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38  

2013-03-08 10:14:2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 无忧

 

中饭时,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的脸色,让慕松也为之震惊。老人想制止,可是老人也想看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现在还不到他干预的时候。

杜碧蓉再也不看老人的脸色,说:“你也不想一想你是一个什么角色,只不过能接生,能搽一点红药水紫药水碘酒什么的,就把自己看成医生了?这么多医生都说有病的人,你一看就说人家没病了?你比老中医都要本事高超了?也不想一想,这样的话是能够随便说的吗?现在闹得个满城风雨,都在笑你呢。你自己不知道,到处都在说!你再狂妄也不能这样呀。读过几本书?连毛皮的东西也还不懂,就想当真正的医生了?”

唾沫洒到了脸上,也不能抹掉。饭是吃不下的了,眼泪真的想流出来,可是她尽力忍着,不愿流出来。在这件事上她不能示弱,她要做一个强者。她那男孩性格现在主导着她的情绪,支配着她用沉默来对抗母亲。看到女儿毫不认错,杜碧蓉更加恼怒,可她看了看老人,知道她的发泄没有得到认可,也只能把想说的话咽下去一大半。再看看慕松,嘴唇翕动了几次,明显地就要发表对母亲的抗议和对姐姐的支持。再说下去就会成为家之公敌,权衡利害,杜碧蓉也只能适可而止,突然地停止了她的长篇大论。可慕莲已经收起了饭碗,不想再吃饭了。他们租的房间在最后面,这些话当然也就没几个人听到。房子的主人也许全都没有听见。

县城里传来的消息也让他们很不安。打了一伏,南兵打赢了,可死伤惨重。局势似乎已经大定,可他们也还不敢贸然搬回县城去。也许北兵会发动反攻,还会打回来。这个几千年也没打过仗的古老的小县城居然会成兵家必争之地,真的让他们想不到。也不知在县城里租住的房子怎么样了,那点简单的家具也不知是否都还完好。接连两天,一家人都没有在饭桌上说过话。沉闷,沉闷,除了沉闷还是沉闷。这沉闷的气氛不能说是正常的。可到第三天,才吃过早饭,慕莲还没到教堂去上班,伯桑地从前进到了后进,找到他们所住的地方。杜碧蓉一阵紧张,兴师问罪的终于来了。杜碧蓉马上就露出笑容,在这样的时候,不能说人家的不是,只有自责,只能说自己对子女教育无方。可看到伯桑一脸的笑容,笑得似乎很灿烂,杜碧蓉的心里又充满着疑惑,将要发生的会是什么事?她下意识地收拾着碗盏,不时地向这个不速之客投过一丝笑容,生怕得罪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万一这个突如其来的客人先礼后兵,发起凌厉的攻势,这时候唯一能应对的大约只能是她了。她不断地准备着她应当说的话。她觉得怎么忍痛都不恰当。她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才好了。这女儿太大胆了,小时候就闯过多次祸,那时候总得由她来收拾残局,想不到这样的事又一次发生了。天呀。这孩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可杜碧蓉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慕莲,你真行。你说得对。你真行,你说得对!”

听到的真的是这句话吗?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是这样的话呢?绝不可能。她在做梦吗?她看着手中的碗盏,看着洗碗的盆子,她不得不相信她听到的是真的。看着老人,看着儿子,都露出了笑,所以她也不得不跟着笑了起来。可是,她还在担心,那预想中的凌厉的攻势马上就要出现了。

可她看到的是家人们的笑容,是快乐,是相处融洽,毫无芥蒂,杜碧蓉很有几分奇怪,就慢慢地走过来看个究竟。可那脸上的神色却总有几分不自然,伯桑看到这样的脸色,忙问:“杜老师哪里不舒服?”可她根本就没有哪里不便服,想说一声,却又不知怎么说才好。这么一来,这脸色就更加的尴尬,连慕莲也急起来了,就想给母亲把脉。

可杜碧蓉说:“伯桑,你父亲的病怎么样了?”

伯桑满脸堆笑,说:“就像慕莲说的那样,没病,只是心情不舒畅。世上很多病其实都是想出来的。真是。听了慕莲的话,我爷老子饭也吃得下了,觉也睡得着了,路也走得动了,气也出得匀了,屎也屙得出了。他老人家高兴得很呢。没病,没病。慕莲医学学得好。会有大出息的。”伯桑高兴地说着,可是他发现,他说的杜老师却似乎不那么爱听。好像句句话都像打耳光似的,让杜老师心里憋着一股气无处发泄。沈先生看出了杜老师的心思,就说:“女儿有真的本事,应当高兴呀。怎么还这么愁眉苦脸?”

伯桑说:“我记起了《目莲记》中的一句话,唱给我爷老子听。这是《目莲记》上和尚对目莲说的话:

这红尘世界太短暂,这芸芸众生竞奔忙。你本是无忧无虑的佛子体,为何要在这红尘世界久彷徨。那财富虽有千般好,可生不带来保也保不长。

爷老子听了,说是,何必那么争强好胜,一定要做出大名堂来呢。守着这几亩田过自在日子好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能过得去就行了。这么一想,他什么病也没有了。真神!”。

伯桑说完,沈先生说:“是真道理。我这几十年也想通了。你记性好,好几年了,那本《目莲记》都还记得。如果你潜心读书,一定会大有所成。“

伯桑说:“人生一世,本是为生存奔波忙碌,哪有时间去读书。读书是家境好的人家的事,还轮不到我们这样的农户家中来。只不过我这么说了,我爷老子听了也说,对呀,半生半世为这几文钱忙碌奔走,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过几天再到园中去做点儿事,这些年折磨你们了。哎,差点儿忘了正事,慕莲,你说这补药什么时候吃为好。”

慕莲说:“上次我说了,要完全等他恢复了再进补。只不过是调和阴阳,真正的补品,就是白米饭,就是蔬菜。只要老人家吃得下,就好,千补万补哪当得饭菜补!尽可能好一点吃,吃肉要本钱,那么多吃几回豆腐也好。油也不要太吃重了,清淡点就行。吃饱了饭,还怕身体康复不了吗!”

可慕莲要到那小小的教堂去上班了,也不能久陪。伯桑也就告辞。慕松送了一程,也就回来复习功课。杜老师却有几分发呆。沈先生瞧了一眼,也就出去走走,借此锻炼身体。本有人请他再来教几个拖鼻涕的小孩发蒙,他也谢绝了,这几个钱他也不想再要。毕竟家境现在好多了。杜碧蓉的收入已经能够支撑起这个家。他现在不想做什么事,就只颐养天年,有时候给孙儿讲讲功课。多年前在制造局的那种生活似乎又回来了,只不过这是在乡下,看到的是青山绿水。他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世上最大的快乐是心安,世上最大的幸福是无忧。现在沈曼怡二者皆有。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