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27  

2013-01-24 14:29:1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 制凶

 

世上太多的是偶然。在这秋日的下午,慕莲偶然地回到河边来看伯桑,慕松偶然地回到河边来寻姐姐,都不过是偶然发生的事。谁也不会想到这些偶然发生的事会有这么紧要,会让他们留下几十年曲折经历也抹不去的印象。

慕莲觉得她所看到的这个人的身影是这样地熟悉,同时也这样地让她震惊。她也几次迟疑,哪有这么巧,会在一个几十里路以外的地方遇到她根本就没想到会再遇的人。她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可恶的色鬼,她现在想捉弄一下这个坏蛋。她突然地对着一个正在对她好奇的人说:“不要看着我,我只不过是女校的一个学生,到这里有点事。你看那个人,唉,他正想跑开,做贼心虚呀。真的是个贼。不是个做贼的会有这么心虚吗?”她愿意说得很神秘,声音不能太大,太大了就没人感到好奇。

这个人听了,颇为疑惑,说:“我认得这个人,是个铁匠,只不过还没找到婆娘,也不知怎么的没人看得上他。就在这东街打铁呢。你知道他爱偷东西?”这个人说得慢条斯理的。他本是一个有了几十岁年纪的人,对什么都有自己的想法了,并非可以让一个小女孩牵着鼻子走的人。要改变这种人的看法,不用二十头牛是拖不转的。

慕莲问;“我想他一定是从塘桥来的。如果是的,他就是那个有名的不正经的家伙了。”

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正说着,也就有了人对此感到兴趣,也就走过来听。在繁荣时期,大家都有做不完的事,就各忙各的,极少有人去管他人的闲事。现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商店虽然也都还开着门,可走在街上的,想买货的比想卖货的人多,城里人比乡下人多,闲人比忙人多。听说那是一个不正经的,而且很可能是一个喜欢摸东摸西的人,这种人正是街上的人时刻都要防备的。于是就有人自告奋勇,去捉拿此人。可那个人也真会跑,个子本来就不高,头一缩,钻进了人群,就像一口吻直掉进了草丛,再也难以找到他了。这时虽说街上人不会很多,可正是河边有人吵架,有些人饭也顾不上吃,要出来看热闹。有三只乌鸦在树上叽喳,也会有五个人想打听乌鸦争的是老鼠还是蚯蚓,何况这是人!他们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以求得到最新的消息。现在又有了更新的新闻,也就丢弃了河边的大事不管,来管这身边的小事。吃菜就爱个新鲜嘛。

可马上就有人说:“不要去寻了。 这是毛猴子,会溜,捉到手里也拿不稳,比条泥鳅还滑,哪有这多工夫去寻他,到他铁匠铺一问不就行了吗。”听了这话,慕莲也就算了,顺势说:“也是。是在东街吗?只不过我家丢失的东西十有九分是问不上的了。”说完了也就若无其事地向河边走去。她一走就有人表示失望。原想马上就有一场好戏可看,没想到只不这是水里头打个屁,没声没响,连泡泡也没一个。也就有人赶快把炒菜的铁锅也架起来,先把这铁匠的事了清再说,急匆匆地向东街跑了去。

其实这毛猴子哪会偷东西呀。可一有人这么说,他即便前胸后背都长满了嘴也说不清这件事。师傅对他起了疑心,昨天就丢了一块铁,哪里还解释得明白。天底下有几种事是一世也说不清的。被人怀疑偷了人,这样的越说越说不清;被人怀疑偷了东西,也同样越说越说不清。玉帝不探,土地不管,这种事从来就只信其有而不信其无,只能让时间来淹没这些流言蜚语。等毛猴子回到东街铁匠铺的时候,他大声说,小声怨,师傅对他板着一张脸,说:“难怪,自从你来了以后,我们这里就经常少东西,原来是你。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毛猴子知道被人算计了。而且很明显是被那个女孩算计的。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可是他不能把这真相说出来。他只能同老板把工钱算清接了钱再走。可老板说:“我丢掉的比你做出来的还多呢!是你赔我的,还要我赔你的。我要给你钱,麻雀老鼠都会要人赔他们的吃食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

