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32  

2013-02-08 11:03:5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 退信

 

昊燕用鄙视的眼光再扫视了福来一眼,就走了。他只不过是来送个信,他还没吃中饭呢。他打中了一只麂子,到县城卖了,想送两斤给沈家,可这一回沈家坚决不要,要的话就得有个条件,付钱!可昊燕知道沈家日子过得也不那么顺畅,也就不卖给他们家了。只要能看到慕莲,他就高兴,只不过他没看到她,她在上课。他有意不打听慕莲的情况,可他心里却一万次对自己提出一个要求:问一句,只问一句。可最终一句也没问。可杜老师主动地向他报告了女儿的情况,说学得很好。有了这句话,昊燕就放心了。在回家的路上,他老是想,我这是为的哪一桩?可他仍旧感到非常的幸福。贫苦的人也有幸福。

本来昊燕是不想到沈家为的。卖完了麂子肉,他有点犹豫不决,去还是不去。慕莲她妈的眼神是昊燕不想看见的,明显地对昊燕有一种戒备心理,昊燕知道是这位读书人看不起他这个没有什么书底子的人。可在河边徘徊一阵,他还是决定去一趟。明知他们家买不起麂子肉,可这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借名。

他到沈家是在午前,本想到午饭时再去,可是这就让人以为他是去混饭吃的,所以他提早了。这当然也就见不到慕莲了。幸而这个时候杜老师在家。老先生则因在两个地方上课,不在家。谢昊燕最怕看到的也正是杜老师的这张脸。她不喜欢女儿交上了两个乡村野人做朋友。本来满脸和风丽日,看到了昊燕就阴云密布。和颜悦色人人喜,一脸狰狞个个嫌,昊燕真的希望这一辈子再也看不到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可是思想指挥嘴巴,感情指导双足,他实在想再看到慕莲。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左右为难。观音菩萨春风满面要见,真武大帝横眉怒目也得见。

当杜老师拒绝他的馈赠时,昊燕就说:“老师,我也不想卖给你家。这些野味想吃就得花大笔钱,你家要我就送。不过,杜老师也不要误会,以为我到你家来有个其他的意思。我是想,过些时我成了家,就再也难到这儿来了,要养一个家了。如果慕松想再跟我学打枪,那就放了寒假再来吧。以后我很难再到这里来了。真的,要养一个家,我难得再来一趟了。”他反反复复地说着。可那想成家的话却是在那片刻。一个人的重大决策有时只不过是在一瞬之间作出来的。思之重则言之迟,杜老师以为这个大男人生来就不善于表达,其实换个场合,换了心思,谢昊燕就十分胆略千分理,语如江水思如潮,可此时此地,他说话有如七月山溪水,似有似无吞吐难。

杜老师说:“慕松从小就会玩枪,你这枪他有必要玩吗?”这明明是一句嘲讽的话;你那破鸟枪有什么玩头!可昊燕却不以为意,说:“什么枪我都能玩。从小就玩枪是一回事,玩得好又是一回事。能百发百中吗?能练出这副本事来就行。天天瞄准就能打好枪吗?上打飞禽下打猛兽,这才叫真本事。那些当兵的,看见对方有人,砰砰砰就打,打中了打不中也不晓得,这叫打仗吗?这样的兵能打胜仗吗?如果慕松想当一个好枪手,就到我这儿来学几回。只不过胆子要大点儿,看到野猪了,眼睛也不能眨。危险是有的,不过有我在,什么危险也没有。他来就来,我也不是想训出一个接班的来。再见。”他发表了这长篇大论,就转身要走。

可这时候有人送信来了。一到门口就拿出了信。昊燕瞟了一眼,就明白了这是从什么地方送来的,脸色大变,站着,看杜老师接了信,正欲拆信,昊燕马上就说:“拆不得。退回去,说查无此人,原信退回。”

送信人刚走两步,也听到了这句话,也就站着听这大个子还有什么话要说。杜老师说:“你这是什么意思?”爱管他人的事,太不知人情世故,可说得这么紧要,让她觉得此言不可不听。

昊燕说:“你看地址,就应当晓得是那个戴羽寄来的。他知道这封信送到了,是还会想办法来对付你的。退回去,邮务先生,你就说没这个人,信送不到。来拿呀。”

邮递员将信将疑,但杜老师也出来了,把信交给了他,他就笑着接了,说:“我还是头一回碰到这样的事呢。上头说什么我也还不知道呢。”可他还是把信拿了,装进了邮袋,走了。

杜老师说:“再坐一会儿,等慕莲回来?”脸上彤云尽退,春风顿现。

昊燕说:“那朱家也会接到一封信的,他们也会派人来查问。如果朱家真心帮那戴羽的忙,他们是会把真情告诉那个恶棍的,我想沈老先生会很好的应对这件事。就去问他老人家的主意吧。家有一老,世上至宝。不听老人言,到老不周全。”他也不想久留,就走了出来。才走几步,就有人叫住了他,把那几斤麂子肉买去了。

杜碧蓉听了谢昊燕的那番议论,有点震动。这个青年其实口舌伶俐,头脑清醒,能思能断,敢作敢为,难怪女儿同他交往。没多久,老先生回家来了,说看到了昊燕,可昊燕似乎不想同他多说话。沈先生说:“他救了你,你对他可以客气些。虽说他也不过是一个乡村农人,可是其心性之高尚,行为之勇决,胜过多少官场中人。那种行侠仗义的精神,足令多少读书人蒙羞怀惭。我们要看得起这些人。也许以后我们还有仰靠他的时候。”

