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连载)浪羽记2  

2013-04-19 09:53:2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张效贤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霞羽的事。那还是春节期间。文革了,电影没新片,戏剧只旧戏,所以他就回老家看看。好几年没到姐姐家了,也该回来看看。到初一,他就借了一辆自行车回到乡下老家,给伯伯叔叔拜年,顺便也给几个乡邻拜年。几个大队干部,他本想去结识一下,可有人劝他,不要去,去了反而会惹祸。所以他的足迹不出本生产队,外队的人,即使是本家宗族,他也不去见。在一个伯父家里吃过中饭,就骑着车回到城里,第二天没汽车回省城,到实三他才搭上了汽车回到省城里。

就在给一家同一条街的亲房拜年的时候,他看到了霞羽。一看就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大龄女子,却还没嫁。嫁了的决不会正月初一回娘家。这让他有几分惊奇,不免多看了一眼,可这姑娘却也很大方地看着他,没有丝毫羞怯,这就让效贤想,这个女郎恐怕也是见过世面的。于是也就向邻居问起这个女子的情况,可是这位老伯却笑而拒之,这让效贤生出二十个疑问来,这女郎也就让人抹上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这女郎脸庞小小的,不能说是一个美女,可那双眼睛却很灵活,看得出是属于一个智慧女性,决不是呆头呆脑的那一流。举止大方而不轻佻,也不会是爱卖弄风骚的那种人。这样的女郎在农村里也不多见,为何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嫁不出去,一定是有原因,或者是品德不端,有了污点,名声不佳,想嫁个令她自己满意的人家就有了几分难处,也许是自视甚高,一直在等待,结果就错过了时机,变成了再也嫁不出去的剩余产品了。可到底是属于哪一类,却没有足够的信息可供他分析。说实话,当时效贤就动了心。自己已年过三十,却还找不到愿意嫁给他的女郎。如果这位女郎愿意,他是愿意接受的。虽说同姓,可是要五百年前才是一家,也可不受同姓不婚这条古训的限制了。可是却没人会给他传递这一类的信息。可以说,根本就没人愿意给他谈这一类的事。其实他回来给大家拜年也并不是很受欢迎的,只不过他各家都送了一点城里才有的小东西,这才算面目中多了几分慈惠。他的本意是想物色一个对象,可他也没法说明人意,本人说不出别人当然也解不透,于是他就有了几分失望。看到了这么一个大龄未嫁者,心里本来浮起了一丝希望,可知情者都似乎有秘不可宣的事,他也只能作罢。他想,即使她有污点,只有半斤,可他张效贤也只有八两,也不是十足成色的金子。半斤酏八两,却没人开口。乡里人笨?也许是太精明。在这种时节,谁都怕惹祸!

下午骑车回县城,在公路边看到了霞羽,他就有意向她打了一个招呼,原以为她不会理睬,想不到她非常高兴地回应了一句,这就让效贤停止前进,人骑在车上,却同她说了几句。她都热心地回答。“到北京搞过串连吗?”“你看我还那么年轻吗?”“造反派?”“我这样的出身还要造哪些人反?”答很有分寸也很有智慧。她明知这个省城回来的人政治上有点那个,可是她却毫不介意,这就让效贤对这女郎有了一点好感。旁边一个女孩,比她年纪小,也站在一旁,一脸的笑,虽然什么话也没说,可是那态度却根本就没把他张效贤当成什么阶级敌人,完全是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也许在这两位心中,他张效贤是一个工人。不是臭牛屎,而是灿烂开放的鲜花。