毛猴子忍气吞声,又不能大声同老板讲理,洗得干净的石头洗不干净的屎尿,越讲理越有人来看,这就会使他真的名声扫地。他马上心生一念,要对那个小女孩报复一回。幸而老板欠他的也不过半个月的钱,这也就算了吧,先到河边去,揍那个女孩几下,解心中之痛。可他没想到这时候他最不能做的事就是到河边去。他这样做只不过是惹火上身。他就像一只飞蛾,拍动着翅膀,以为飞向的是自由,没想到飞向的只不过是一场大火。

伯桑正在河边,那死者家属缠着他,说要赔一条命。伯桑有点功夫,当然不怕动武,可是他一时也想不出文的办法来退兵。他静立了片刻,让这两兄弟说个够,可等的时间越久,看客人数也就越多,那兄弟俩劲头也就越大。可伯桑要的就是多几个人听,这时他这才神清气闲地说:“这位老人没看到我们出的告示吗:我店的莆票都可以到东升昌去兑换现银,也可以继续在县城里的每一家店铺买东西。这都是有用的呀。他又不是认不得字,怎么就会自寻短见呢?我还想向县官儿报案,说不定是一桩谋财害命的案子呢。你们不这么想,不这么做,我还有几分想不通。你们把事情搡到我身上来了,我更想不通。请街坊们给我评个理,我说的对也不对。”伯桑轮流地看着,也就看到了几个熟人。他本是在这县城里长大的人,老朋老友那当然是有几个的。少年时的伙伴也还是有几个的。不比这两兄弟,街上的人一个也认不得。只不过是有一个人在给他们撑腰,这才胆子大了起来。现在伯桑的眼光落在他的几个熟人身上,这两个乡下人就心虚了。

可这两兄弟的表现却也不一样。做哥的想借机下台,做弟弟的却死活也不相让,一味的扮蛮。世上的人,讲理的有人怕,像剥笋般把理剥出来,让人再也无话可说,输了理,就在人前站不住脚,所以懂理的人对这种讲理的人总是退让三分。可是真正懂理的人看见那种扮蛮的人却也怕。这种扮蛮的人什么理也不讲,他懂得的就是一条,要满足他的要求,不满足他的要求他死也要缠着你,不眠不睡也要缠着你。这种人,问你要三个铜板,给两个不行,给四个他也只会要三个。这种人就像一条蚂蝗叮上了你就不会松口,不把血吸足它是不会滚落的。吸足了血就自行滚落,可它要吸多少血才会自行滚落呢,伯桑能让这条大蚂蝗的血吸足吗。看这个弟弟,圆圆的脑袋,大大的眼睛,眼睛分得很开,好像这两只眼睛就要各自东西似的。一看就知道这种人是不好打交道的。伯桑知道他碰上了对手,跟这么一个只知道扮蛮的家伙是没法把事情办妥的。他想先还是以礼相见,说:“这位老兄,恐怕你是上了人家的当了。”此言甫出,这蛮子就大怒:“放屁。你们害死了我爹,我不找你找谁?”伯桑也火了,大声说:“你说话要讲证据,你爹死在这县城,我在塘桥乡下,隔得天远。我还想是你不小心把你爷推到河里去的呢。你自己守不住一个爷,却要我来还你一个爷。这才真的是盘有禁不止环节天地以来头一回有这样的事。我年纪小了些,也做不了你的爷,放你的屁,回去问问,是谁把你爷推进河里去的。问明白了再来找我。你不找县太爷破案,倒要找我要人,想打就打,你要还这么说,我脾气上来了也不客气!”说得痰喷水喷,那样子比那个弟弟还凶。

真是对人只能讲人话,对狗什么话都不要讲,一根棍子就行了。这一番话让这个小子也吓着了,想不到这个人发起怒来比他还恶,他就想找一根棍棍,可他哥哥把他拖开,按了一下,要他蹲下,这才同伯桑说话。这时就有闲人叫好,那当然是说伯桑有点儿本事。可也有人说:“这才叫狗不咬人人咬狗,比狗还凶的人,连狗也怕!”伯桑听了只装作凌没听见。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