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34  

2013-02-22 09:32:2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 追贼

 

乱兵一到,抢走了元亨利刚出匣的豆腐,这消息像一只惊惶的鸟,刹那间飞遍了塘桥街上的每一户人家。杜碧蓉刚熟了中饭,菜锅还没放到柴灶上去,就拉着慕松说:“快躲到山上去。快翻后面的围墙!”而房子的主人一家早已经从后面翻墙过去了。慕莲还在教堂里给人治病,此刻也顾不上去叫她了。

刚翻过墙,就有人在那边山上大声说:“杜先生,沈老先生给北军掳走了!”

就如一个惊雷,杜碧蓉脸色顿变,慕松也愕然。杜碧蓉一个女流之辈是不敢去救的,慕松年幼体弱,也是不能去救的,自顾不暇,哪还谈得上去救助他人!。这些兵,奸淫掳抢,哪一桩做不出来!她只能拉着慕松往树林深处爬。可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了慕莲,她已经朝另一个方向走了。杜老师大声叫:“那些兵会乱来的呀!”慕莲站住说:“不能丢下爷爷不管,我要去救他!妈妈你保住弟弟就行了。他是我们沈家的根呀。”

“你救不了他!杜碧蓉紧紧地抱住慕松。这是她的命根,是她还能活下去的勇气之所在,她不能丢掉这个孩子!

慕松知道母亲的心,也就顺从地拉着母亲的手。他已经十四岁了,个子已经长得差不多了。他想做点事来帮助爷爷和姐姐,可现在他没理清他的思路。他当做的是什么,他能做的又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慕莲一个人大着胆子就往街口上追。到了街口一看,那儿没有兵,听说有好几百人都往北走去了。一问,说他祖父被几个兵押着向北走了。知情的人告诉他,那些北方粮子听见老人说的是北方话,他们正需要一个懂话的人引路,就用枪柄打了老人几下,押着老人就走了。慕莲想都没想,立刻就向北方跑,后面有几个人追她回去她也不顾。她只有一个念头:快把爷爷救出来。用什么方法才能救出她的爷爷,她完全没有想,现在她也无法去想,一切都要在看到爷爷之后才能作出决定。

这时正是水稻快要成熟的季节,田野里黄澄澄的。天上一轮太阳威力无比地照射着地面,晒得人滚烫滚烫的。田野里看不到一个人。躲兵嘛。看到背枪的人谁不怕!可她一个女孩不要命地追着那些当粮子的人,人们无不感到惊奇。想叫醒她,可后面又来了三五几个粮子,怕惹火烧身。岂止是不敢劝阻,连发出声音的胆量也没有。

而这几个北侉佬 看到这个女孩独自一人急匆匆地向前追赶,竟也不知怎么对待。

追了两里路,她看到一户人家的屋檐下正坐着一群粮子,也闻到了饭的香味。开头她没在意,只是一心一意追赶祖父,她觉得祖父应当就在这些人中间,可猛一抬头,发现有两个兵正用邪恶的眼光看着她,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欲火。虽说她对男女之事毫无经验,可一看到这双眼睛也猛然醒悟,必须提防。可已经迟了。那当兵的已经向她走来了。

她向后一望,又来了几个兵,三摇两摆的,还哼着淫秽的曲儿。他一眼看到前边有个进退两难的女孩,立即笑了起来,脚步也加快了。慕莲无路可走,向右看,是一条陡墈,这无论如何爬不上去。她只能向田垅中跑。

禾苗很深。一跑到田中,她就发现只要一弓腰就可隐藏下自己的身子。可这也不行,因为那几个粮子是看到她跑到这儿来的,要来捉她是无可躲避的。可她已经到了这儿,要藏也无法藏,只能站着不动。

