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41  

2013-03-21 10:58: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 双喜

 

北兵退了,南兵占领了县城。留下的伤兵有的没多久就治好了,回到部队里去了,也有两个没能治好,只能葬身他乡。这时已是秋深。把那死者送到了墓地回来,医院里空空荡荡的,慕莲似乎找不到要作的事了,就有了几分寂寞忧伤,站着,望那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画像发呆。其实她并不那么信教,可是她要吃饭,对耶稣的信仰只能说是非常被动的,可以说是装模作样的。现在她看着耶稣像,就有人以为是虔诚肃敬。可她却对别人的议论,全放在一边,她现在所想的,是伯桑。他一去南方,就没有回音。他把那片鲜红的枫叶还给了她,说的是让枫叶代替他,见物如见人。可是这片枫叶本是她送给伯桑的,现在还给了她慕莲,就也可以说是双方从此恩断义绝,两不相干了。到底是那一种意义,她也摸不清楚。母亲一次又一次地给她提婚事,她一次又一次回绝,可每次回绝都必须找出一条新的理由来。回绝的理由说来也很容易,似乎只要肯想,就可以想出一万条理由来,可她觉得自己太笨了,竟想不出多少理由来。已经二十多岁了,再不嫁就难嫁脱了,难道她只想做一个独身主义者吗?可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她每天晚上都在想着伯桑,他都会回忆起那一天晚上看戏的时候,她把手放在伯桑手中任伯桑摩挲。可梦醒时,却发现她只不过是一个人在睡着。原来与她同睡的人都嫁人了,离她而去了。原来在女校的同学也一个一个地嫁人了,有的远去他乡,连信也不给她写一封,她已经被同学遗忘了。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会想起她。连伯桑也不给她写信,还会有人想起她吗?昊燕会想起她,可昊燕已经有了妻子和一子一女,要养家呀,哪会想起她?即使昊燕能想起她,那又有什么意义?昊燕对她的思念能给她什么安慰?她也知道昊燕关心伯桑,其实是把他对自己的爱转移到伯桑身上。昊燕爱的不是伯桑,是她慕莲自己。她感激昊燕,可也知道昊燕对她的爱也有可能成为一颗炸弹,既让她慕莲难堪,更让昊燕自己也为这一份爱承受不当承受的灾难。

许牧师从来不对她说什么。这个高鼻子洋人很沉默,极少说话,即使说也只说他的宗教,不说其他的话。他不想对中国的事发表任何意见。南也好北也好,他都不说,好像是表示中立。现在看到慕莲呆呆地看着耶稣像,也只不过是从她身边经过,脚步轻轻的,什么话也不说,没打扰她的安宁与遐想。他也不打算再把这个女孩送到塘桥去。几次动手术,他看到了这个女孩的悟性很高,有些小手术这个女孩可以单独进行了。再带几年,这个女孩就可以成为他的重要助手了。他不想对这个女孩有多的干预,所以从这个女孩身边经过时,他是极度的小心。

可慕莲看到了许牧师的经过,她问:“现在要我做些什么事?”似乎她一刻也闲不下来。本也是,现在她最需要有很多事情做,让她的心没有余暇去回忆去思考。

许牧师说:“那么,你帮着去整理那间病室吧。”那本不是她的事,可是现在她没有其他的事可做,也乐于去做她分外的事。可整理着,却在死者遗物中发现了一封没有发出的信,是那死者留在人世的最后的记念。信上写着L

木莲吾妻如见。与汝结婚三载,聚少离多,实乃为夫负卿,祈卿谅之。此次恶战,伤亡甚众。今日即将出战,不测之事,在所难免。如接此信后再无来信,卿可自嫁他人,莫负青春。小孽障是拖累,望卿善待之,盼其长大成人。无论是男是女,均取名祈和,望其再也不见打仗之事。

