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19  

2013-06-20 09:09: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

 

效贤以为两个女孩睡的床铺一定很柔软很舒适,甚至还会有一点香味。开了锁,站在门口,他还用力闻了闻,可是他闻到的似乎只是一股霉湿的气味。这里面的东西似乎从来没有人晒过,甚至似乎也没人洗过。摸了摸了被子,也似乎润润的,好像五十年没有见过太阳似的。他真的想退出去,回复那两个女孩,我无法接受你们的请托。可言而无信的事,效贤从来没有做过,他无法再违弃自己的承诺,正如上了火车就不能说:停一停,我不想走了,我要下去!他现在也只能任凭这辆人生的车开着走了,他不能中途下车。女孩都能睡,他一个大男人还睡不下吗。

可没想到,女孩能睡的地方他这个大男人却睡不下。刚睡下,身上就痒痒的,似乎有些很细微的动物爬到了他的身上,叮咬着他,用手摸着,却没摸到这是什么。可没多久却可以触摸到皮肤上的肿块。大约是螨虫吧。这种虫子是摸不着的。效贤真的后悔了,没想到女孩能睡的地方是这么一种地方。也许她们之前另有人睡过,如果经常是她们睡的地方,她们一定会把这个地方弄得好好的。谁不愿意把自己的窝布置得好一些。唉,反正只一晚,也就算了。明天即使她们两个愿意拿陪睡作为条件,他也不愿意接受这种优待了。

夜晚静静的,边门外马路上也没了过往的车子。青蛙声可以听到,但远远的,听不真切。也没人经过。在这个出过暗杀事件的地方,晚上是不会有人来的。出暗杀事件的那个李求平睡的地方就在对面,相隔一条公路,现在那儿再也没人睡了,那个李求平据说已经回到了家里,再也没到茶场来吃饭。那什么植物激素九二零是不是还在做,效贤就不知道了。

没人。那一张字条也许只不过是为了糊弄他一回,她是不会来的。夜深人静,一男一妇独处一室,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即使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人言可畏,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她是不会来的。她也不会献出她的身子的。效贤只能现实地看问题。于是没有多久,他就真的睡着了。

可他突然地惊醒了。是什么原因让他醒不来,几十年后他也不清楚。他没有听到脚步声。可他却自动地醒来了,这时他才想起,门没关,既然她没来也不可能来,这门不关是不行的。万一真的有人想行窃,或者怀着好奇的心理想做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呢。于是他起床来到门边,正想把门关上时,他想先开门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会来到。

可刚开门,他就看到真的有个人正向这儿走来,看不清楚是谁,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影子。他正想把门关上时,他突然知道那真的就是霞羽。这个女孩真的想同他说几句话了。可说到什么时候呢?不是真的只想说几句话而不会做其他逾越常规的事吗?

真的是她,她轻脚轻步地进了门,转身就把门关上。可以听得见她的心跳,她的呼吸很粗重,鼻孔冒出来扔热气喷在效贤脸上。虽说已经入夏,可晚上终究是凉快的。可人却是这么地热。

效贤站着,以为她会投入自己的怀抱。可是没有。她站着,轻轻地说:“你不要碰我。”

效贤也轻轻地说:“这就怪了,在大队部放电影的时候,那么多人,你敢让我碰了,让我把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摸个饱,也不怕我把你的小奶头抓碎。”霞羽却说:“少废话。现在我能让你这么做吗?如果现在我也让你这么做,我就会失去了控制,也就会失去了女人的一切,就会把女孩身上最珍贵的交给你,让你玩个痛快,可是后果却只能由我自己来负担吗。你不能碰我。”效贤说:“如果我也失去了控制呢?如果我也不能自抑呢?”霞羽说:“你会的。正因为你会,所以我选择了你。”

两个人说着,可以说是耳对耳的说话。即使有人紧贴着门,也不会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可是两个人仍旧站着,并没有坐到床上去。还是效贤主动提出:“坐到床边吧,老站着,累。”

于是效贤感到她移动了身子,效贤也跟着移动。不小心碰到了她,效贤急忙避开。霞羽也不再说什么。坐下了,效贤问:“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快一点儿,门外会有人的。”

霞羽仍旧对着他的耳朵说:“这好像是几年前的那个晚上。只不过那一个晚上我是反抗,我叫了起来。事情发生得那么快,他站了起来,厉声说:‘你也想对我玩这一手!不行。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我是不吃你这一套的!’天呀,是他走进了我的房间,是他强迫着要我做那种事,我只不过是不愿意接受他的抚摸,我只不过是不愿意脱下自己的衣服。结果是他把我骂了一顿。你说,我还能说什么。我连骂他的勇气也没有了。”霞羽哭了。效贤感觉得到她的眼泪滴落在自己的手上。

效贤轻声地说:“是的,我想一定是这样的。我猜对了。”

“就你这句话,让我相信你。一直到现在,很多人都以为那一回我逾越了界限,做了一件不规矩的事。可王桂仙,是这个四清队里的另一个女孩,就我们两个。她对我笑笑,这种笑容我真不好怎么形容,也许是她的悔恨,也许是他对我的一种表示。可是我知道她什么也不能说。可是,她现在在天上,我却几乎是在地狱。记得那一回我们在那临水的楼上吗?那一回我就想对你说这件事了。那天回来,大家挑着担子,还没出街口,我就看到了王桂仙,她把着她的孩子,对着我看了一眼,这一眼不知是怜惜还是鄙视,我真不好怎么说。她分配了工作,她没有做出出格的事。可是我知道,我们的四清工作队队长是先到她那儿去的。。就那么一回,我和她的命运就决定了。”

效贤说:“不要后悔。你没有做错事。这样的事发生过多少次。我也听说过一些。你做对了。你会得到补偿的。”

她又哭了,伸出手来放到效贤的手中,效贤也轻轻捏着她的手,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他的那个玩意儿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效贤感到霞羽正在向他靠拢。可是效贤马上想到,霞羽已经失去控制,就把手拉了出来。霞羽似乎清醒了过来,轻声地说:“对不起,我也控制不了自己了。我差点儿要那个了。”她站了起来,效贤也站了起来。她轻轻地抱了抱效贤,效贤也就拍了拍霞羽的背,松开了,霞羽也就迅速地融进了黑暗。

闩上了门,效贤还在回味。如果他想做,生米也就煮成了熟饭。也许在他这一世中,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可效贤马上就想,他做得对。他应当这么做。他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做一个规矩人,哪怕是在没人看到的时候与地方。如果在这样的时候也能自抑,也就不会犯错误了。他想起那急浪中游动得轻松自如的鸭子,也是有所不为才能做到轻松自如。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