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沉塘记第十九章  

2013-12-12 09:07: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十九章 惊人武功

 

鬼屋不平静,鬼屋多鬼,可现在鬼屋室内无鬼而屋外的人多鬼。刘府的老爷玩鬼,刘慎言也在玩鬼。蒋士峻来了一股犟劲。本来先天晚上打算逃走算了,现在却想要斗下去。才认识的绮荷也同意这么做,要斗下去。可刘府权大势大,想把他家斗倒似乎不可能。就在这个上午,朱八又来了,他一进门就大声说:“听说这儿昨天晚上唱了一出很热闹的戏,没看到,真可惜。”

绮荷躲着,她不想见到这个人。女人那当然要避开男人,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看到的,内外有别嘛。

蒋士峻说:“也没什么事。还是鬼屋闹鬼。这个厅屋,据说叫什么熬,人在这儿坐久了,心神不安,就想打人,就想同他人狠狠地闹上一架。昨天晚上来了几个客,就闹起来了。没什么大事,无足为怪。”

朱八说:“这些事同我无关。我想问的事,是刘慎言到底想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把你家的产业弄到手吗?难道只是把你家搞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吗?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蒋士峻坐得靠近朱八,放小了声音说:“请明示。”

“很简单。他想把你家告倒,总得有个由头吧。拿什么做由头?就说你们家同革命党相勾结。就凭这点。”

“这就怪了。既然你知道刘家想把我家列成革命党,你说你是革命党,那你不正好是在帮刘府的忙吗?”

“我们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也可以告他们家同革命党相勾结呀。我打进刘府去,作为他们家的客人,你也可以向官府告他刘家是朱八的朋友,祸从天降 。这不就行了吗?”

“朱大哥,你还不知道这帮人的心计是怎么样的厉害,是怎么样的毒辣。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你自己送上门去,恐怕还没等到你说话,他们早就动手了。他们会把你当成一盘菜,蒸炒炖煮全都由他。我劝你不要这么冒险。凡事以稳重为佳。”蒋士峻这么说,心里却在想,朱八勇猛有余,智谋不足,恐怕成不了事。这个人把世事看得太简单,为人也太单纯,同盘根错节的旧势力相争相斗,似乎还欠火候。可是,自己还才二十出头,对四十多岁的朱八他不敢说这样的话。他只能把朱八看成老前辈。

朱八听了蒋士峻的话,淡然一笑,说:“现在他们还摸不到我任何把柄。我所做的事全是秘密的,没人知晓。你能说我做过什么事会让官府生疑?”

蒋士峻不回答这样的问题。古有莫须有,今也有想当然。从古到今都有诬蔑,诬蔑是不需要证据的。可是对这个老前辈能够说些什么呢?蒋士峻只能说:“我还是那句话,几事多计议几回为好。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多考虑多商量,三思而行总会好一点。”

“世上很多事,坏就坏在议论太多,行动太少。搞革命就得靠行动。到时候就随机应变。很多事情事先是想不到的。我现在就到刘府去。我想试探一下刘府到底水有多深。”

蒋士峻知道什么也不必说了。他只能祝老前辈成功。而且,他对朱八的能干现在也一无所知。也许他会有这样的能干吧。

这朱八当然极其自信,也真的来到刘府。大门前有一个池塘,可说有点像护城河,进屋必须走一条小桥,这小桥却是木板桥,必要时可以拆掉。青砖墙高而且厚,土匪想打进去那是很困难的。虽说这户人家现在每年也不过两三百担租,算不上是一个大富,更谈不上大贵,因为这户人家没有一个在朝廷当官的人,甚至在县里也没个自己的人。可是摆出的这个架势却颇有几分自大。朱八看到这个样子也就有了几分好笑。

过了木桥,是一块大的地坪,正晒着黄豆,两只扮桶里装着的是豆秸,当然只是临时存放。因是上午,阳光还没到最强烈的时候,似乎还有几分阴晴不定。朱八过桥时也没人问他想做什么。大门是关着的,出进只能走一间小屋,按现在的说法,那可以说成是传达室。守门的人,脸色青绿,像个瘾君子模样。这就是刘四喜,现在刘四喜死,这人却是刘三同。可是朱八却看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刘四喜有几张脸,这张脸是变出来的,是专给主人看的。他当然也不说认识朱八,他只是问朱八想见的是谁,听说要见主人,马上就叫一个小童进去通报,一切都很规矩。里面传出来的话是不见,可朱八却一直向里面走去,当然刘三同也不会阻拦,他也知道这是阻不住的,他只是叫小童快点儿通报主人,说这个客闯进来了。

听说有个客人闯了进来,这十一爷大惊,也就走了出来,也有一个打手陪着他。朱八见主人出来了,也就止步,拱手作揖,很客气很斯文,说朱知常来访。

十一爷说:“朱知常?好像我们素不相识呀?不知您为何来到敝处?”

