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29  

2013-01-31 09:50:4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脱身

 

太阳渐渐地靠近西边的山峰,乌鸦也开始归巢。伯桑却被二傻子拖住,似陷泥淖,想走必被拖住,不动拳脚无可脐身,一动拳脚必遭后祸。这就像掉进了刺窝,即使出得来,也会被荆棘挂破衣裳。如何全身而退,这就叫一种本事。那些看热闹的人,明知伯桑被人缠住了,可即使同伯桑有故,也不便出来为之解救,只能看伯桑解救自己。人世中有很多考验,这也是一种考验。

可伯桑真的想同这个蛮子打一架了。对荆棘只能砍伐,对蛮子只可力取而不能文攻。有得三板斧就可解决问题。他可以一下就把二傻子制服,可他不愿意这样做,一旦有了肢体接触,无伤也叫伤,一年也打不完官司。他无奈地看了看慕莲,慕莲对他也只能报之一笑。但慕莲嘴巴一努,示意伯桑趁机摆脱二傻妇的控制。至于她会怎么配合,当然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中发表宣言,即使是阳谋也从不公之于众,何况现在还只能说是阴谋。

可伯桑不愿让她卷进这件事来,所以也对她表示笑意,略微摇头,意思也很明显:你不要参与也不能参与。慕莲说的关于毛猴子的事,他记住了,可也没有时间想这件事同他有什么关联,他只是想怎么样摆脱这个蛮不讲理的二傻子。就在这个时候,慕松看到了姐姐,马上就说:“我看到福来了。他鬼头鬼脑的,想到这边来,偏又不敢来。也不知他心里有什么鬼。”说着,拉着姐姐的手,告诉她家里要吃饭了,快点儿回去。可没想有两个人同时对慕松的话作出了反应。一个是伯桑,问:“福来到这里做么子呀?”慕莲说:“他被他爷爷打了一顿,在家里的时间少,现在在外面打流。”伯桑马上说:“钱呢?吃什么?”可伯桑不再问下去,这一疑问的解答他非常明白非常清楚,这老人的死同福来是不是有关系呢?没想到二傻子一听到福来还在这儿,就大叫:“福宝,太坏了,不来了,开了个头就不来了。猪牯弄出来的,婊子婆养出来的。”骂了一大堆,那些话就没法记录下来了。

在这儿看热闹的本就多,现在一听还有一个人同这件事有关联,兴趣陪增,可街上人对这个什么福来福宝,却很陌生,但一听说是个打流的,马上就有人议,是不是那个围着饮食摊子转却又没钱买个饼吃的那个?那个人鬼头鬼脑的,恐怕不是好人。同那个家伙混到一起的,那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说长说短的就多了起来,形势的发展对伯桑渐渐有利。慕莲看了听了,就对伯桑一笑,大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是一路货。”

“咦,这个小姑娘书理还蛮不错呢。”

“他说的么子呀,孔夫子卵一样,掉的全是文,么子意思呀?”

“叫你上学去读书,你偏要按着麻拐学阉猪。这也不懂,讲兔有兔路,蛇有蛇路。麻雀不跟乌鸦耍,岩鹰不跟鹞子游。”

“碰你娘的鬼,进了三天学堂,就称起老大来了。你以为过了刨子就看不出你其实本是一块尿桶板子吗。”

他们议论着,慕莲听了感兴趣,可伯桑却没心思听这些俏皮话。他一听这二傻子的话,就明白了一切,对大宝说:“我想你们听福来的话,错了。怎么会蠢到这个样子,会听这个流氓的话呢。他除了胯里那个东西厉害,还有么子厉害?也不打听一下他是一个么子样的人,看见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就以为他有法术,看见光头就以为佛祖到了,看见鱼食就上钩,那是一个无横不赖无祸不惹的家伙,这种人见财不起意才怪呢。。我想,恐怕他呀,我不说了,我想你会明白的。我不愿意说的是么子话,你会明白的。”

大宝愣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停了片刻才问:“你说他会下毒手?”伯桑说:“我也不能说,天底下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想也想不到的。你心思要活动一点,要多想想,你家的老人有没有寻死的道理。明明这些铺票是会换到现钱的,他会那个那个吗?”