果然,那个后面追来的兵向她走来了,那双眼睛里露出来的凶光,已不仅是淫秽了。她看了看脚下,发现了田边有一只草篮,草篮里有一把镰刀。她弓身把这把镰刀拿到了手里。阳光下这把镰刀闪闪发光。正哼着曲子的那个兵看到了镰刀的闪光,也就站住了。他摸了摸他手中的枪,也看了看了四周,打不定主意。慕莲知道了他的心思,就说:“想开枪?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枪一响,你以为老百姓都会四散躲藏?你们队伍不成队伍,又没个指挥的,南方的革命军就在后面,只要一听到枪响就马上会追来。”

可她还没说完,那个兵就打断了她的话说:“你是北方人?是洛阳的?我也是洛阳人。”他向大路边叫喊:“刘胡子,找到同乡了,这女孩是洛阳的。”

她正想蹲下,可两个洛阳人正向她跑来,一定要她跟着他们走,说,只带一段路,只要买到了米,吃到了饭,就放她走。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上饭了。她想只能将计就计,正要向大路走去,可有只手摸到了她的脚上,她吓了一跳,原来田里还躲着一个小女孩。她看了看女孩的手势,明白那女孩只是要她留下镰刀。

她不想连累小女孩,放下镰刀,就往大路上走。用纯正的洛阳话同这两个兵交谈,明白他们确实只是想买些米作一顿饭吃,他们还没有抢劫的胆量。她便答应了。看着这帮兵勇也真可怜,身上的那股子气味臭得人晕倒,恐怕已经是好多天没洗过澡;衣服上一层层的盐霜厚厚的,和汗垢结合在一起,如果洗掉了,这件衣也许能轻一两斤。子弹带空着一大半,粮袋则几乎全是空的,要打仗举枪无弹,想吃饭炊煮无米。这样的一支军队可说是再也上不了前线了。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川受犬欺。可这支军队只能说是被打折了腿的丧家之犬,是刚逃脱陷阱的亡命之兽,保命的愿望强烈,伤人的气焰低落。慕莲觉得没多大的危险,也就跟着走。

走了不远,她又她看到一群当粮子的正坐在屋檐下,她高兴地看到了她祖父也在其中。这些当粮子的正要买米造饭。他的祖父刚好给他们计价还价,做成了这笔生意。事后她才得知,祖父有意地把讨价还价的时间拖得太久。他已经看到女儿正在同那几个兵周旋。他知道女儿是为救他而来的。她问祖父为什么这样想,祖父说,你不正是男孩性格吗?当然这是以后的事。

可这时她看到祖父向她眼睛示意。这意思很复杂,既要她去救他,也是要她不要鲁莽,似乎要她到上边的谢家去寻求救援,她当然从容。她看到前面有兵,做出了逡巡不前的样子,好像因怕这些当大兵的而不敢近前。那些当粮子的看着她,有的故意做出恶狠狠的样子来吓唬她。她就做出了非常害怕的样子,对方越使强她就更示弱,便回过头来对着她身后的几个兵说:“我们另外换户人家吧。农户人家锅小,煮不下这么多的饭。”这时候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可她偶然地发现了一个人,就是戴羽,正面露得意之色,似乎他刚好打了一个胜仗。戴羽正看着她,他觉得此人有点面熟,一时想不起来。但他马上就明白了,这就是当年那个让他难堪的女孩,是一个能出主意的女孩,他可说就败在这个女孩手中。想到这儿,他就觉得现在是他复仇的时候,这个女孩现在成了他手中的一团泥,可以让他任意搓揉了。虽说他找不到杜碧蓉,可是能干掉沈家两口人,也算是解了心头之恨。而且,他也看到了不远的树林中的那个身影,似乎就是当年让他难堪的那个大个子,如果能钓鱼般把那个大个子也钓到手中,昔日冤家路窄,人为刀俎,想不到今日狭路相逢,我执斧钺,就可以一洗当年之耻,报那一箭之仇。他必须很好地利用这一机会。只要能证实他确实已经摆脱了南兵的追击,他就可以开枪了。哼,这一回就看我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