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11  

2013-05-23 07:47:2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

张效贤想看一看一直跟着他的到底是个什么人。他总觉得他的行动正在受到监视,可这监视者是何等人物呢?会不会是那个据说武术不错的贺永青呢?那是一条狗!效贤在心里骂着。他想看个究竟。没想到这个跟踪者正从那大大的雨斗笠下伸出头来,不是别人,就是告诉他杨昭要见他的那个霞羽。这个女人,脚踏两只船,这一下才露出了真面目!可效贤马上想,如果霞羽只是监视,又何必暴露自己呢?从头到尾都在暗处那不更好吗?平时她是那么可爱,效贤不忍对她从坏处着想,可是,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雨,她一直跟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效贤站着。如果她是监视者,她可能不好意思走到他效贤的面前来。可霞羽走到效贤面前了,说:“你忘记了杨昭的家?”问得很自然,一点做作也看不出来。效贤就说:“想事了,忘记转弯了。”霞羽好像不那么相信这个答复,可也不好戳穿这一谎言。

穿过一条小巷,走上一条石板路,因为是弄子风,所以风更大。顶风前进,所以效贤走得很慢,霞羽也极其小心,两个人就距离很近。效贤问:“你总喜欢跟我说话,可是有人把我看作毒草,外表可能好看,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毒蘑菇,难道你不怕采这个毒蘑菇吗?”

可效贤马上想到这句话说错了,容易引起误会,就站住,回过头来看霞羽的反应。他马上看到霞羽羞红着脸,两个人一时都没动,就你望着他,她望着你。过了一会儿霞羽才说:“我也没打算采你这株毒蘑菇。你不要东想西想。”效贤马上说:“东想西想的不是我,是你自己。我是说,我这个人,大家都只想离得远远的,你却不怕,现在就离我很近。难道你不怕别人说三道四?”霞羽马上说:“我行得正,坐得稳,我怕别人说什么?”

“那么,你接受了监视的任务,是大队部派你来的?”

霞羽叹息一声说:“一片好心,却被你当成了牛肝肺,你这人真右,没划错。”

“我从来就没说政府划错了呀?”

“没说?你哪一次承认划对了?你以为我听不出你说的意思?”

轮到效贤叹气了,说:“对,我一直没承认,也一直申诉。算了,不说这些了。走吧。你到你姐姐家去,我到杨昭家去。我们是偶然走到一起的。”于是快步行走。

效贤很想知道杨昭要他来此的原因。可是这时却只有杨昭的老婆在家,他本人却出去了,也不知他出去的原因是什么。效贤问他老婆:“你们今年怎么没有出去打工?”女人说:“你看,小孩才这么大,我一个人在家照顾得了吗?”可效贤不相信这句话,可是也不想发表自己的意见。效贤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话可说,在一个女人面前他总觉得有点不自在,他还不习惯同女人打交道。想找句说,却不知道对女人说什么话为好。他的神态就很尴尬,于是起身告辞。这女人却也不甚留,也不起身送客,好像这个客人不是她请来的,所以她也就没有留各的责任。这么说来,杨昭没有同女人商量就请效贤来作客,这当然就不可能有什么招待,效贤走得口渴了,连碗泡茶也没有。看着那黑乎乎的茶碗,效贤也不想自己去筛碗现茶喝。

杨昭的家不从大门出入,只从角门出进,一进来就是一个天井,天井里沤着的是沟粪,雨水如注,满天井的黑水正向外宣泄,不时地有黑水溢到天井岸边来。因为雨正大,所以效贤也就拿着伞站在天井边,等雨小些再走。杨昭的女人也在屋里没有出来,效贤想,可能晚上这个女人可能还会斥责杨昭:你自己背着比石龛还重的帽子,却还要叫这么一个人到家里来,找死呀!想象这女人说话的姿态,效贤自己也笑了。这时雨正下得凶,哗啦啦的雨季声如雷似鼓,声势吓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止,他就站到角门边去,看那田野中,正是一片汪洋,天灰地白,天和地早就连成了一片,选择这样的天气出行真是撞鬼。只不过也没几个人知道他到了什么地方,可是他也不能向大队解释他到了什么地方。霞羽不知走了没有。效贤真的想在回去的时候能同霞羽一起走,也能说上几句话儿。

正站着呢,霞羽从另一扇门过来了,看到效贤就站在角门边,便问:“没在家?”效贤点头。霞羽说:“我帮你去问问,他要去的人家也不多,只有一两家。”效贤说:“你一去问就当了宣传员,让好多的人都知道他请来了一个客,让人们也知道我张效贤这株毒蘑菇到处放毒。”

霞羽便说:“你把自己看成毒蘑菇,不对。一,你没毒蘑菇那么鲜艳,你的颜色暗淡,灰溜溜的,很不起眼,你还以为你颜色鲜艳呢。把自己看高了吧。二,你没毒。有人说有毒,我看就没毒。如果你自己都把自己看成有毒的了,自暴自弃,你这一辈子也就完了。”

效贤看着霞羽,对这番话很是佩服。可这一看,让霞羽也不自在了,脸也红了,轻声说:“不要这么老是看着我,让人不好意思呀。”

“女孩不喜欢让人看?假若男孩们都不看你一眼,做个女孩多没意思。”

“你不要死死地看呀,叫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的。”

“看有什么要紧,我还想到你脸上咬一口呢。”

“你敢?你找死呀?”她目光躲闪,放低声音,“大白天的,你也……”

效贤也放低声音说:“那么晚上就行了?”

“死不正经的,我不理你了。”正说着,只听到雨打在伞上的声音,噼噼啪啪,有人来了。是什么人?这个人听到了他们两个说的话了吗?霞羽连忙到里边去,还拉了一下效贤的手。可效贤不想跟她跟得太紧,迟疑了片刻。可这时那个人已经到了门外,让效贤想躲也来不及了。大斗笠大蓑衣,也看不清这是一个什么人。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