可没想到才一个多月,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他突然地又由人民内部再次跳到了敌人队伍。事情的发生是那么地突然,使他简直无法相信。到现在也还是宛然如梦。正如划右一般。他一直以为自己虽不能算极左,可是思想一直是倾向于左边的。可是没想到,上边没有完成百分之五这一指标,就把他这个技术骨干也划进百派队伍里面了。所幸还没有像其他的人一样去劳改劳教,甚至也还没驱逐回家去,只不过是降了一级工资,留在原单位继续工作。降了一级工资,而且别人加工资他却不能加,所以想成家就有了大难度,谁还会找他这个老右作为对象呀。可他认命了。在一个需要制造大量敌人才能维持政权的时代,这样的事本就不以为奇,这么多人都右了,他也只能随遇而安。他保持着沉默,什么话也不说,可工作作得很好,每逢有新的设计任务,他不主动争取,但一旦分到了他的身上,他总是殚精竭虑地想呀想,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任务完成,所以领导对他的印象应当说还是好的。文革开始了,他更加谨慎小心,生怕卷了进去。他只求苟存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当权,本身工作以外的事,他都不关心。风似乎只在上层刮着,他已经沉到了社会的最底层,好像什么风也刮不到,没想到这一天,领导突然叫他去办公室,问:“春节你请假回家探亲,出了大事,你不向领导汇报?”张效贤大惊,说:“没出什么事呀。我看了看姐姐,正月初一,回到老家向堂兄堂弟伯伯叔叔拜年,我什么事也没有做。在这样的时候,我还会做出越轨的事出来吗?”领导说:“这就怪了,你家乡来了人,说你参加了一个暗杀集团……”话犹未完,张效贤就大声问:“你说的什么?”听说有个什么暗杀集团,张效贤极度的困惑,连声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什么人死了?”他真的不相信他的耳朵。会有这样的事呢?

领导也不作声,他当上领导也还不久,也不知他这个领导能当多久,现在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也不想对一敏感人物作出敏感的表态。生产可说停止了,再好的技术骨干也没用,走就让他走吧。他对张效贤的态度正在暗暗分析,他觉得张效贤的吃惊似乎是很自然的,决非做作。看到领导不作声,张效贤叹了一口气,静静地说:“在这样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出于我们的想象,既然如此,我只能听任人家摆布了。祸福在命,死生在天,随命吧。”

领导说:“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听到你说过这类的话,你一直谨言慎语,怎么今天……”张效贤自知失言,也不想再说,就静静地坐着,等待事情的发展。他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十年前任人摆布,这一回又一样。

家乡来的人进来了,可他并不认识。他自幼离家,在学校,离开了学校就进工厂,所以家乡的人,他认识的并不多,只有本家的人,因为是亲人,所以都还认得。外姓的人,他可说只认得三五几个。这一个是个什么人,他似乎没有见过,所以他呆呆地看着这个人,不知是不是真正的家乡人。

这个人身高体大,面目黝黑,一峥就知是个很有力气的人。一看到张效贤,他就拿出了绳索要捆人。领导看到了,马上阻止,说:“这可不能乱来,你不是说只要他回去对证吗?再说,抓人也要有公安部门的证明呀?”

这条大汉看着这位领导说:“我想你也有问题。农民的革命行动你难道还想反对吗?我们抓人并不需要什么条子,就靠一桩,就是这个!”他伸出了手。领导不明白大汉的意思,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大汉回答说:“什么意思?现在搞文革,难道你也不明白?抓人只要五爪虎!”看到这个架势,这位领导再也不敢做声了。原来那么多领导都朝不保夕,他可能也只不过是个维持会长。现在确实是非常时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今天红极一时,位高权重,明天可能会死于乱棒之下。谁也不敢说明天如何如何。可领导还是大着胆子说:“最好……我也不好说,我只想是不是能……”虽说领导没把他的话说出来,可是这位大汉也明白了这位领导的意思,就说:“把双手捆起来。”可正在捆张效贤的双手时,有一个工人路过,看到了,就问出了什么事,领导说农村里来了人,说张效贤是右派,要带到农村里去改造。这个工人就说:“这就怪了,农民敢进城来向工人阶级专政,是工人领导农民还是农民领导工人?”大汉说:“他是右派。”这工人说:“右派?一则他摘了帽,二则右派也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监督改造,他的户口在城里,你们把他抓走,这粮食户口怎么办?”大汉说:“这个嘛,我们也只不过是说他有嫌疑。”工人说:“嫌疑?还只有嫌疑就想捆人?要捆也轮不到你呀,难道工人阶级就专不了他的政?胡扯!”这个工人就想叫人来帮忙,大汉一看,他只好马上把绳索解下来,说:“张效贤,走吧。我对你这么客气也还是第一回。”张效贤没有他法,只能跟着他走,什么都没收拾。幸亏领导及时地拦住了这条大汉,才让张效贤带走了被窝,衣服,不然回到乡下,他真的会难堪。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