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沉塘记第八章  

2013-11-01 13:31:4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塘记第八章 刘慎言的诡秘

 

蒋士峻知道他今天是没人来送菜了,他打算自己到菜畦里去寻点菜来。可他刚走到菜地边,就看到一个小红点,小红点直起腰来,就是一个小姑娘,就是那个晚上来寻菜的小姑娘,就是那个蒋士峻心目中最漂亮的女孩,是他心中的圣人。

“你这么胆大,白天也来了。”

“有你在这里,我怎么不敢来?”她笑着,露出一对酒窝。她的脸是白白的,脸上却透着红晕。说话时,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眼睛圆圆的,清澄明澈,就像一潭碧水。她说话时,没有那种同男子说话时的羞怯。这自然大方的态度更使蒋士峻着迷。

“我问你,刘四喜是你的什么人?他为什么帮你种菜?”

她收起了笑容,不再说话。过了一阵,她才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我的什么人。也许,他是我的父亲。”

“啊?”蒋士峻没有再说话。他马上就想到了那个死里逃生的故事。他说的是一对男女都死里逃生了。那么她是……

蒋士峻不禁为她悲哀了。“他死了,再也没人给你家种菜了,怎么办?”

她哈哈笑了。“他死不了的。他只能逃出来,再一次逃出来。他不会死的。他骗人。你不要信他。”她一边说话,一边摘菜,递给蒋士峻。“这是你的。肉和豆腐还是挂在墙上。”

她说着,眼睛却看着远处。蒋士峻回头一看,是刘慎言来了。他回头再看,她已经不见了。四处张望,还是没有看到她。又是一个鬼!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

刘慎言慢慢地走了过来,站到他的身旁,仍旧慢腾腾地说:“艳福不浅,在这荒园中,却有美人作伴,难怪过得很自在,不孤寂嘛。”

蒋士峻惊魂未定,听到这番话,什么也不想说。他还不知道她是人还是鬼呢。他只是盯着她消失的那个地方。怎么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刘慎言却自言自语般说:“我早就听说园中有个美女,不得一睹,想不到今天有缘相会。真是平生幸事。蒋兄,你常同她说话吗?”

蒋士峻还是失魂落魄般说不出话来。刘慎言只道蒋士峻被他刘慎言抓住了尾巴,没想到蒋士峻想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回到厅前,大门边墙上挂着的竹篮里果有食物。摸了摸,是有形体的,管他是假是真,所收是实。煮了吃了,完全没有异味,更不会突然地变成蚯蚓蛤蟆。刘慎言看着蒋士峻吃了饭才走。

到了晚上,接连阴了好几天的天气却放晴了,月亮是不会出来的了,已经快到月底。可满天星光,很好盾,偶尔一颗流星,迅速地划过天空。不过夜色更凉,他也加了几件衣裳。衣服带得足,应该可以混到冬天快来三月期满的那个时候。因为读了一天书,有几分疲劳,蒋士峻决定给自己放假,他要到园中闲走。到处都是鬼,反正已经同鬼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与鬼为邻亦与鬼为友,也无所谓怕和不怕了。

他站在一棵树下。眼睛望着天上,数着星星。在暗中,他听到有动静。是脚步声。马上就看到那小红点急急地从他身旁走过,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池边,钻进了那丛竹之中。但又有脚步声,看得出那是刘慎言。从那鲜明的衣服看出来,决不可能是别人。蒋士峻躲在暗处,不敢惊动他,看着刘慎言走到了池边。可再也没有胆量前进,又打了转。虽说打转,可还不断地回头张望,是舍不得那女郎,还是担心那竹丛里会窜出一个什么鬼怪出来?

就在这时候,蒋士峻快步回到鬼屋,立即关上了门,生怕刘慎言知道他的行踪。可蒋士峻没想到刘慎言会去叩他的门。蒋士峻只能走出来,急步来到门边。刘慎言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问:“刚才你在哪儿?”

“在屋里呀。”

“我看见你进屋的。在园中时间久了,胆子也大了,夜里也敢出来,不怕鬼了?”

“笑话。你不怕,难道我就怕?我一直没发现这园中有什么鬼。这都是人们编出来的故事。莫信。那些荒诞无稽的故事你也相信吗?”

