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主流、智慧与中国经济黄河化  

2013-02-27 08:44:4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流、智慧与中国经济黄河化

(一)主宰性思潮与潜在性思潮

什么是主流?有二解。一是主宰性的思潮,二是主要的思潮。主宰性思潮有权力作支撑,推之广之,无人敢违之逆之,由于有主宰社会思潮的能力,那当然也可成为主要的思潮。但也还有一种主流,它不能明流却在暗流。当暗流涌动时,也许会成为爆发式的真正的主流。

我们可以考察历史上的主流。戊戌变法,变法一度成为主流。可这只不过是历史书上说的,就当时来说,懂得要变法的恐怕还是少数,社会上的大多数对变法知之甚少,甚至可说是一无所知,那么真正的主流则是支持皇帝的,皇上的权威难道还是可以碰的吗?即使是饱受压迫的草根,也不会去支持那些敢犯上作乱者。百年之后我们说它是主流,其实是从后来的影响来看的,在当时恐怕还看不出来。而在变法之前,变法的思想还只不过是暗流。公车上书只不过是暗流涌动后的一种突发式的表现。

民初的社会主义思潮就有所不同。因为皇帝老儿被推翻了,所以社会主义思潮从开始涌动起就是明流而非暗流。可后来风云突变,社会主义就只能成为暗流了,而三民主义则占领了所有的公开宣传场合,可是社会主义此时虽成暗流,可实际上却是主流。这一类主流的形成,有这么几个条件。一是一度没有主宰性思潮的压制,二是顺应时代的潮流,三合群众的愿望。如果一开始就有一种强有力的势力压制着这一思潮,这一思潮也是难为人知的。即使为人所知,也没几个人敢于公开支持。即使有些人敢于支持,可也只限于知识分子群体,在草根群众中也还是得不到市场的。可是即使这种思潮受到压制,可因其顺应朝代潮流,所以想禁也禁不了。这时代潮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国内的大趋势,即人心之所向。二是世界之大潮流。或者说,极可怕的是,这样的思潮很容易获得境外势力的支持。即使没有境外势力支持,可也很可能受到境外势力的影响。这同将近百年前的中国一样,当时的中国社会主义思潮成为明流,境外势力的影响即俄国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没有当时的境外势力的影响,社会主义思想在中国的发展也是极其艰难的。更早一点,辛亥革命也是如此,也是受境外势力的影响的。甚至现在还有人说当时的孙中山可能还算不上中国人呢。再说在俄国,列宁同样也是有境外势力的支持的,而俄国社会主义思潮的形成也是受境外影响的。对俄对中,马克思主义都是舶来货,都是境外势力影响的结果。只不过北洋政府无力镇压这种境外势力,所以社会主义思潮遂成主流。其三,从暗流到明流,群众的支持是关键。比方说群众对贪腐恨之入骨,那么反腐也就成了思想主流。而反腐只倡廉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打贪也不能解决贪腐。目前说只能治标,也许是策略性的。想动根,则腐叶与新叶同落。所以只能逐一剪除而无法伤根。可群众盼的是来一次根本性的改革,这就是矛盾之所在。如何协调解决这一矛盾,非有大智慧大魄力是不行的。

(二)反腐制贪,根本何在?

反腐制贪动不了根只能治标吗?我看未必。所以我说要有大智慧大魄力。大智慧在哪?我国的政治制度的根是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好得很呀。可是,我们发现,现在枳橘同生,在这一砧木上却还嫁接了枳,因此就结出贪腐这一枳实。有很多人误以为这根儿就是枳,动根本就不是伤筋伤骨的事,而是亡党亡国的事,一说政改就以为除了伤根动本再无他讨。可事实上却是另一回事,我们不必动根,只要运用剪枝的办法也可以把这些只结枳实的枝条剪去。只要我们真正坚持人民代表制度,选出的代表是真正的人民代表,而不是官们代表,他们所要表达的是民意而非官意,是民选而非官选,这个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可选出来的这些人民代表必须是敢说敢言的,必须是为民说话的,他们的任务不是去为官吹捧,而是要监督官儿们。我们党的工作重点不是执政,而是监督执政者。这样才能做到党政分工。政府是人民的,可人大却一定要是党的。我们说要实现共产党的领导,于是就以党代政。可真正的领导却应当是人大的领导。我们控制了人大,还怕管不好政府吗。一讲民主,很多人就想到,搞民主,就会如李光耀所言,中国就会亡国。我想决不会这样,因为搞民主,就得让共产党在人大中居绝对优势。我们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做不到这一点,就不配说什么光荣伟大正确。如果我们真正能做到光荣伟大正确,就一定能把人大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共产党和人民是一条心的。反过来,人民对政府有意见,党却竭力为政府辩护,人民想控告政府中的某人,党却极力打击这控告者。党总以为政府即党,如果这样,党就成了被动者,代政府受过。能跳出这一圈子,党只为人民说话,在政府与人民之间扮演的是一个公正的评判者的角色,情况当有不同。说大智慧,也就在这里。说大魄力,也就在这里。

