却同上一次一样只不过是笑矢,没有半点儿害羞。也许其他人不可看,唯独这个男人看一眼,她允许,而且果然她还停留了一会儿,让效贤的目光继续追逐着她的身体,再嫣然一笑,回到她的房间里去了。效贤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回到房间里,点上灯。弄点煤油也不容易,摇了摇壶,煤油也不多了,今天晚上还得省着用,明天只能找推销点的人想办法了。效贤想把霞羽的信再看一遍。他并不想真的把这封信撕毁,甚至还想把这封信保存到他再也无法保存的时候。

到夜深才再次看完了信,效贤不禁感慨万分。看来霞羽也是一只漂游在浪尖的白鹅,虽说也在自由地游水,可总不能摆脱对水的依赖。真正碰上了大水,也只能退缩到岸边来。御浪要有能力,但御浪也并非易事。大鹏要借九万里的风和水才能起飞,一湾河水,即使是一只大鹏也无法施展自己的本事。效贤想,不管是一只什么样的鸟儿,也只能接受环境的约束。       效贤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他同霞羽的关系也只能到此为止,不能有新的发展,走得太近,对他效贤没有任何好处。有欲必须自我克制,有情必须自我抑制,不能做欲望的奴仆,不能为感情所驱使。为人在世要理智,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他决定放弃对霞羽的思念。文革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他相信文革结束后他还是可以重返岗位的。但目前的局面谁也控制不了,没一个人可以振臂一呼,就应者云集,于是力挽狂澜,扭转乾坤。但文革总会有一个结束的日子,到那时,重新回到那风清日丽的世界,他也就会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去。可现在,厂里没信,也许厂里也有难处吧。他真的不想再写信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谨小慎微,不出事故,活到那恢复平静的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