红日挨山,伯桑已经作好了最坏的准备,反而显得很从容,慢慢地跟大宝说道理。看到那红太阳挂在空中,正慢慢地向山头沉下去,大宝反而急了,想捞的捞不到,倒还在其次,没想到父亲可能是别人害死的,自己却还听从那个害人者的话,把豺狼当成了朋友,还会受人的耻笑,他有点性急了。伯桑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说:“先把老人家入殓再说,不要老是露在日头底下。你看那个福来如今在在做么子,就知道了。”

这些话二傻子听不明白,他知道的只有一句话,就是要伯桑赔一百两银子。可他哥哥却要去寻找福来,他就急了,大声说:“抓住这一个,这个才有油水。放不得,放不得。”可大宝却一路飞脚跑了,他要去抓住福来,他看到福来的人影了,正想跑呢。

这时候只有几个挑水的人还留在这里,虽说河里浸死过人,可他们挑的是河中的悲叹水,只不过平日用水是河水,这一回大家用水也要挑水炎,可只有一条小石桥通向河中水井,等挑水的人就多了,几个人在河边等着河中挑水的快点儿过来呢。他们晃荡着空水桶,看着其他的人都跟着看热闹,可是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天大的事也没吃饭这委重要,所以还在河边的人也少了。有一个正挑着水从伯桑身边经过,伯桑也就突然地跑过这挑水人,慕莲当然心领神会。那二傻子一愣,也想追上伯桑,可伯桑哪有工夫陪着这傻瓜呢。

二傻子正奋勇追赶,却没想到发生了谁也想不到的事。这条街临河,这时候挑水的人多,石板路上满是水,走路得小心,稍一不慎就会溜倒。这个挑水的人刚让开一个,没想到后面还有两个,慕莲和弟弟两个手牵着手,把挑水人一拦,伯桑就跑了过去,于是姐弟两个再手牵手把路的另一边也拦住了,当二傻子追来的时候,慕莲扶着弟弟,身子向前,一只脚向后,这一下就把二傻子绊倒了,二傻子倒下时,左手抓住了慕莲的裤子,右手按着了挑水人的一只水桶,只听到匡当一声,水桶倒在地上,这只水桶就散架了,水流满地,而慕莲本能地护着裤子,裤子也就撕破了。这二傻子爬不起来,而挑水人一声大吼,他家的人就出来了,把满身是水还爬不起来的二傻子紧紧按住,而且还用绳子捆了起来。慕松早就折了一根树枝,狠肝打了二傻子几下,慕莲也没想到裤子会被,脸也变了色,回家是会挨骂的呀。

再说大宝,手里拿着钱袋,跑不快,想追上福来,可连人影也看不到了,只得打转,一看弟弟已经被人捆住了,水桶散落在地,一个女孩提着被撕破了的裤子,就知道弟弟惹祸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手中的钱袋就到了挑水人手中,而挑水人还没来得及打开钱袋,慕松眼明手快就把手伸了进去,一把抓出了十来个当二十的钢板。挑水人正想争,慕莲便说:“你算一算,是我的裤子贵还是你的水桶贵?”当然是裤子值钱些。而这时旁边还有人说:“才十一个,少了,这个人应当办一对香烛,还有线香钱纸爆竹上门去道歉赔礼,再加一个当二十。于是慕松迅速地又抓出了一个当二十。大宝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也没一个人会帮他们说话。眼看到手的钱被拿走,可说是“抢劫一空”,还得陪着笑脸求人:“打了不罚,罚了不打,现在打也打了捆也捆了,罚也罚了,总只能做一样吧。退点钱吧。”可街上人历来好欺负乡下人,就有几个异口同声地说:“砸烂人家的水桶,撕破女孩儿家的裤子,没送到班房里去已经是万幸,你还想求情?快点儿夹起尾巴走吧,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两兄弟只能留下父亲的尸体不管了,天快黑了,他们也没法把尸体运回家去了。哭丧着脸,低垂着头,二傻子再也发不起威来。

毛猴子看着这一幕,知道了那个女孩的厉害,他也不想再去生事。他明知二傻子是被女孩一脚勾着绊倒的,可人们只看到是二傻子为非作歹,纷纷指责这两个乡下人。他看着慕莲的背影,恨不得去捏她一把,捶她一顿,可也得忍着,这女孩不好惹。他已经知道她的机灵,一步想得出三个主意来。古人说孔明七步一计,周瑜三步一计,这女孩一步三计,惹得起吗?。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他对他自己这么说,。

天大的事,平息起来也在一刹那之间,伯桑走得很快,也不知道他身后所发生的事,很快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他还得摸一段很长的夜路。那轮红日已经慵懒地伏到了山头,天黑起来也很快。

慕松问姐姐:“那福来怎么要跑?”他仰起头看着姐姐。

“也许是做贼心虚吧。:

慕松若有所悟,可是他也不想把这件事穷根究底。

夕阳在山,鸦鸣雀噪,慕莲再看了西边,不知伯桑会不会碰上老虎。不会的。不会的,她不止一次地对她自己这么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