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十章  

2013-11-08 11:11:4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十章 红衣女郎之谜

 

刘四喜临走时一声“小心”让蒋士峻不断地思考:即将到来的危险是什么?刘慎言打算对他蒋士峻做点儿什么事去向十一爷邀功争宠呢?难道出卖朋友对刘慎言有什么好处可得吗?回到室内,静静地坐着,反复地想这一问题,可是总想不出一个答案来。

但蒋士峻也马上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刘四喜说的话应当是可靠的,看样子这是一个讲求实效的人。是鬼也是一个好鬼。可是他怎么知道这样极秘密的事呢?蒋士峻作出了几种假设。第一,他在刘府有内线,这个人能够向他提供消息。可是这个想法,蒋士峻觉得也有点不可思议。那么就是第二种可能,那刘府内的刘四喜同在菜园里种菜的刘四喜是同一个人,可是一个人同时扮演了两个不同的角色。所以他能知道刘府的底细。那么,这个刘四喜是极会耍两面派的本事的。他可以把刘慎言的事告诉蒋士峻,难道就没可能把他蒋士峻的事也告诉刘慎言吗?小人!两边都讨好!想到这里,蒋士峻就有了几分紧张。刘四喜的话应当相信,可是自己也要极其谨慎,有时也要透露一点假的动作让刘四喜去欺骗刘慎言。

天色渐暗,弄饭吃吧。一个人做这做那,剩下的时间就不多了。反正三个月已经三去其一,也就算了吧。如有可能,他真的想雇一个仆人为他炊煮了。

这些天每天都是阴雨连绵,雨不大,却时断时续,时大时小,想到园子里读书也不可能,只能坐在大门口。一双短剑总是放在身边,以防不测。晚上是睡到了楼下,可是到了早晨 却把被窝又搬回到楼上去。他不能不玩这促迷藏的把戏。过了好几天才天晴。蒋士峻如逢大赦。等路上稍干,他就不再读书,到外面去闲走。秋菜已经长了出来,满园绿油油的。蒋士峻突然想起,这么多蔬菜,是十一爷家里消费的,还是作了别用?如果是十一爷家里消费的,那么来运菜的人总会遇见一两回。决不会一次也没见过。那些运菜的人不会也像刘四喜这么神秘。可他从来没有见到这儿来运菜的人。刘四喜是用背篓背过几回,可那才一点点,恐怕只供一家之用。当然,蒋士峻所吃的用的应该也是这菜园里的。可一个人能吃几何呀。那么这些菜的采摘是什么人来进行的?他留心了一两次,发现下午是这个样子,到了第二天清早就会少一点。这么说来,采摘的人是在晚上来的。为什么只有晚上才有工夫来采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来收取这些蔬菜?不会是被偷去的。如果是被偷去的,刘四喜明明知道他种的菜到了夜里会减少一些,可他从来不作声,好像本来就该如此,为小偷种菜难道是他的本分?这里头大有文章。

鬼屋的一切都很神秘。而刘四喜是这一切神秘的核心。他搬到楼下来睡以后,果然晚上的恶梦就消失了。所梦无非是花园里遇见一个极像刘四喜的。刘四喜在这里住过,而且住过的时间不短。这刘四喜为什么会在这儿住?这又是令蒋士峻迷惑的事。可以肯定,既然刘四喜在这儿住过,天天住刘府里的那就另有其人了。但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刘四喜是后来才进入刘府的,可能他原来不叫这个名字。

由于晚上睡得好了,他白天读书的时间虽短而效果极佳。他带来的书所剩也不多了,他必须用一部分时间来消遣。于是,为了探问收割蔬菜的秘密,他决定晚上多到外边走一走。何况这天气是这么地好,又值月光当头。虽说夜深寒凉,可只要多穿一件衣,走在这外边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是人生难得的享受。

一连天,他没有任何发现。他觉得自己变了一个小人,专爱探人隐私,把自己的将来放到了一边。他想利用晚上的时间来学会写诗填词。这些事他仅是略知一二,远远谈不上精通,而一个读书人不会写诗,就会被看作没有学问。所以他也找出书箧中的几卷纸,订成了一个小本子,把自己写的几首诗词抄写在一起,还给了一个篇名:步月集。他也尽量把自己的饮食办得精美些,作一个饕餮之徒应该有自己的口味。他只是要用这些内容来填补生活中的空缺。可这么一来,对探索那收割蔬菜的异人已经丧失了兴趣。

