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30  

2013-02-01 09:28: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 洗冤

 

毛猴子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住处,燕子落在高梁上,麻雀睡在屋檐边,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可他今天晚上何处歇宿,却还是未定之天。他想到河边街去碰碰运气,那儿也有一家铁店。那个铁匠他是认识的,只他一个人,没一个帮手。也许他会要个帮手。有的人在谋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恐怕做不成吧,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有的人做事,总想先试试看,成与不成付之于天,尝试总比脸面重要,这种人做事通常有一半会得到成功。这时候去河边挑水的人多,街道是湿漉漉的。稍一不慎就会溜倒,所以他低着头看着地面,生怕跌了一跤。那福来从他身边过去了他也不知道。听到了铁锤丁丁作响,他才抬起头来,干咳了一声,那周铁匠也就停下了锤击看着他。周铁匠一边扯着风箱一边问:“怎么这个时候得空?吃过晚饭了?”

“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哪还能吃晚饭,给狗咬了。”

“狗咬了到我这儿来做么子呀?我这儿不卖膏药。”

“没有膏药也许有草药,能治伤就行。”

周铁匠大笑。“又没事做了?总是改不了你毛脚毛手的习惯。做事总得踏踏实实,打不得一点马虎。你这一世还不知要受多少磨难才成正果呢。”风箱均匀地响着,铁又红了。

“唉,人生一世,就得靠遇上贵人相救。我到现在也没碰上一个贵人。如果他能救上我一把。也许我还有一个出身之日。”

周铁匠把红铁夹了出来。“所以你就走到我这儿来了?来,帮我打上几锤,饭都没得工夫吃,恐怕拿货的就要来了。”

这正是毛猴子之所求,他马上就抡起大锤打了起来。打什么东西他当然是知道的。

周铁匠拉着风箱,再问:“手艺也还不算差,可怎么你到一处背时一处,总做不到头?”

“刚才说了呀,给狗咬了。”

“莫这么说,在我面前也不想说真话,恐怕你今天晚上这餐饭也没处吃,更没地方睡了。”

毛猴子很高兴,今天的晚饭是有地方了,就说:“你休息一会儿,全由我来,就这些?也要不了多久。”

“那我就办饭了,只不过没什么菜。不过你能实饱肚子就行了,我嘛,吃得也随便。这个年头,打仗的日子多,生意难得好起来。民国呀,成了战国。好好打,实在没地方去,就同我缴伙。不过也要看你的福运了。”周铁匠就把饭锅放到了铁炉上。这就叫一炉二用了。

没多长时间,货都打完了,拿货的人也来了,一看货都做好了,也高兴,当即付钱取货。看着新来的这个师傅,就问:“这好像是东街的毛师傅,是吗?”毛猴子马上承认。取货人说:“那田师傅脾气爆,爱吃铳药,一说话就有七分硝药味,呛得人死。跟他搞不下去了?”

听到这理解加谅解的话,毛猴子真的想哭了,不是他的事,是老板脾气不好。

抹着汗水,毛猴子说:“说实话,他居然给了我一个贼名。我话说在前头,免得有人日后说我这说我那。我姓毛的坐得正行得直,只不过那一晚睡不着了,到塘桥街那真武庙里爬人家的窗户看妹子睡觉。这就背上了一个骂名,说我是偷东西的。冤也不冤?今生此世,也不知这个骂名会背多久。要背上二十年就会把讨堂客的事耽误了,下世只能去变狗公子了。所以我这是被狗咬了。”

周铁匠哈哈大笑,说:“这一句应当是真话了。我信你这一句。不过话也说明白。我的女儿嫁人了,小女儿才六岁,她也不会等你。你想妹子恐怕还要另寻一条路。偷看妹子睡觉也止不了瘾。肖老板,你说呢?”

肖老板只是笑,这样的事那当然是不必说出自己的意见来的。这时候周铁匠也把菜切好了,开始炒菜,毛猴子就拉风箱。肖老板雇的挑货的人也到了,肖老板也就走了。

可肖老板才走几步就打回转,再到周老板店门口站着说:“毛师傅,告诉你吧,偷田师傅铁的是那个叫福来的铁卵子,他想把偷来的铁卖给我,我没要。可是你也不必把这件事告诉田师傅,一则货是回不来的了,二则你也会多一个死对头。我什么也没说。”肖老板又急匆匆地走了。

周铁匠几下把菜炒好了,说:“就这样,我再也没其他的东西了,吃吧。肖老板其实是跟我说,让我收下你,意思说你不是一个偷别人东西的人。明白了吗。”

毛锤子立即跪下谢恩。横亘在心里的一块铁顿时消失了。然后端碗吃饭。

吃过饭,周铁匠才悄悄地说:“那个叫铁卵子的刚才还到过我这儿呢,他的货还没出手,也想卖给我。你只说不知道这回事就行了。话多惹祸,嘴多吃亏。”年纪大的总喜欢当人生指导师,听得进的有出息,总以为自己正确的年轻人是不会听这些年纪大的人絮絮叨叨的。这些年轻人崇奉的格言是:走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天生的革命家,其实狗屁也不懂。打过几个筋斗的毛猴子已知昨日之非,自然会知今日之是。

天黑了,点了灯。周铁匠说:“平时为省油,我睡得早,今天晚上就浪费一点点吧。”关上门,闩了,正想谈几句,就听到了敲门声。周铁匠大惊,他是没什么客人的,儿子没有跟着父亲学艺,到省城求学去了,还想大有作为呢。小女儿由妻子带在乡下,乡下还种着田呢,他有时回家去,有时就睡在店中,所以也不会有家人来看望他。现在敲门了,难道是他的妻子……他的手都发抖了。可马上就听到了声音:周师傅在家吗?毛猴子说:“这好像是那个姓胡的警察的声音。”警察来了,只能开门,果然是。小民见着警察总有几分怕,周师傅也怕,坐也不敢坐,也没敢让警察坐。这警察站着说:“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不好,叫胡来,其实我做事从来不敢胡来,现在到这里来也不会胡来。你放心好啦。”听了这番话,这周师傅才拿出一条凳子给胡警察坐下,自己却仍旧站着,是没凳了,毛猴子急忙也站了起来,把坐的那个木墩交给了周师傅,可周师傅也不坐,于是客人也站着,三个人都站着说话,成了一个三脚架。

胡警官说:“今天那个叫福来的到过这儿,是吗?”

周铁匠有点迟疑,但知道这是瞒不过人的了,只能说实话。问的原来是卖铁的事。胡警官说:“好吧,我们把这件事告诉田师傅,让他也明白他犯了一个错误。”周铁匠马上说:“不不,毛师傅是他自己想改换门庭,不是别的原因。”胡警官说:“我们做事也得黑白分明,不要让人背一辈子黑锅呀。别人说他能干,说一万句也不嫌,坏话让人说一句也嫌多。毛师傅,是吗?”

毛猴子听了很感动,一个下午事情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他又是一个清白人了。周师傅待他这么好,他也不想再回田师傅那儿去了。可是他的被子还在那儿,不去一趟是不行的。于是他就跟着胡警官去拿自己的东西。但福来是不是真的对那个老头下了手,把那个老头推到河里去呢?他想问胡警官却又不敢问。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