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22  

2013-06-28 08:42: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在蝉声里,霞羽说起了她的伤心的往事。

那是她的老师。课讲得真好,大家都爱听。好多女同学都喜欢上这个年轻的老师。可是时间久了,霞羽就觉得这个老师只不过是会说话,他所说的其实不一定都能站得住脚跟。可他真的会说,要他证明地球是方的,他一定能做到,古人就说天圆地方嘛。要他证明愚公最聪明,智叟最愚蠢,那更-容易。他说起话来滔滔如江水滚滚如飓风,无坚不摧,所向披靡,他那么雄辩,这就让很快就脱离了教师这一岗位。霞羽毕业后不久,这个老师也就转到了政界。一进政界,就成了一支四清工作队的副队长,而且,他也没有忘记过去崇敬他的霞羽,把霞羽也拉进了这支四清工作队。霞羽非常的兴奋,她知道,等着她的是当干部,是光辉的前程,无数的梦想很快就会接踵而至。

但霞羽也明白,她同这位过去的老师之间有点差距。老师叫秦聪。查一个原来的生产队长的问题时,秦聪用的是对敌斗争的手段,接连好几天秦聪让这位队长不吃不喝不睡觉。霞羽看着心都痛了,这个队长也是贫农出身呀,怎么要这么严厉呢,对待一个地主也不必这样呀。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秦聪听了,先是满脸怒容,然后转怒为笑,说:“如果是别人说的,我就要批评她右倾。只不过是你说的,那么我就听你一半。”果然,他对那个生产队长的态度放缓了些,让他吃让他喝让他睡觉。其实,霞羽也看得出来,再下去就要闹出人命来,他不变也得变。

可当时霞羽对他的这种态度却很感激,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听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的话,让她对这位老师再产生了一种敬意。终于有一天,她献出了她的初吻。

那是在河边,是仲冬天气,寒冷让人们都在家里暖和着。生产刚刚恢复,人们的肚子还不是吃得很饱的,人心像天气一样寒冷。他们在渡船上,驾船的人还没来,如果还不来,他们就会去叫。可是,两个人都没动,都想借着这样的机会再在船上坐着,就这么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这么痴痴地相互对视。没有那强劲的北风。如果那一天有强劲的北风,那么事情就会完全两个样。东边,太阳似有似无,有时在雾影中露了出来,可很快又隐入雾里。这天也确实很有几分暧昧,河上有一片轻轻的雾,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隐约。霞羽说,她那时有一种莫名的强烈的冲动。她很想做一点事,可是她也不明白她想做的是一回什么样的事。也不知一种什么原因,她突然地在秦聪脸上吻了一下。可她立刻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她低下了头,双手捂着脸,也不敢去看秦聪是什么反应。突然间,她站起身来就往岸上跑,她想去叫那船夫了。可是,船夫来了。

过了河,她一直不敢去看秦聪,这一天她都没有去看秦聪一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她忘不了这一次的冲动。

在任务即将完成时,秦聪说要找她谈话。可到了野外,秦聪突然地扑了上来。霞羽拒绝了,连忙说不不不,现在不。她现在还不想那个。秦聪很有几分失望,看着霞羽的眼神就慢慢地生出怒火来。听到这里,效贤问:“你说的就是那个对你非礼的人吗?”

霞羽看着效贤,也看着山下,好一阵才说:“不是。秦聪出卖了我,他让那个队长对我无礼。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出卖了我。他想让队长来糟蹋我。这帮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有时候真的想,在县委会里,到底有几个是真正的好人。我很多时候想,好多人其实只不过是伪君子,满口的马列主义,满肚子的男盗女娼。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外一套。”

效贤说:“你不能把一斑当成了全局。”

霞羽说:“你只不过是一只只能在池塘里游动的鸭。你经不起风浪。你不是那浪中白羽。那一天在楼上,我就有了这样的一种想法。我希望你能做浪中白羽,可是我也看得出你做不到。你敢对贺书记说,你不是右派,你一直没有承认过你是右派。你因此而挨了一巴掌,似乎你有一种天生的勇气,可是我也看得出,你只能忍受,你想不出办法来。难道你就没想过,你是由于什么暗杀的事件回来的,现在这一案件虽说还没有水落石出,可是没人能证明你是同这件事有关的。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要求回到厂里去?你做不了浪中白羽,你只能忍受苦难,可是你不能驾御时势。你永远也成不了英雄。只有能够驾御时势的才可成为英雄。才会是急浪中的白羽,你不行。”她拿出一个军用水壶来,喝了一口,正想喝第二口,突然地把水壶递给效贤,让效贤也喝一口,效贤犹豫,霞羽说:“我说了,你不行,你最缺乏的就是勇气。我让你喝 会有人敢说什么吗?”效贤喝了一口,就递给霞羽,就这样各喝一口相互传递。

突然传来一句笑声。两大大惊。看时,是杉青。杉青说:“我也要喝呀。”她从树阴中走了出来,向他们两个走来。霞羽正要把水壶拿给杉青,突然又停住了,她已经看到杉青也带了水壶。再看山下,已经有人走了上来。所有的一切表演都得结束了。

等人们快靠近时,霞羽说:“张效贤,你说,这白夹泥土到底能不能长树?”

突然转换了话题,效贤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就回答说:“要看是什么树。像松树,种到这里就不那么合适。你看这一片自然的松树就那么多。松树爱阳,杉树开始长出的时候却爱阴。”

有人已经近了,大声说:万物生长靠太阳,你这句话有点不对呀。“

效贤站了起来,说:“杉树早期爱阴,长大了就爱阳。要看什么时候。就像林场里的杉树苗,还打着阴棚呢。太阳太厉害了,杉树苗就会晒死呢,不信你去问林场里的人。”

另一个人说:“我就是林场里的,真的是这样。只不过你不说我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呢。

效贤只能回到他的岗位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