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9  

2013-05-16 07:56: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早晨,南风微微,太阳也还没露面,鸟儿叫得正欢,谢场长正想叫大家都去出早工,张效贤也正在犹豫该不该现在就请假,还是等到了工地没旁人在的时候再请假,突然看到有人来了。干部模样,右很多还赖在床上,这个干部却已经从家里来到了这儿,一定有事,也许就同那仍旧睡着没起床的慕贤有关。效贤正猜测这是何人,谢场长马上就忘记了出工的事,就问来人:“布丁书记,那个张慕贤怎么处理?”效贤问旁人,这才知道这是原来的书记,后来张仁务把他挤开了,夺了位。一听效贤就心动。他马上就站到布丁书记的面前。

布丁问:“谢场长,那张慕贤的事我也不清楚。听说他是什么暗杀集团的人,十几个人管得紧紧的,也还轮不到你来管,怎么劳你也管起这事来了?”

“我想了一夜也没想明白,怎么把人交到我这儿来了,昨天晚上关到这里,跟他睡。”谢场长指着效贤。

“我没见过,他是谁?”布丁问。

还没等场长介绍,效贤就主动自我介绍:“我是张效贤,早几天还在长沙,现在不知什么事,说同什么暗杀事件有关,拉了回来。这些天我也不知道暗杀集团是回什么事,一直没人来问。罪名大,回来了却不闻不问,我同这事有关,就得问个明白,也好还我一身清白。同我不相干,就该把我放回去,也不能就把我的工作户口全都吊销。现在我是上不着天,下不巴地,大队不闻不问,我也不明不白。我正想到县里去反映呢。”

“你向县里去反映?你还想告状?”

“书记言重了,这不叫告状。我有一份工作,户口也在省城,拉了回来,也该讲个名目,是杀是剐也得有个理由。现在我也没看到什么处理的书面文件,也没个正式的口头通知,就让我到生产队劳动,这样的事我不问个明白,也太傻了。”

“喔,原来如此。不过我劝你一句,现在去县里恐怕还不到时机,你是个读书人,我也不想多说道理。要说道理恐怕我也说不过你。到时候再说这件事吧。至于你同这个暗杀集团有没有关系,我想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布丁书记说得很慢,可吐字却很清楚,同贺步青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人。一个如火爆,一个如细流。可火爆过了有无歹心,细流之后有无恶意,张效贤现在也都还不明白。。

布丁书记走了,走得很慢,很从容。他为什么到这儿来,谁也弄不清楚。说是想过问张慕贤的事,可他根本就没去看上一眼,也没问半句有关情况。大家也出工了,效贤预备的大动作却也取消了。他觉得似乎已经没有了必要。为人在世,处于最低微的地位,头顶上谁都可以在他头上拉屎拉尿,可是,他想,也还是有人可供利用。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什么办法可以不战?一定靠强大的势力吗?如果全靠着强大的军事势力,则小国根本无法求活。可是小国也有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靠的就是利用矛盾,自己只轻轻数语,就可坐收渔利。

这天收工以后,他看着其他的人都回家种自留地,他马上也开始了新的行动方针,到原来住的那户人家去,问队长:“你家的自留地要做些什么事,我来帮上一把。”队长听到了,推辞了几句,可松青却说:“爸爸你要杉青一个人去挖那块坡上的土,那还不如叫效贤也去帮个忙。也许今天下午就挖得完。”谁是杉青?一看,她正对着效贤笑呢,原来就是给松青送煨红薯的,也就是曾经同霞羽走在一起说话的。见过多次了,却还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效贤也对她一笑,开了门拿了钯头就同杉青一起走,没多久也就到了,也就挖起来,也说几句不咸不淡的话。效贤用小手帕擦汗,杉青却用放在肩上的毛巾擦汗。一个擦汗像丫头,另一个擦汗像大汉。隔壁地里也正在挖土的楚青就大声说:“你们两个正好相反,效贤擦汗像林黛玉,,杉青擦汗像沙和尚。”杉青也大声说:“楚棒子,我擦汗像个正式的农民,效贤擦汗还像个知识分子。”效贤却说:“那么我们换一下,我用一条新的小手帕换你的大毛巾。”他放下钯头,从裤袋里拿出一条新的小手帕,还是花的呢。当然是从省城买回来的,还没用呢。准备这条脏了再用新的。

杉青一看,不做声,却看着这条新的手帕,似乎有点喜爱。楚青忙说:“效贤,给我,我去送给我妹妹。”杉青却说:“给我不一样。”就伸出手来,效贤走动一步,把这条新手帕给了杉青,还问:“怎么叫你沙和尚?”杉看着那边的楚青说:“呸,你还要这么乱叫,我要把你的衣服弄脏!”楚青做出躲闪的样子说:“是,我记错了,明明是杉青,我记成了沙和尚。下次一定只叫沙和,不,只叫杉青。”效贤马上明白了,这是谐音的缘故。

吃饭要人陪,做工要一对。两个男人在一起做工,要快得多,如果一男一女在一起做工,那就更快,男的要逞英雄,女的不甘落后。不只是他们两个做得快,连楚青也做得比以前快多了。天还没黑,效贤和杉青把地挖完了,平整了土地,还打了窖眼,就等着种花生了。回到家里,队长还有几分不信,可是效贤不是一个说谎话的人,看了看,也只得相信。于是队长等着松青回来吃饭,效贤也就去擦洗一番。用的却是杉青的毛巾,队长一看,杉青马上就说:借给他用一下。杉青正想把小手帕也掏出来,可是她犹豫了一下,效贤也轻轻摇头,只是老队长没看见他们两个的动作,忙于家事。

因到茶场不远,而且这个时候到茶场去,一个人孤孤零零的,那还不如坐在这儿,也有人说话。才坐不久,楚青端着饭碗过来,陪着效贤说话,问些天下大势,效贤也检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说了一番,便转换题目,说到了古代的事,于是大谈历史。虽说张效贤本是学工科的,可是他对历史也知道很多,父亲是个教书的,藏书也多,效贤这方面的书当然读得不少,杉青一边吃饭,一边听着,不时地看着效贤,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是质疑还是惊讶。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些人,都吃过了饭,一起来听效贤说些省城里的见闻,古代的史实,外国的风景,还说些氮磷钾水肥土的知识。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月亮高了,效贤才回到茶场去,这个时候也还有几个没回茶场的,门还开着呢。

睡下了,却突然想起,这一天什么都平安。那暗杀集团的事怎么总没人提起?管它呢,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为人在世,最好只管今天的事,想明天想得太多,只会让头发白得快些。

刚入睡,似乎听到有人在窗外叫他。醒来了,一看,真的有人,认识的。大惊,他怎么夤夜至此?他怎么知道效贤的住处?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