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十五章  

2013-11-28 11:00:5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十五章 纳妾之谜

 

朱八拍掌说:“那当然。你父亲的来信也敢拆,也敢在这封信上做文章,可见他们的计谋非小。不知你家同刘家以往是否有何芥蒂?”

“据我所知,并无芥蒂。不然刘家能接到家父的信吗。家父信不过刘家,也就会派人直接找到我,决不会托人送封信让刘家转交。”

朱八挠着头皮,好一阵才说:“难猜。四喜你可去打听打听。现在先来讨论一下,刘慎言劝蒋兄纳妾,是何缘故?”

刘四喜脸色大变,似乎要流出泪来,这一突然的表现让朱八和蒋士峻都为之吃惊。因为这两个人对刘四喜的过去确实都所知甚少,甚至可说是一无所知。山岳般的沉痛长久地压在一个人的心中,这沉痛也就难为人知。些须痛楚,时常有人说给他人听,为的是得到他人的同情,想让他人也为自己的痛楚一洒同情之泪。可太沉重的痛楚,人们只会深深地埋在心底,不让他人知道。那一扇记忆之门关得紧紧的。可一旦被人无意间闯开,那巨浪般的沉痛也就产生了极其可怖的冲击力,让人无以自抑。

朱八马上说:“请原谅,无意中触动了你的痛处。万请你包涵原谅。”

刘四喜也立即变得平静,声音也恢复平常模样,说:“走到哪一步我们也就陪到哪一步。朱兄如果能够留在这里帮忙那就最好了。当然,不到最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请朱兄出面的。”

刘四喜这么坚定,蒋士峻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但蒋士峻把自己的想法深深地埋蒇在心中,他礼貌地送走了朱刘二人。静下来独自想,刘四喜与刘慎言之间会不会有一种密谋,两个人合伙做作他蒋士峻。可这是为了得财还是为了满足于一种杀人的快感,蒋士峻现在还无法作出决断。也许他们会把他蒋士峻当成人质,然后向他蒋家要钱,直到满足要求为止。如果达不到要求,就把他蒋士峻杀掉。蒋士峻再也无心看书,他反复地权衡,该不该相信训四喜,该不该相信朱八。朱八具的读过很多书,不然他就不会知道高欢和侯景的故事。没认真读过几本书的人是无法知道这一些的。

匆匆吃过晚饭,蒋士峻决定选择一个机会悄悄地离开这处是非之地。他想逃走了。

夜是静悄悄的,书不要了,衣也不要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还想要这些东西,逃离后还可以派自家的个人来取。蒋士峻穿上了足够的衣服,拿着一对短剑,轻脚轻步地向那长而恐怖的树弄子走去。走一步看一步。是下半月,月亮即使出来也在后半夜。没雨,估计好多天也不会下雨,没人,估计这时不会来人,那红衣少年不会来了,他被刘慎言打伤了,养伤也许还要多天。蒋士峻没有责任没有义务去慰问那少年,也不知那少年家住何方。

要经过那条长长的树弄子,这里面有狐狸,有蛇,这让蒋士峻有点害怕。他带了一根树枝,准备打草惊蛇。可是走到那儿,忍不住还是怕,他犹豫了,也许他逃跑的时机选择得不对,应当在天还没全黑的时候就早早地离开。可是事已至此,只能大着胆子走。他摸索着走了十几丈远。他停下了,他听到一种声音,很遥远,可也很清晰,而且这声音越来越近,是音乐,是鼓吹。他急忙退转来,就大着胆子躲进旁边的树丛里。这时他更清晰地听到音乐声了,而且这音乐声是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来的。这可是极古怪的事。他只能静观其变,拉下一根树枝遮着自己的身子,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事。果然,就看见了灯笼火把,一支乐队,一抬花轿,竟然朝着这树弄子来了。当然,不要想也就知道,是强行给他纳妾来了。管他呢,等队伍过去了,他就向大路上走去。他是不会接受这无缘无故的小妾的,他还没正妻就先纳小妾成何体统。世事之怪,有过于此者乎!

可是,花轿刚过去,刘四喜出现了,他这个人真是一个鬼魅,脸一抹就成了刘慎言的随从模样,变成刘三同了,马上就高呼:蒋少爷在这里呢!于是刘慎言马上就跑了回来,蒋士峻只能束手就擒,跟着这支队伍向鬼屋进发。他自己也好笑,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他知道他的处境已经非常险恶,一个巨大的阴谋已经包围了他,他无处可逃,只能等待机会。

快到了,蒋士峻对刘慎言说:“你玩的什么把戏?你想对我怎么样?你想杀还是剐?”

