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目莲记42  

2013-03-22 10:12:4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2 忧烦

 

又回到女校,可这时她母亲却已经到了县立高小任教去了。

虽说是旧地重游,可是身份不同了,可说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慕莲好几天都没有时间去想念伯桑,那封信看了一遍,及时回了信,等着伯桑的回信。头一天整个晚上都编写教材,幸而有祖父指教,她很快就摸出了门道,写起来也就有了一套公式,祖父看了也笑着点头。第二天走进教室一看,天呀,都是年近二十的女郎,年纪跟自己差不多。这些大姑娘看到慕莲固然吃了一惊,这个老师这么年轻,能讲谭吗?慕莲也吃了一惊,我讲的她们听吗?一时讲不出话来。愣了一分钟才开始说出第一句话。可讲了几句之后,这一胆怯情绪也就渐渐地消失,只顾顺着自己的思路讲下去,这些大姑娘听着听着也就忘记了她们的老师同她们年纪相差无几,听得入了神。她当然也讲些理论,可是她讲得更多的是她的实践经验,这样就拉近了她和学生之间的距离,学生爱听,因为讲得很实在,这样学生问和也多,可她是做过多次的,也不可能有答不出来的问题。这些大龄学生对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先生也非常的佩服和尊敬。校长也庆幸选得其人,其他老师也对这位女孩刮目相看。一个月后,她觉得轻松了许多,因为宿舍搬到了这女子职业学校,脱离了教堂的阴郁沉闷,她也就得到了解放似的,变得开朗起来,一双脚也就自由了许多,就开始看看县城里过去她没看过的地方。她到关圣殿去看那高大的塑像,到观音庵去见到了几个尼姑。到松木岭去看了南兵和北兵作战时的工事。傍晚时到河边漫步,看着那河水慢慢地轻轻地流着,漾起细微的涟漪。河边的草渐渐地失去绿色,几株绿柳成了黄金缕,在秋风里飘动,那样子有几分衰老不堪,很不情愿,疲惫无力。晚归的捣布的漂女还在辛勤地劳作,收拾晾在河边的新染过的布的匠人轻快地做着他们做过千万遍的动作。造船的匠人还在河边敲打,桐油和木材混合的香味很好闻的。几艘船泊在码头上,有的装货,煤炭陶器之类;有的卸货,靛蓝食盐之类。一切都是那么新奇。母亲再也不提她的婚事,当先生了,也难找到一个合适的青年。合适的早已婚娶,没有那么年纪大的男子还在等着合适的女性。杜碧蓉担心女儿可能嫁不出去了。

可是,她总觉得生活中好像失去了什么。女友牵着她的手上街去时,她竟然想起了伯桑的手。那是一只有粗厚老茧的手。她明白她失去的是什么了。她想找个理由回到真武庙去看望伯桑,可她想了几天也想不出个理由来。她想向祖父说明此事。可祖父为了辅助孙女,重拾旧业,晚上久久地留在书案前,审阅孙女儿写出的每一句话。看到七十多岁了的祖父还为了她这么辛劳,她觉得不好意思把她对伯桑的思念说出来。

春天重来的时候,柳条重绿的季节,她正在河边观赏春色,突然有人叫了她一声,诚意一看,却是当年在女校的同学,怀中还把着个婴儿,满脸是幸福的笑,是一种新做母亲的骄傲与自豪。听说慕莲还是孤身,大为惊讶,忙说想给慕莲作个介绍,慕莲谢绝了。这个同学疑惑地看着慕莲,实在想不出慕莲还不嫁人的道理,上下看遍慕莲全身,也看不出慕莲有什么生理缺陷,脸绝红润,双乳丰满,身材匀称,臀部肥硕,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女人味,都能吸引男人,都可以让男子倾心,决不是嫁不出去的样子。慕莲知道这个朋友的心意,也任她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末了慕莲说:“我想再等几年,如果……”她再也没往下说。这个女友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笑着,笑出声来。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问:“他在哪儿?”慕莲也轻声地回答:“在孙中山那儿,扛枪。”女友大惊,说:“在那种开放的地方,多的是女孩,都是读过很多书的,穿旗袍的大家闺秀有,穿短裙的小家碧玉有,当代女性一队队的,时髦女郎一群群的,他还愁找到到女孩吗?你这么相信他,不怕他谈心吗?痴心女子花心郎,你还等着他?傻!宝宝,你说妈妈说得对吗?”她怀中的宝宝也就露出迷人的笑。

一席话说得慕莲哑口无言,只能说几句闲话,桂英现在穿绫着缎,兰香现在披金戴银,清荷去了北平,玉霞去了广州,留在县城里的不多了,可是像慕莲这样能在教室里讲台上发一家之言的也就只有莲一个,其他的都不过是吃着男人的饭,用着男人的钱,享着男人的福,仗着男人的权。女友翘起了大拇指夸奖着慕莲,劝慕莲到更大的地方去求发展,并且说:“到长沙去,在那儿,像你这么大年纪还没婚娶的还多着呢。去吧,这个小小的池子容不下你这条大鱼!”真够得上热情洋溢,让慕莲也为之感动,为之动心。

女友给孩子喂奶,也就慢慢地走开,回头看了慕莲几眼,慕莲报之以微笑,看着女友走远了,新柳扬绿,河风送凉,暮色渐浓,弯月初现,那些街痞也就开始溜来转去,不怀好意的目光也就多了起来。虽说他们都认识慕莲,知道这个女孩的男儿性格,也不敢轻举妄动,可那觊觎之心都挂到了脸上。慕莲也只能快点儿离开这招惹是非的地方,回到学校里去。坐到书桌前,马上把全副心思放到了教材的编写上,祖父也看不出她有心思。可到了睡下这后,她就免不了想起女友的话。伯桑靠得住吗?他会像以往一样把所有的心思放到慕莲这个乡下女人身上吗?她想写一封长信,把自己的思念全都写了出来,把自己的担忧暗示一番,可是思来想去,这不就等于要伯桑放弃他的事业,回到这乡下来,建立一个小家庭。可是,伯桑回到乡下能做些什么?他没有多少田地,当年还债时那些田地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伯桑名下的也就那么几亩水田,能养活几人,能支撑起一个家吗?难道是要伯桑回到乡下来重新摸起那把大锤?或者到这小小的县城里开家小店,在这百业凋零只有战争一业兴旺的年代,生意也不好做呀。伯桑的事业只能在南方,只能在军队,慕莲想不出更适合伯桑发展的处所。这封信实在不好写,也不能写。于是日子仍旧沿着原来的轨道延续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