“你家大少爷同我的小儿在书院是同斋学友,我也见过令郎,小可早就想一睹尊颜。今天特来拜访,以慰想念之渴。”

这家地主听到此言,觉得说的也不错,儿子不常回家,但记得似也提及过有个姓朱的朋友。可这个姓朱的朋友是何等样人,儿子却也从来没有说过。既然所言非虚,也就让这各人坐下饮茶。

可刚要开始说话,外面就有人来报,说官兵到了门外,指名要捉拿朱八,现在木板桥已经拆了,官兵要主人出去说话。十一爷看着客人,这客人笑着说:“小可即是朱八。这是小事,我一个人出去对付即可。”于是朱八从容地走了出来,到了大门外,对着池塘那边的官兵大声说:“小可即是朱八,今天你们想做的是什么?”

那些官兵惊了一阵,才有个出头的人在对岸说:“奉上司令,要先生到县衙里去一趟。”

“明明是想捉拿,偏又说是县太爷请客。请客何用兵勇。回去告诉你们的县太爷,说朱八过几天就要到县衙来亲自拜访,不必这么惊师动众。你们现在回去吧。朱八言出不悔,后天上午一定到县衙里来的。请知县早为之备。”

这帮兵勇的头头能相信朱八的话吗,还在说个不休,朱八说:“你们想捉拿我,这点人也太少了,没个三五十人,能奈我何?你们想见识一点吗?”说着,走到池塘边,看着脚边的扮桶,突然一脚踢去,这只扮桶马上就飞过了池塘,对岸有一个看得呆了,来不及避让,被扮桶打中,双脚压在桶下,其他的人慌忙抬开扮桶,把此人拉了出来,那头头看着朱八,也不敢再动,这十来个人,背着那受了伤的官兵匆匆忙忙走了。走的时候还不断向后看,生怕朱八追来。

出来看热闹的也都惊呆了,世上哪有这样的真本事!马上有人报告了十一爷,这位老爷也慢慢地走了出来,看着池塘对岸的那只扮桶,不相信也得相信。因为桥拆了,这扮桶却跑到那边岸上去了,当然这是朱八所为。可这个客人该如何对待?不留则与之为敌,决无半点好处。留下则私通匪类,官府找上门来,说一万句也说不清。

朱八也不再进厅,就在地坪上对十一爷说:“令郎已经同我是朋友了,特来告知先生。今天这件事,让官府也对先生另眼相看。先生要说同革命党人没有关联,无论怎么说也解释不清。这大清朝时日不多了,先生若能早为之计,倒向革命党这一边,新朝建立后,先生就是功臣。开国有功,先生会得到何等待遇,我想先生是想得清楚的。小可今天不再奉陪,就此告别。”说完,朱八扎起长衣,退后十来步,然后一阵急跑,纵身一跳,就跳过了这池塘,到了对岸,再向十一爷作了个揖,大步而去。这边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好一阵没人说得出话来。

谁也想不到他家的大少爷也成了革命党!即使十一爷解释一万遍说决无此事,可有人会相信吗?这时他的老婆也踮着小脚出来了,看到这个场面,同样也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刘慎言到了对岸,可是看到这边气氛紧张,看到了一只扮桶到了池塘那边,一时想不明白这儿出了什么事。可他过不来,十一爷神情大变,刘慎言想说的话当然也吞了进去。

仆人大胆问:“老爷,把刘少爷放过来吗?”

主人如梦初醒,这才看到对岸的刘慎言,手一挥,就进去了。这木桥重搭还是不搭,也不知道,这刘慎言放过来还是不放过来,也不明其意。刘慎言站了好一阵,知道他不便说话,也就转身他去。

刘慎言才走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叫:“慎少爷回来!”


(此故事根据史料改编。)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