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20  

2013-06-21 08:39:3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

 

古代有很多话,再过一千年也还是人间的真理。例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句就很适合于张效贤的情况。张效贤没到那破庙去歇宿,这事没人管,其他人也在家里歇,根本就不知道张效贤也在“家”里歇,不知道当然不会管。有几个在破庙里歇,可是同张效贤并非同处一室,也不知道张效贤在“家”里歇,同样也不会爱。谢场长知道这件事,也懒得管。想管的是大队干部,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党员,没吃那碗饭就不管那些事。而且他即使吃了那碗饭,也不见得也会管那些事。想管的只有那么几个人,这几个人又不喜欢到处走动,晚上坐在家里,一把蒲扇在手,从容地摇着,桌子上放着一只酒杯,从容地喝着,一碟花生米,供销社的推销点送来的,从容地嚼着。在当时这种生活就像神仙,他们会黑行夜走,像一个小偷那么辛苦吗,当然不会。

可世上有很多事总是出于非常,这非常就是非常之情非常之理。这一天布丁书记就黑行夜走。他又是书记了。仁务被免去了职务。更让仁务伤心的,不只是没当这个书记了,还要留党察看。这就是说,他连支委也算不上一个,在支部里他连说话的资格也没有,通过什么决议连举手的权利也没有了。倒得这么惨,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可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他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是哪一着棋动错了。搞吊打的是贺步青,他从来没有发出指示要贺步青那么干。甚至连贺步青那么干他也可以说不知道。可看着贺步青那高大的身材,那厉害的拳头,他就知道不能把责任全归到贺步青身上去,他只能一个人独自吞饮着这杯自己酿成的苦酒。仁务正坐在家里想事,没想到新上任的布丁却来了。仁务很厌恶布丁这个人这么做。布丁会出阴招,可说是毫不费力地轻轻一掌就把他张仁务击倒了,可这布丁却还要到他家来拉近乎。他想关门不见,可不见也不行,支部书记来了,能不见吗?而且还得把最好的酒拿出来招待。这一回仁务可舍不得这几杯酒了。以后没人给他送酒来,甚至请人煮酒也难了。他只能咬着牙陪着布丁,还得说几句表示感谢的话。

就在布丁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了霞羽。他断定那是霞羽。那身材明显地是一个女的,走路也像是霞羽,时当半夜,一个女孩独自一个走黑路,也只有霞羽才有这么大的胆,去的方向也是霞羽的家。可霞羽应当在大队部的隔壁守夜呀。那么是谁在守夜?难道没人守?布丁走近那扇门,轻轻地一推,里面上了闩,这当然只有一个表示:里面有人。可这里面的人绝对不是霞羽。也许是另外两个女孩。布丁做事很谨慎,他不会叫门,他不想犯这样的错误,好多当上了领导的就是倒在这一点上。不管是什么女人,吹熄了灯都一样的。你说她年轻漂亮,可那也不过是把来看。要看白天都可以看,要那个则不在于她好看不好看。可霞羽不到这里面歇息,却要走回家去,是什么缘故,布丁还没想清楚。第二天一早他就到大队部来,他想那守夜的两个女孩总起得迟,可以看明白是哪两个。可是他看到的是门上一把锁,那两个守夜的早就走了。可说是天还没亮就走了。这就不那么像女孩的所作所为。布丁就开动了他那思想的机器,研究起这个问题。但他也只不过是不露声色。他这个人比仁务强在哪?就强在这。仁务说:抓人凭什么?就凭我这五瓜虎。布丁就不会说这样的话。可布丁却还想不到睡在里面的是张效贤。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所以他的目光也就没有放到张效贤身上去。张效贤那当然也不知布丁书记心里藏着什么,从他身上是看不出任何迹象来的。

可布丁却有这么一个想法,不管是谁,如果这事同张效贤有点关系,那就可以成为斗争会的材料。布丁并不想把这个右派留到本大队,这对他王布丁没有任何好处,万一有朝一日张效贤真的被他的厂里要回去了,他再也没法同张效贤说上一句话儿。可是如果抓不到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他这个书记也就显得无能。他要让张效贤看得出他王布丁是何等样的人物,让张布丁产生一点怕惧,然后他先擒后纵,再对张效贤施一点恩惠,让张效贤对产生一点感激。唱红面的是他,唱黑面的也还是他。当书记就要点这样的本事。要有三板斧,也要有三碗面汤,吓得人死也哄得人活。即使这件事同张效贤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也想把这件事同张效贤拉扯上来。他瞧不起仁务,张仁务只会蛮干,而且张仁务做什么都是自己出面,不会躲在别人背后。本来很多事情可以让那个没有脑壳的贺步青来做,自己完全可以躲到后面当军师,可张仁务不晓得这么做,仁务倒台是必然之事。他王布丁不会像张仁务一样弄得个身败名裂。

张效贤已经成了布丁书记砧板上的菜,什么时候动刀,只要五荤葱蒜准备充足了,王布丁就要揭开锅子开始烹饪了。仁务做什么事,霞羽是看得出来的,可布丁做什么事情,霞羽是完全看不出来的。世上最难防的本来就是这种人。

这幕戏演不演得好,就看贺步青如何进入角色了。

奉布丁书记之命,贺步青也就来茶场勤密了些。可贺步青一来,张效贤的警惕马上就提到了极端,贺步青把他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到最紧,张效贤也把他防身自卫的弦绷到了最紧。这是一场想批斗与防批斗的较量。什么时候拉开帷幕,双方都还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