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浪羽记4  

2013-04-26 08:22: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第一天的考验顺利通过,但那什么暗杀集团的事他仍旧莫名其妙,居然说同他有关,还因此而把他从省城抓回来,让他失去了宝贵的工作,可回来了,却根本没提及这件事,这就让张效贤非常纳闷。过年回来本意是想物色一个女子以成百年之好,没想到好事做塌了,名副其实的弄巧反拙。可现在后悔的时间都没有,只担心还会有什么样的名堂让他深深地陷入苦海,永世不能超度。晚餐无非是把几粒米变成了熟饭,菜也无心炊煮,也没什么菜可进锅。烧点水洗了脚,就睡到了床上,听到有人敲门,大惊,几乎是从床上滚下来,一只脚穿着鞋,另一只脚匆忙中找不到鞋,也就赤着脚来开门,一定是抓他的人到了,也许会施用酷刑,也许会大行杀戮。人到此本已难说还是人,比奴隶还不如。到印度去当贱民,那些高贵者碰都不敢碰。可在中国当“敌人:,比做狗还不如。打死一条狗,还有人说三道四,打死一个阶级敌人,居然还是功劳,杀无辜竟可为功,这是什么样的时代呀,想到这里,张效贤开门时手都发抖。开了门,一时看不清外面站着的是什么人。天气还冷,他仍在颤抖着。

外面的人把手电照亮,这时张效贤才看清了人,这是这个生产队的队长。从相貌看像个善实人,可知人知面不知心,晚上登门存的什么心,张效贤怎么想也不会明白。他的脚固然麻木了,可他的心也同样地麻木了。一个人在茫茫的旷野,黑得看不见五指,脚下是悬崖或者是深渊,都不知道,唯一的办法是不动。现在张效贤也正是这个样子,他不知道他面临的是什么性质的灾殃,或者说他不知会遇到怎样严重的祸难,唯一的对待方式,是既来之则安之,管他是生是死,都别无选择。从来不爱多言,没想到少说话也成了罪状:一定是对党和政府不满,不然为什么这么不爱说话!就凭着这一条,他也非右不可!

“吓着你了,也难怪,给了一个天大的罪名把你抓了回来。其实不会有什么事。有人就想把你们都抓回来。看着你们在外边生活得那么好……哎呀,快到被窝里坐着,衣都没穿,晚上还冷得很呢。我问你,受得了吗?吃得消吗?”队长说着,揭开菜锅看了看,再问:“什么菜?你好像没什么菜下锅,是吗?”他又回到门外,拿进来一大把菜,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些菜是挺艰贵的。“会炒菜吗?这就没人能帮你的忙了,要学会这些事。你睡吧,大约也腰酸背痛了。好好休息,睡吧。”他出去了。

从头至尾都是队长说话,张效贤什么话也没说,即使有话也因为激动而说不出,可眼泪流了出来。他以为当农民的一个个都会是凶神恶煞,搞农民运动真的就是痞子运动。可这一天,做工时的几个伙伴,一个个都是善实的人,全无痞气痞习。世上最正派人大约也就是这些农民了。纯朴的古风只能存之于农,能回到这儿,避开了那可怕的武斗,再也看不到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何尝非福呀。想到这些,他睡意全消,辗转反侧,好久不能成眠。半夜之后才朦胧睡去。醒来时,记得要出早工,慌忙下床,赤着一双脚就到外面张望,看着别人背着钯头出去,他也跟着走。去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到了才知道不是下田,是去挖土,是修理地球,倒也不是移山不止。记工员看到了他,就问:“你也出早工,饭呢?”效贤说:“现饭,有时间热一下再吃,没时间就吃个饭团。”这么一说,听到的人全都笑了。效贤注意到他不远处的一个姑娘笑得最响亮,效贤看了一眼,这姑娘马上停止了笑声,不过也看了效贤一眼,就低下头去做她的事。

其实吃饭时间很长,完全可以炒熟再吃,甚至可以把饭煮熟,可效贤吃的是冷饭,又没自留地可做,于是花了很长的时间等待着出工,看着太阳越来越高,这才听到出工的哨声,但到出工时,队长却又叫住他,说,不用出工了,大队干部会找他的。效贤脸色顿变,他也感到全身发冷,这位队长笑了,说:“急什么,是好事。你又不是地主恶霸,一个学生出身的人,有什么可怕的。”说完,吹着哨子走了,他则站在门前等着大队干部的到临。可这大队干部却迟迟未来,这就让他心上心下,不知又是一场什么祸。心里总是在想,当这二等公民,真是人不如狗,看着一条白狗自由自在地到处走动,可自己却时时事事受人牵制,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尽管循规蹈矩,却总会踩到边线上说犯了规。快活说你不思悔改,忧愁说你不满现实。只有错没有做对了的事。一个头转到这边转那边,一双眼看了这儿看那儿,可是没有发现大队干部的影儿,工分却做不成,这是会影响收入的呀。

正想到田间去问队长,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就出现了把他从省城里抓回来的那个大汉,一看到这个大汉,张效贤的心一下子就冷到了冰点。这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以抓人为乐,与人斗争,其乐无穷,这种哲学让张效贤心为之停跳,血为这不流。同他打交道绝对没有好事。

可这一回这条大汉却面带笑容。张效贤已经知道这个人姓贺,于是就叫了一声贺书记,这贺书记说:“调你到茶场去,现在就去上工。”

张效贤问:“吃饭的事怎么办?”

这条大汉马上说:“吃现成的,你也用不着自己办饭吃了。你没有种蔬菜,也还没划给你自留地。就到茶场吃现成的,这件事不就解决了吗。”张效贤愣了,难道有这样的好事吗?

“快打被包呀,还站着做什么?”大汉这时说话一点温柔也没有,那种粗暴的说话方式,就像是在驱使一个奴隶,这就刺伤了张效贤,可是,再粗暴他也得忍受,他现在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二等公民,或者说,他根本算不上是中国公民。能让他保留性命还处不断地感谢党,谢不杀杀之恩,可他自己却觉得他从来没有做过半丝半点对不起党的事,如果说实在话,只能说是党对不起他张效贤。张效贤为了国家从不吝惜自己的一切,可是得到的却只是一顶帽子。这么沉重的帽子谁也不想戴。

“快点呀,这个张博亚,怎么话也不说清楚,让你早一点把这些事做好呀。”大汉来得这么迟,可是性子却这么急。

但张效贤打被包的速度却还是很快的,几下就把被子捆好了。牙刷把碗也立即装进了一个网袋,才向分钟就来到门外,问:“锄头钯头呢?”

“糊涂,那里都是用公家的,走。”就像押送犯人一样,押着张效贤就走了。

一切都是公家的?好呀,现在他最需要的正是这个,可这是谁想到了这件事?难道是早晨出工时说的那句吃冷饭,让队长听见了,就向大队反映了吗?张效贤只能对贺书记说声谢谢。可贺书记却说:“谢我?有这么谢的吗?谢党,谢伟大领袖!”果然,政治水平低,一说话就是错。

走了里多路,来到了真武庙。他第一次看到这真武庙那还是他很小的时候。只不过它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样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