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12  

2013-05-24 09:25:1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人处于一种经常受凌辱受折磨的状态,就容易受惊,像一只流浪的狗,看见人都想逃。效贤也正是这样一种状态。可他大胆一看,来的人却就是杨昭,正是他想要见的人。如果雨小一点,他早就走了。杨昭看见了效贤,却也没说话,他也不想大声宣扬他请来了客人。他也是一个处境不利的底层分子。进了杨昭的家,杨昭的女人这才泡茶给客人,却也还是不愿意说一句话,她关心的也就是她的儿子,这时正睡着,只不过已经不再睡摇篮了,睡在床上。她也到里屋去坐下,一双耳朵却用心地听着外边两个人所说的话。如果听到了她不想听见的和衣而卧,她是马上会冲出来的。

杨昭说:“到你那儿说话太不方便。可是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就快点。”

“你说毛和两木真的是同一条心吗?”

“这题目太大了,我真的不想说这样的事。君臣不和是几千年的故事,我想现在这两个人也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他们两个仍旧在蜜月期吗?”

“你发现了什么?”

“唉,我哪能有什么内部消息呀。连看份报也难。不过我想,恐怕不那么一致吧,一个想恢复经济,一个还想把文革推进下去。一个要靠岸,一个只擂鼓。”

“说这些对你我都没好处,还是什么也不说吧。说点儿现实的问题。”

“你同原单位有联系吗?我想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想办法回到原来的单位去。”

“是这么想,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厂里没有生产,他们也许还不急于让我回去。”

“听说你们大队派人去抓希贤,碰了一个大钉子。有这回事吗?”

“希贤和我不同,他平安过了反右,当然有人保他。而且他是报馆的编辑,天天要上班的,少了一个也不行。我的情况不同,虽有人说话,可是声音不大,说了也等于没说。刮十二级台风的时候,也还是一样站到那支大队伍里去,接受集体批斗。被人牵来牵去,就像牵狗一样。”

“事在人为,我想你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件事。一定要跳出这虎穴龙潭。”

“成败由天,我的能为也只有这么一点。”

效贤没想到杨昭同他讨论的只是这么一件事,真是极度失望。他以为杨昭有重大报导呢。于是就起身,他想走了,此地不宜久留。他总感到背上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在压着他,让他举步维艰。

雨声继续,只不过小了点儿。远处的山已经看得见了,天和地的界线也可分得清了。效贤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出了角门,就要走入雨中,可杨昭站在角门内说:“再等一分钟行吗?”效贤说:“形势就不必说了,我信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老鼠不必去管猫儿们开了什么会,决定了什么事。大王二王和不和,也不关我事。反正猫是要吃老鼠的,来了就躲,抓住了就只能让猫吃,你还有躲闪的余地吗?我想,你也不是为了这件事叫我来的,可是你又变了卦,不想说了,我也就不陪了。”

杨昭说:“有句话我也不想说了,原来我是想约你逃到新疆去。周志湘你是认识的,他也划了右,可是他逃到了新疆,在那儿混得很好,还进了一所高中教语文,他原来在我们这个县里只不过是教小学的呀。我想,我们到了那里会发挥作用。在这个鬼地方,我们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可天生我材必有用,只是我们没有勇气和胆量去拼搏去寻觅。难道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们的乐土吗?”

“可是刚才你怎么又不想说了?”

“刚才我送你出来的时候,她还嘱咐了我,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能抛下她们母子不管吗?那也是我一时冲动。不去了,就在这蒸笼里等着吧,我有责任保护好他们母子两个,让他们也过着人一样的生活。我不能让他们永远做狗做牛,不能让他们永世都欺压。你看,这雨下得这么大,可是,不管雨下得多大,它总是有不再下的时候。也许再过几年,还能活着,也许再过几年,还能回到国家的工作岗位上去。也许再过几年,也还有我们扬眉吐气的日子。我就不相信,这不公道的事情会永远地继续下去。我想,历史总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等着吧,据说老毛说过一句话:右派中间有人才,改造好了还是国家的栋梁。也许他不会忘记我们的。”

杨昭说:“多少凌辱,多次批斗,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也看到了几个想不通死去了。有一个也在外边做瓦,可有一天,收了工钱,买了一瓶酒,痛饮一番,放声高歌,听得我们心里都发麻,然后放声大哭,哭得我们心里都发酸,然后他就说要跳河去,甩了酒瓶就走。几个农大哥拖住了他,整个通宵都轮流守着他。这才让他活了下来。这些农大哥对他说:‘想开点,国家还会要你们的。农民也没对你们怎么样呀。我们都把你看作自己人。还有比你更苦的呀,家破人亡的也有呢。他们都受得了,你挣了这么多钱还受不了?你说死了没个妻子疼你,没个儿子哭你,可是你还有爷娘呀。’真叫语重心长。”

杨昭看着逐渐透明的天,似在沉思,效也不好打断他的思想。杨昭又接着说:“我不好说什么,只在一旁听着。我很感谢他们,他们一直不把我当外人。是呀,我们等着。等着。等到那一天吧。听说你们大队要斗你,想开点,活下去!”

效贤只说了声谢谢。杨昭是经常挨斗的,他真正在屈辱中过日子,效贤想到这儿,那当然也更没话可说,于是也没握手,点点头,效贤就走到雨中。

没走多远,他就看到了有人跟着他。他知道那是霞羽。那蓑衣上有一处是补过了的,效贤已经认得出来了。

雨后的山更绿了,似乎也更近了,那浓重的绿似乎伸手可及,可捧可掬,空气是那么清新,没有半点尘埃,只有在农村才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才能闻到这么清新的空气。这时,效贤真有点心旷神怡,可将要来的斗争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会?会像土改中斗地主一样把人打得皮破血流吗?效贤心里总有几分恐惧,看到美丽景色时突然浮游在心中的愉悦片刻间就化为乌有。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