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载小说)目莲记40  

2013-03-15 10:14:1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别离

 

那一弯新月刚刚落下山头,他们也正好回到了塘桥。火把也还没点燃,张家的人也就回家,慕莲谢过,和弟弟向自家走去。才上坡,却早就看见亭柱边站着一个人,在明亮的背景中映衬出高大的个子,会不会是昊燕?慕松叫了一声燕哥,他只不过是干咳一声。这是很少有人得感冒的时候,此人却咳嗽,难道是病了?那么这不会是昊燕。昊燕身体一直很好,是不会得病的。走了几步,那人却向他们姐弟两个走来,慕莲惊叫一声,这人却说“我是谢昊燕”。说了,却又说:“跟上来,有话说。”于是走向那教堂里的诊室。慕莲忙向后边亮着灯的管教堂的人去点灯,看着昊燕背着鸟铳,还带着两条狗,是要出去打兔子的模样,似乎没什么毛病,就问:“你真的没病吗?”昊燕故意又干咳一声。他也会生病吗?慕莲一阵紧张,忙说:“你这铁汉也想到我这儿来,那事情十有九分我也为难了。”昊燕急忙说:“呸!尽说些背时倒霉的话。我是铁打的,也会生病吗?乌鸦嘴!”慕莲也笑了,说:“你也不想想你一来别人心里会怎么想,好急呀。没病就好。那么你来做什么?”昊燕说:“本想到你家里去,可是,一来你不会回到家里去,会直接到这儿来,二来我也不想看到你妈妈的那张脸,好像我欠她两块大洋一般。哎呀,我尽说些不中听的话,你可不要在背后骂我呀。”慕莲见他这么久了还不说正话,就说:“你没事就到别处玩耍,在正事就快点放屁。”昊燕说:“伯桑真的想去从军吗?你放心让他去吗?”

昊燕这么一说,慕莲沉默了。她现在同伯桑什么关系也没有,不是他家的人,他家也从来没派人来提过亲,她同张家没有任何干系。可伯桑想到东南方向去寻觅一个出息,去实现一个理想,偏也让她牵肠挂肚,她也不知该怎么说。她看着那几个药瓶,呆呆地,一下子就成了一个不言不语的木菩萨。这时窗外有脚步声,慕莲轻声说:“有人来看病了,你把位子让出来。”可人已经到了门口,却是爷爷,他趁着暮色,趁着新月微弱的月光,出外走走,同熟人说些闲话,回家就迟了,见诊室里晚上还有灯光,也就进来看看,没想到是昊燕,也有点吃惊,想不出是什么事牵着昊燕来到这里。

昊燕说:“老先生能给伯桑出个主意吗?他又想换个地方了。”沈老先生笑着说:“没什么要紧。做生意的人换个地方是常事,多去几个地方历练历练也好。”昊燕说:“不是,他想改行。”老先生说:“也许他还是要到大地方去求发展。到省里去读几年书吧。做生意是没多少指望的了。时局不行。上海的大商家也多有亏本的,孙中山的革命看来也难以成功,三民主义也实现不了,这个时局,不学些东西是做不了大事的。中国要变。要变就得有很多人去学新的东西。如果你谢昊燕也能出去,同样也能干大事。”谢昊燕听了没多说话,他知道老先生还不明白伯桑的事,但他也不想多说。过了一阵他才打破沉默说:“我家里穷,要出去除非是去当兵。要当兵自然只能去南边了。不过我小孩还没大,老娘年纪也大了,我走不了。等小孩子大一点,说不定我也会走的。”慕莲看着谢昊燕,觉得一个人是难以摸清他的深浅的。想不到一个这么年轻的作田汉也有这么大的心思。

昊燕忘记了他要来的目的,就起身往外走,慕莲又莫名其妙地看着昊燕,也不知这一回他到底想说什么。只见他看着老先生说:“伯桑他不是去做生意,他想去从军。”

沈曼怡一听大惊,问:“去南边还是北边?”昊燕说:“南边。”沈先生也跟着走了出来,站在亭子中说:“去帮孙中山,好呀。嗯,只不过……”他不再往下说。他也不知怎么说才好。没有想好答案,话是不能乱说的。年纪大的人说话当然会慎重,不能一听到别人发表了什么意见马上就放上一铳,也不管这一铳会不会伤人。

可也不容老人再想什么,世上的事有时变起来就一刹那工夫。昊燕带着两条狗刚走一会儿,就有一个人满身大汗来了,一见到慕莲就说:“许牧师叫你马上回到县城里去。连夜去,北伐军留下了几十个伤员,他们大队伍走了,留下的伤员交给了许牧师,现在缺人手,叫你马上回到县里去帮忙。有个手术今天晚上就要做,许牧师说一定要你去才行。”正说着,又来了两个,说是来帮忙挑行李的。沈家全家只能立即走了。听说沈家连夜要走,一街的人都感到奇怪,都来问个究竟,也都有些可惜。从前有个伤风感冒,只能硬撑,自从有了慕莲,这点儿小毛小病也就不用担心了,来教堂看病也花不了几个钱,也没人说这是帝国主义的,说要爱国就不治病,这种话没人想更没人说。现在这个小妹子要走了,才知道人的可贵。人们总是要在失去的时候才知拥有的可贵。

一行人一行火把,离开了塘桥。送行的人一直送过一条阴森森的树弄子,这才回来。

第二天清晨,谢昊燕一身露水,提着两只兔子想真的送给沈家,可沈家的人已经连夜离开了,可他在遇到伯桑时还说他正好要到沈家去呢。没想到沈家的人全走了。伯桑也走了。他的朋友全走了。他怔怔地站着,凝视着远处,无所思亦无所想,他也不知所思所想是什么。他知道想再见到伯桑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想再见到慕莲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世上的一切变起来总是这么快,才一眨眼工夫老母鸡就变成了飞天雁。。

他卖掉了兔子,缓步走回家去,妻子看到了他似乎闷闷不乐,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只是苦笑,过了好些时才说:“伯桑走了,投军去了。”妻子大惊,说:“你去不得呀。”昊燕说:“伯桑他当然去得,他无牵无持,正像那戏文中所说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不必向人世留下什么话。望断云天不见家,只把那乡思寄暮鸦。’我呢,两个崽女要带大才行呀。我做崽做爷做丈夫,三副担子一肩挑,走得了吗?”

通夜没睡,他倒头大睡,睡醒了一个人背着扮桶去扮禾。妻子连忙摸起镰刀也跟着下田。直到太阳下山,挑着谷子回了家,昊燕也没说过一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