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连载)目莲记37  

2013-03-07 11:17:2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诊病

 

第二天慕莲起了个大早,帮着母亲把饭菜做好。吃过饭她就往伯桑家走去。几年前来过一次,路径是熟悉的。两边都是界基,界基上高高的树竖立着,在早晨的浓雾中影影绰绰,若有若无,似魔似鬼,有点儿让人害怕。于是这长弄子里显得很阴暗,两边的山也就像两条巨龙紧紧地箍了拢来,钳制着过往的行人。可早起的鸟儿却叫得正欢,却又看不出这些鸟在何处。这旁边的林子里藏着什么也不知道。也许还有一只迟归的老虎因为通晚都一无所获,趁着浓浓的晨雾守伏在树弄的界基上,等待着它的猎物。想到这里,她全身都发冷,心一阵一阵地紧缩。她真的想不再走了,赶紧回去吧。但她马上告诉自己,这个想法太奇怪,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老虎早就归山了。走吧,会没事的,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过老虎天亮了还伤人的事。

雾气很重,雾滴打湿了衣裳。头发也湿湿的,似乎正在滴下水来。她抹了一把,手全湿了,甩了甩,再抹一把,还是照样有水。太早了。这么早到一个同自己并无任何关系的男人家中去,到底为的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了。她不止一闪地问自己:我是他扔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到他的家里去?我到他的家里去能做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护士。还算不上是一个医生,即使人家接纳我,我能做出一点什么来?也许人家根本就不让我进他的门。人的心是多变的,现在的伯桑还会像几年前一样等着她吗?她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她没有停住她的脚步。想多了,恐惧也就自然地消失了。

太阳还没有升起,但离东边的山顶不远了,东方的雾是粉红色的,没多久就看得出紫色中隐现出鲜红,太阳就要升起了。看牛的小孩早已牵着牛吃着露水草,一个拾狗粪的匆匆忙忙地从她身边走过,对这个早起的女孩投过疑惑的一眼。可他也没有停留他的脚步,闻到了一股特别的气味,马上就去拾他发现的狗粪了。他对这个似乎见过却同他的生活绝对不会发生关联的女孩是不感兴趣的。

走到一条十来户人家的小街,她就知道这是伯桑家之所在。这地方来过的。街心正好是伯桑家。其他人家还没打开大门,可伯桑正好从大门里出来去挑水,水桶是湿的,说明他已经是挑第二回或者第三回了。看到慕莲,他站住了,疑惑地看丰慕莲,问:“你是到我家来还是别家?”慕莲眼泪马上出来了,说:“你说的什么话。我还会哪户人家去?你想刺人也不要刺得这么深呀。你父亲怎么样了?”

伯桑不知是该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他站着,找不到该说的话。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伯桑才说:“一定是昊燕。我也不知该怎么才好。听说你行医了,可是,你的医术恐怕也派不上用扬。我想,老人家已经病入膏肓了。”

慕莲说:“我也治不了重病。我不是能够回天的华陀,也不是起死回生的扁鹊。可是,他痛苦吗?我能够减轻他临终时的痛苦。也许他犯的根本不是病,只不过是精神郁闷罢了。愁能生百病。我能去见见他吗?”

“太早了,他还睡着呢。我也不能去叫醒他。你先站到这儿,我进去看一眼。有人问,就说你是我请过来的医生。”伯桑说完马上就放下水桶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仲榆就走了出来,高兴地说:“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老爷子醒来了,你就进去看看吧。”这时伯桑也出来了,让弟弟带着慕莲走了进去,他仍旧去挑水。井不远,片刻工夫伯桑就回来了。他见慕莲还厅堂中等着,也就陪着慕莲进了里边的一间屋。这间屋光线阴暗,天色也还早,看不清里面的物件。老人正在床上,看到来的是一个小女孩,似有几分惊讶,想半坐着,慕莲马上说:“老人家睡着,不要动。我只是想看看你老人家的病。”

“你就是那个叫目莲的吗?你会诊脉吗?你会开单子吗?”老人费力地说着。他的精力似乎已经衰竭,连年的打击让他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是多余。

慕莲摸了脉,看了舌头。这是一个老中医教给他的,她也看了几本医书。可县城里的那个德国人教给她的却是西医。好在她悟性极高,从小就习古文,也会说几句英语,也知道几句拉丁话,所以他虽不能说博览群书,却也能看得出几个病。她站着,虽然仲榆放了一条骨牌凳在她身后,可她在长辈面前不想坐着,只是站着说:“不过我想,老人家的病恐怕没什么要紧,也许不吃药也会好的。脉搏完全正常,很有力。这是心病,是那些年积劳太过,有些事想不开,缺少活动,血脉不通,饮食太少。我想,每天先由家人扶着出去走动走动,活动活动筋骨,呼吸新鲜的空气,走饿了就吃点儿老人家想吃的东西,过些天也许会好多了。到那时再请个老中医开几剂中药补一补。现在不忙着吃中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动。试试吧,也许能管用的。”

老人将信将疑地听着,这与他自己的想象完全不同。他早认为他的生命很快就到了终结的时候了。五十多岁了,他也认命了,现在离开这个世界也没人说他是个短命鬼了。可这个二十才出头的小女孩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的疑心这个小女孩一点医术也不懂。可是想一想她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给他看过病的几个中医没一个这么说的。那几个都说他有病,于是他也认为自己有病。有一个说他的病很重了,于是他也认为自己的病很重了。世上很多事情本不存在,可有人说它存在,于是也就真的存在。本就无病,可通过一次次的暗示,没病的人也就真的有了病。这个老人的病也属于这样的情况。于是他慢腾腾地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试一试吧。”他就想下床。

可慕莲说:“现在不要忙着出去活动,要等雾消散了了才行。现在出去空气不好,对身体没有好处。雾散了,太阳高了,再出去走走,开始第一天要走得特别的慢,要晒晒太阳,要出点儿汗。第一天时间不要长了,一刻钟就行了,以后每天加点儿时间。过些天情况就会好些的。真的,我想我说的会有用的。”她生怕别人不相信她的话,反复地说了几遍。可她的语音是这样地诚恳,人们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末了,她对送她的伯桑说:“等老人好些了,请个老中医给他开一张滋补的单子,不过你要到教堂里来找我看看,人参是万万不要开的,现在他还用不着这个东西。只要开些通经脉的药就行。切记切记。”说完,她就匆匆离去,她还得直到教堂里去上班。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田野里布满灿烂的阳光。

回到教堂,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她。也没什么大毛病,只不过是一点疮疗,消毒上点药也就行了。可是他们的时间也很珍贵,对慕莲不在有点意见。而有了洋人撑腰,她们就有了批评权,那脸色很不好看。慕莲说:“我也是去给人看病了。”可这两个女人也还是有点疑问,这么一个小丫头有本事出去给人看病吗?

但到了中午时,她妈就对她发动了攻势。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