刘慎言却说:“在这大喜之日尽说这么些不吉利的话,呸呸,抬进去,拜堂!”

被人拉着拜堂,蒋士峻当然是头一回,他只看到过他人拜堂,没想到轮到他自己拜堂时却身同囚徒。这真是哭笑不得。这天晚上想逃是逃不掉了,而且刘慎言会马上安排人看守,他真的已经陷入罗网,只能任人摆布了。他轻信了那刘四喜,以为刘四喜同刘慎言不是一伙,还有那个朱八也不知是个什么角色,为什么这帮人要合伙来对付他这个除了读书什么事也还没做过的青年。天呀,普天之下还有更荒唐的事吗!铺盖没有搬到楼下来,不然又会向刘慎言暴露一大秘密。倒是新铺盖是怎么这么快地置办好的,蒋士峻马上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可见蓄谋已久。这刘慎言真的能干,也许在他蒋士峻还没来之先,刘慎言就制定了一个计划,只等有人入瓮了。   

这时又抬来了酒肴,在厅中摆了四桌,冷了的菜就在楼下的厨房里加热,烟直薰楼上,蒋士峻只得关上窗门。他不敢取下那盖头布去看个究竟。他想,如果有个漂亮的女子,那十一爷早就留着自用了。一定是买了个丫环却不漂亮,只好送给蒋士峻。别人遗弃之人,其性其貌,当然都不堪入目。而楼下的酒席他也不会去坐。刘慎言叫了蒋士峻一声,见蒋士峻根本就不同他说话,也就知趣,听着那楼上传下来的脚步声,慢慢地走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一个人的大声叫喊:“这个鬼地方,我心都跳到喉咙边了。真的,我想打人了。”啪的一声,此人就把他旁边的人打了一记重重的耳光。不用说,这两个撕打起来。其他的人把几张桌子拖到一边。这几张桌子也都是刚才这帮人抬来的。这十一爷办事不可不谓细。这些细节都考虑到了,只是没有考虑到人到这儿是会发狂的。

刘慎言急步下楼,指使几个人把那打架的人拖开,大声说:“都到大门外去,把桌子也抬了出去,到外面去吃!”

就有人说:“吃喜酒到地坪里吃?吃丧酒才到地坪里吃呀。”刘慎言大声说“呸,说的什么鬼话,这种话是今天这个时候能说的吗!”这时打架的人正拖不开,刘四喜也看着,就也叫一声:“朱八来了!”

灯光之下,这训四喜是一张乌青的脸,面容憔悴,好像半个月不进饮食,瘦得不像个样儿。幸而蒋士峻没有看到。如果蒋士峻看到了,又会疑为鬼魅。这和他平日所见的刘四喜完全是两个人。可刘慎言却只知这就是他的随从,叫刘三同。

可是,这种时候,即使朱八来了,也没人怕了。疯了,疯了的人就不怕别人,只有别人怕他!可突然间一阵风来,把灯吹熄了。外面的却还没有进来,当郎一声,打烂了一只碗。再当郎一声,是有人把碗向另一个人掷去。突然有人叫:“出血了,你疯了,我不打死你我也不放手!”只听到乒乒乓乓,有人扳下凳脚打起来了。

长期生活于夜世界,蒋士峻的夜视力甚为良好,看到这个场面难以收拾,他取出一对剑,冲下楼来,这是人们第一次见到蒋士峻的功夫。虽说只是在星光之下,但见那蒋士峻几下就把正在打斗的几个人打倒在地。然后把还留在厅中的人一个个推了出去。他站到了台阶上,大声吆喝:“想打架的跟我来!”

刘慎言是第一次看到蒋士峻的武功,他也根本就没想到蒋士峻会有如此功夫。其他的人也都怕了。这时又有一个也站到蒋士峻的身边,蒋士峻知道这是刘四喜的真容,可其他的人却都不认识:刘慎言连忙惊呼:“你是何人!”

“我是朱八派来的,他马上就到。这一回他可动了杀心。一个也不许走!”

刘慎言拔脚就走,其他的人也急走。只剩下两三个,吓得实在走不动了。甚至有一个话也说不出来了。刘四喜把脸一抹,哈哈大笑,说:“朱八走得远了,你们起来吧。”

一个人也下楼来了,是个女的。她点着了灯。款步而下,到了大门前,用手遮着风,防风把灯吹熄,柔声地问:“没伤着人吗?”

一定就是刘言送来的那个被人遗弃的丫环,可是他想不看也做不到,他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天呀,这不就是多次在梦中所见的那个魔女吗?真的是貌若天仙!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