字写得还好,想必是连上的文书代写的。下边没有具名,更没写日期,想必是集合号响了,没时间接着写了。可怜那个木莲还在梦中思念此人,那小孽障也还没见过父亲呢。慕莲马上想起古人诗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由此而想到伯桑,他至今尚无音信,会不会已成枯骨,却还是自己的春闺梦里人呢?难道也像这个死者一样写好了却再也不能发出了吗?想到这里心就一阵一阵地凉。

可这封信没写地址,不知该寄向哪里,也就无法给他代邮。其他两个打扫的说丢了算了,慕莲却说保存着吧,也许有朝一日会找到收信人的。她们只是笑了笑,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

累了,与其说身体累了,不如说思想累了。思念有时会带来欢乐,可更多的时候却只会带来痛苦。这一天对慕莲来说也正是这样。可慕莲也没想到在劳累了几个小时之后,突然间命运之神也给她带来了安慰。天还比较热,她刚洗完澡,感觉就像把思念的痛楚与身体的波乏全都洗得干干净净,神清气爽,晚风也很宜人,真是舒畅极了,突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急忙穿工衣服,跑出浴室,一手提着脚盆,一手提着水桶,张望着,搜索叫她名字的人。她发现了,那是一个邮务员,他手中正正拿着一封信,天快黑了,可他想把信及时送到收信人的手中,反正早送迟送都一样。并不会因为他早送了信就要多做些事。这邮局是英国人办的,是很讲究效率的。可谁会给她写信?难道是伯桑?这不可能。伯桑或许再也不会给她写信了。他一定有了许多新的朋友,这些新的朋友中当然有男的,可也许有女的。而且都是一些有知识有文化的女性。这些女性决不会像她一样只是一个乡巴佬。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念头,脚步却快得很。可脚还是湿的,穿着那双拖鞋有点溜滑,她差点儿滑倒,邮递员想拢来扶她一把,可马上就站住了,他不能去扶助这个女孩。幸而提桶落在地上,当的一声响,她就扶着这只提桶稳住了身子,邮递员也就快速地把信交到了她的手中。他认识这个女孩,知道在这所医院中,她的技术可说占第三。许牧师第一,刘医师第二,这沈慕莲可说是第三了。因此他是用两只手把信递给她的。她连忙道了一声谢谢。可邮递员是什么时候走开的,她就再也没有注意了。她首先就看信是从什么地方寄来的。那地方是广东。

月亮明亮地照着地面,今天可真是一个好日子。可她还没想到会是双喜临门。刚回到她的宿舍,把衣服晾好,把滴着水的地方再拧上一把。又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可以进来吗?”这个人竟然是她在女校读书时的校长,她到现在也还弄不清这个校长到底是姓张歪理姓王。于是她向这位当日的校长鞠了一躬。这张校长连忙说:“不要这么做,让我太不好意思了。有件事我同许牧师说了,不过也还要同你商量一下,现在可以吗?”

这就更加奇怪了。可一听又让她大为吃惊,这个校长竟然想让她到女校去上课,去教护理学。可她从省城弄到的那本书还没读完呢。虽说原来学过一点儿,可那点儿东西根本就不够用。她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位校长说:“不要讲得很深,讲多了她不懂。你会讲得很好的。我知道。你原来就学得非常的好。许牧师说了,你每天上午到我们那儿去讲课,下午到医院里当医生。你拿两份工资,对你来说也是极有好处的。你弟弟要上学的学费也完全没有问题了。你家的生活也会大大地改善了。给你爷爷买点好吃的,尽你的孝心。那些年你爷爷为你们姐弟两个辛苦了,也该好好地享福了。”张校长说了一大堆。

慕莲突然地说:“我还要同爷爷商量一下。”校长大笑:“商量了也一样,我早就同他说过了。他会反对他已经说过的话吗?”她勉强地点了点头,校长就说:“你今天晚上就到学校去一下。看看情况,好作准备。只不过教材要你自己编写,学生已经到了,原来请的老师突然说要到别处去任教。不过我想你可能教得更好。你有实践经验。回去告诉你爷爷吧,他会告诉你如何编写教材的。”

她又一次发呆。一个时辰不到,竟然双喜临门,她不知说什么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