不问情况就作判断,就发议论,杜碧蓉有点不快。可长辈面前,不能顶撞。杜碧蓉不能没有风度。对长辈的孝主要就表现在一个敬字上。老人说话,晚辈就只能听着,不能抗争。可杜老师这一回却想把她自己的说出来。她说:“其实古人就说过: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些人做的事,时常不受国法的约束,我们也得防点。”

老人坐下,靠着椅背,微笑着说:“我的儿子就是一个犯禁的,而且也是一个以文犯法的。当今之事,法在何处?禁因谁设?孙中山在广东,对抗中央政府,视政府的法与禁如无物。姓袁的对我家下手,哪里把法禁当成一回事?中国少的就是谢昊燕这样的人。我不为结识了谢昊燕而后悔。正因为结识了他们,才把你解救出来。不说了,过些天我到谢家去说明一切。真的想办他的婚事了,我还得去送份礼物喝他一杯喜酒呢。”

杜老师却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个姓谢的好像与朱家郭解之流有所不同,虽说胸中墨水不多,可那见解见识却高人一等,不是凡人。难怪莲儿要同他交往。”

老人忙问:“咦?你前贬后褒,既说侠以武犯禁,又说此人非同凡俗。这是何意?”

杜碧蓉把退信的事说了,老人桌子一拍,说:“真有此事?你记得那一回,他明明玩的是一杆真的猎枪,却说是坏枪,后来那谢铳却用那杆枪打伤了戴羽。此人心思不简单。我想,莲儿同他交往是没坏处的。”

后来慕莲听说此事,淡淡地笑了一声说:“恐怕妈妈还有没看到的。他是大山,是深潭,一眼是看不穿的。”

至于朱家那边,沈先生同刘先生商量了一回,刘先生就到朱府去了一趟,有意无意地说沈家避难辞职的事,朱家老先生笑着说此是何意,不得瞒我,刘先生说明实情,让朱家在给他大儿子的信中说明沈家已经迁到别处,无法寻访。这老先生也就答应了。此是后话不提。但沈先生知道这件事没有完结也不可能完结,除非那姓戴的死了。

再说昊燕回到家里,匆匆吃过饭,背着锄头到园中走了一转,浇了几担粪水,就收工,看着妈妈做饭。他母亲也不看他,炊烟慢慢升起,从屋里穿窗透户,发散出去。红日西坠,夜色渐浓,母子二人吃过了饭,母亲才说:“又有提亲的来了。”昊燕说:“是呀,也到时候了。你就回复他,只要老人家你要得,就定了吧。”他母亲听得此言,无喜无惊,只应了一声“嗯”。这一夜昊燕也没出去打猎。本来他也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出去的,他也需要休息。

过了几天,是邻居到教堂去做礼拜的日子。他早就收了夹子回来,在菜园里忙着。门前狗吠,他妈高声说有客来了。他在后园也大声说:“你就招呼着吧。上次不是定了吗?”他以为又是提亲的来了。可这一回他妈说:“是老先生又来了。”老先生?他马上醒悟,是沈老先生。六十多岁的人,却还从城里来到乡下,真是委屈了老人。他急忙放下锄头来见客。

这一回慕莲没来。昊燕知道慕莲再也不会来了。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已尽,所以这些天他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慕莲。太高的东西不要去想,月亮虽好,可那是摘不到的。太远的东西也不要去想,京城虽美,可那是去不了的。大凡欲念一生,其心则乱,心如止水,其心则安。所以他不再去想,心里也很安然。可这老先生偏要来打破他这内心难得的宁静,又让他想念起慕莲来,他有点怨这老人了。

老人带了些东西,都在街上可以买到,但又值不了多少钱的。给多了昊燕不会要,给少了也太不像样。沈老先生带来的东西当然是不多不少。这就让昊燕却之不恭,受之也愧不到哪里去。所以他也就只说了一句客气话。可老先生这一回是什么意思?轧棉机已经给了伯桑,他到那儿看了一回,也背着自家的棉花到伯桑家轧好了。这一回老先生来有什么事呢?他只能让老先生自己来说个明白。

原来老先生是代着他的儿媳来道歉的。

昊燕说:“我不好说什么。你们都是长辈,无论做什么都是应当的,我这做晚辈的不会有什么想法。只是老爷爷老远来到这乡下,就为了哪几句话。这不是让我心里过意不去吗?至于说到我的婚事,最迟也就是今年吧。爷爷想来,那我就专程去请吧。只不过我家雇不起轿子。这几十里路只能一步一步走呀。”

几句话干净利落,竟让沈先生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知道昊燕本是一个真心待人的人,从来不说虚情假意的话。可也没想到昊燕做事竟会如此有担当有魄力。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乡下人都有事,一年三百六十天是没一个放假的时候。所以他也就告辞。

到了冬天,昊燕又送了一回麂子肉,这一回他放下就走,也不管沈家收不收。到了门口却丢下一句话:“这个月的二十八是喜期,等着老爷爷带着全家去吃喜酒。”也不说二话就走了。

老人看着媳妇说:“这些麂子内我们也不吃,拿出去卖了吧。昊燕是怕我们没钱送礼,才这么做的。”杜碧蓉说:“都去?我们有时间吗?那时候还没放寒假呀!”

老人掐着指头一算,大声地笑着说:“是个星期天。他早就想到了这一层。我说此人不简单,真的呀。”

对这个昊燕真的要另眼相看才行了。杜老师怔怔地想了很久。难道此人真是一座大山,是一眼看不透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