“当然我不信,所以我也敢到这儿来。我没想到你晚上也敢出来。”

“读了一天书倦了,想出来走走。不过,你这么晚了,到园中想做点什么事呀?”

“找你呀。可是敲门不应,我就到处找你,生怕你出事了。会不会走到那池边去呢?到那儿回头一看,你却正好进屋。这才追来。我担心你出事了,心都冷了。”

“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好好的呀。”

“刚才你不在家,你在哪儿?”

蒋士峻随手一指:“就在那颗树下。”

刘慎言靠着大门,看样子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呆呆地站了好一阵,好像灵魂出窍,一时收不回来。他再也没说什么,就这么匆匆走了,一句告别的话也没有。

这就让蒋士峻也奇怪了,刘慎言怎么闻言色变呢?大门也没关,就站在那儿想着,想了好久也想不出个名堂来,正想关门睡觉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小红点又出现在星光下,而且正向鬼屋方向走来。蒋士峻就想关门,可那红衣女郎却说:“不要关,我要告诉你一句话。”

这就怪了,难道这红衣女郎已经把他蒋士峻当作她值得信任的人?

红衣女郎走到台阶下,却不上来,站在台阶下,抬着头看着蒋士峻说:“他走了?怎么走得这么急促?”

蒋士峻决定把实话说出来。

哪知这女郎说:“你说的不是真话。你没有站在那树下。我看清了的。树下的是刘慎言,我经过的时候,他就扑了出来,想抓住我。我慌慌张张地跑,不过我也看见了,那树下只有刘慎言一个人。你说你也在那儿,当然吓着了他。你发现了他做的坏事,他会报复你的。”

“他想做什么坏事?”

红衣女郎笑了,说:“你真的想不到?他想的就是那种事嘛。他糟蹋了多少女人呀!”

蒋士峻张大了嘴,无法想象刘慎言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从外表看,似乎是一个谦谦君子,是一个孔孟之道的传播者,是三纲五常的卫道士,没想到此人说的与做的根本就是两回事。可是,他责怪自己有眼无珠,把人看错了。现在想的只能是今后如何对待刘慎言的事了。他就说:“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在这儿危险呀。快点儿回去算了,莫再在这是非之地逗留了。”

“这个慎少爷会报复的,他会杀人。你要当心。他是条恶狼!”

“谢谢你,我记住了 。你快点儿走吧。这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红衣女郎谢过了蒋士峻,背着背篓慢慢地走开,这一回她走的是那条树弄子,可一个弱女子,在这么一个夜晚,会不会遇到危险呢?蒋士峻拿出短剑,追了上去,说:“我送你一程。不要怕,我是一个规矩人。”这少女倒也没有拒绝,可蒋士峻总同这女郎保持一定的距离,除非是惊动了几只夜鸟,这才快步走到女郎身边,安慰她几句。可这少女却若无其事,大约是走惯了,什么惊恐都没有。这让蒋士峻很为佩服。直到快出这条树弄子时,他才走了回来。出了此园的路是大路,应当没有什么危险了。他所能做的也只能这样。女郎说:“蒋少爷,你是个至诚君子,我记住了你的这片好意。”

天上起了云,一阵风来,更凉,他赶紧回到屋里,关上了门,想,这少女这么胆大,决非一般之人。可他马上想,刚才所遇是真实的事吗?天底下有这么胆大的少女吗?恐怕刚才只不过是陪着一个女鬼。世上哪有这么胆大的女子呀?住这个地方,很多事情,亦真亦幻,幻者常以为真,真者常以为幻,这一回所见所闻,是真是幻,他根本就无法说清。

他很快就入睡了,可这个晚上他再也没有梦见那个女魔,梦见的却是一个行侠仗义身怀绝技的女子。只见一道白光,刺向一个正要扑向他蒋士峻的恶人。那恶人倏忽之间就不见了,蒋士峻正想向那侠女道谢,可那侠女却大喝一声:“害你的就在你身后!”回头一看,刘慎言正在他身后,欲拔出刀来。蒋士峻出了一身冷汗,醒来了。

祸事真的要到来了,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降临,现在还无法知道。逃?不,就等着,到底刘慎言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要弄个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