(三)2020年中国一定会穷吗?——避免中国经济黄河化!

如果没有大智慧大魄力,我们优柔寡断,就可能贻误时机,把应当早解决的问题拖延到艰难时刻。

什么是艰难时刻?是小康没有实现却遇到了我们不想遇到可历史却无情地给予我们的时刻。网上说,兰德公司预言说,2020年中国会很穷。可是官方说到这一年我们要实现小康。小康和很穷是根本不相同的两回事。

兰德公司是胡言乱语吗?不幸的是,它说的时常是对的。六十多年前,美国政府想对朝鲜动兵,兰德公司说,赢不了。可二战胜利几乎全是美国人之功,美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如日中天,而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只有一个在美国人眼中破破烂烂的摊子,武器是那样地落后,经济是那样地凋敝。美国政府当然不会听兰德公司的那些个傻文人的。可不幸的是,兰德公司说对了。

这一回兰德公司肯定会错吗?我却以为也有可能它说对了,如果我们不马上采取对策的话。对策就是要避免中国经济黄河化。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请注意“奔流到海”四个字。可现在的黄河还像古人所说那样的奔流吗?对,也不对。在上游,黄河水是奔流的,是丰水。可过去天下黄河,唯富一套。而现在呢?宁夏大用黄河水,一路来都用黄河水,这黄河水就不够用了。汾河水渭河水,自己用还不够呢,哪还剩下多少水注入黄河,何况还有一个引黄济卫呀。于是到了下游,黄河水不再奔流,甚至有些时候黄河水根本就入不了海,成了细流,甚至断流。黄河化,就是其内陆河化,同塔里木河一样成了内陆河。上游丰水,并不等于到了下游还丰水。下游很可能枯水断水。

中国经济正在黄河化,下游眼看水很少,现在已经很少有水流到下游。那么上游的水流到哪儿去了?流到权贵豪富集团的钱袋里去了。或者说,肥水不落外人田,这有什么不好?可是,这上游丰水并没有流进自己田中,却流进了外人田。豪富们的钱存进了美国的百慕大的开曼的银行里去了。多少权贵在美国购置了房产,多少豪富把钱用于国外的奢侈品,多少有钱人到海外消费。他们都准备在移民外国。一旦有变,他们都会溜之跑也。财富大量外流而得不到制止,我们能小康吗?财富大量外流,富在异国他乡,中国留下的就只有贫穷了。

我已经写过文章说到了小康之日,我虽不能说一贫如洗,但也有可能必得考虑买米钱在哪儿了。可这只是我一个人吗?当外人在华所办的厂因劳力价格上涨而搬迁的时候,当那种资产转移到外国却又用外资形式来华投资攫取财富的时候,当中国小百姓被榨得差不多干枯了的时候,那时按平均小康了,可因两极分化是如此之烈,人们看到的恐怕不是小康而是贫穷。兰德公司所推测的恐怕就是这么回事。上游丰水并不等于下游也有水呀。当中国经济成了一条内陆河的时候,人们恐怕会想起《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中所说的事成了现实生活中的事。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有点儿迟了。有魄力的领导就得未雨绸缪,以大智慧大魄力早点儿解决中国经济黄河化的问题。一定要让上游水多分些流向下游。河水奔流而不能入海,下游无水而荒漠化,那是很可怕的事。

(2013-2-24)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