可世上时常有这样的事。你想得到的,偏偏得不到;等你不想得到它时,它却意外地落到了你的手里。那一天晚上,他在树下徘徊,这地方是他常待之处,有时就坐在石头上冥思苦想,总想挤出几句诗来,可是,没有诗材却强要作诗,即使作出来的也不是诗。他想到了夜阶秋色凉如水这一句,就打算化而用之。

这时,月光照在池水上,点点波光就像那碎裂的珍珠;俯看脚下,露珠初凝,也在月光下呈现出闪烁的光辉,他便凑成这么三句:银光碎裂水晶屏,荡漾波心万点萤;疑是美姝珠履艳……

这时候,他看到远处一点红光一闪,这又是那红衣女郎,也正好是刘慎言的猎物。他赶紧退到花木深处躲藏起来。红影近了。上一次见到她,是没有月光的昏暗时候,他一直没看清楚这妙龄女郎是个什么模样,可这一回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得很清楚,这是一个妙龄女郎。年纪约摸十六七岁,正是古人所谓的二八少女。这女孩背着一个小竹篓,里面的物件不必细看也知道那是这园中的蔬菜。说得不好听一点,她是来偷菜的。只不过蒋士峻已经约略地知道了她的身世,也不过是为生活所迫,所以也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事。

可蒋士峻的想法马上就变了。他为这女孩的美色所吸引了。那脸也有点圆,又很白皙,在月光下,就好像是地上的一轮月亮。本来乡间有句俗语,叫远看堂客近看猪。看女人太近了就会发现很多的缺点,如果远一点,或者在明亮的月夜,就只得出一个模糊的印象,不足之处就由想象来弥补,而想象所弥补的就是绝对的美。所以这时候蒋士峻所看到的是绝对的美。这是没有任何缺陷的美。他看痴了,尽量屏住自己的呼吸,生怕惊动了这位美人。美人越来越近,从容地从他的身旁经过了。他轻咳一声,突然地冒了出来,这美人却不为所惊,只是略微退了一步,看了一眼,就露出了笑容,已经说过话,当然可说是熟人了。

蒋士峻问:“你又来了?”

“他叫我来的。反正你也吃不完,我家正缺菜,要喂猪。”

“你说的他是是谁?就是死不了?”

她只是笑,不做声。也许是一时大胆,他伸出手去,本想去摸她的奶头,结果却摸在她的脸上。她只是本能地略微回避了一下,笑了一声,说“上一回你不是这样”,就走开了,继续向前走去。他也不好非礼,只能目送她离去。看着她走入池边的石岸上,钻进了牵牛花丛中,一下子就不见了身影。他遗憾地跟到池边,看着那莫测高深的池水,看着那同样难测其虚实的小竹林深处,不知那一丛丛密密的小竹子深处是不是有一条路。如果没有一条路,她走进去干什么?蒋士峻是没有这个胆量走进去的。

他马上就想,在这样的晚上,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却有这么大的胆量走进那丛竹的深处,是特别地胆大还是她本来就只是一个幻象?幻象?那就是一个鬼了?他大着胆子向那丛竹深处,可那儿黑黢黢的,他蹲下身子再看,也看不到前边有一线光明。他试着走了几步,可是他只能低着身子,再走几步,惊起一只夜鸟,扑楞楞飞起来,吓得他赶紧退了出来。

回到月光下,他反复地想,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吗?他有些怀疑自己了。也许他所见到的全是自己的想象。他不无遗憾地慢慢走了回来。

可一件更加令他想不到的事情正在等着他。他看到了一个人正在大门外的台阶下等着他。也许是等着别人,可这儿只有他一个人,只能是等着他。衣服鲜明。在这附近,只有刘慎言才会穿这么鲜艳的衣服。走近去一看,果然是刘慎言。

刘慎言看到了他,很高兴地说:“这里太孤寂了。我等着等着,有些害怕了,正想打转回去向老爷报告你遭了大难的消息。”

蒋士峻骂:“你口长血疮!这些话是说得的吗!”刘慎言嘻嘻笑着说:“我也可以算得上天底下第一号大胆的人了,可想不到还有比我更胆大的人。那碧波池水在这样的晚上是这样地清凉,谁也不敢靠近,你却走到那儿去了。你是否发现了一件什么奇怪的事?”

蒋士峻想,这刘慎言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问:“我想你深夜到此,一定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另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