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说秦制  

2013-01-02 10:28:0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秦制

人们说,百代都行秦政制,这句话其实深究则有好几个地方要深议。而且,原来说这句话时强调的是一言堂,是圣裁独断,如果这样理解,恐怕也非其本意。

第一点,说百代都行秦政制,可事实上历代对秦制都有损益,并非一成不变。如果后世伤用秦法,那当然是会行不通的。任何制度都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的。我们说汉承秦制,可汉制比秦制就完备多了。汉时的政府机构就相对完善,而且各政府机构权力也大得多,是能管事的机构。再一个,汉朝的臣下权力也比秦时大些,能独立处理政事,说秦制能延续两千多年,靠的也是不断的损益。如果说百代都行秦政法而不知损益,那是会误事的。

第二点,秦制的精华在两处,一为郡县制,一为集权制。如果说秦制今天仍在实行的话,那应该是指秦废封建设郡县。时至今日,这一制度仍旧行之。即使说要实行区域自治,可是在中国真正的区域自治也是行不通的。两千多年来,在中国是从中央到地方,政策是一竿子插到底的。这是没有民族的自治。明朝在某些地区也还有真正的自治,可后来改土归流,也就在那些地区行郡县了。这也是最大的中国特色之一。西周搞的是极其松散的联邦制,各邦的自主权大得不得了,最后散伙了,再也联不能起来。为何联不起来?没有中央集权。现在德国搞的是联邦,美国是合众国,可还是联得起来,为何?有个权力很大的中央政府。秦朝再也不搞联邦,改立权力极大的中央政府,哪管它礼崩乐坏,只要中央政府有权,国家就能保持统一。可是问题也在于此。因中央政府的权力在皇帝一人,当这个皇帝控制不了局面的时候,统一就遭到破坏。秦制之弊,就在于此。如果做制把集权于一人改为集权于中央,情况可能就不同了。

第三点,廷议制度。集权而不集智,政出一人独断,是会误事的。集权于中央,应当搞一个集体皇帝制度,集权而且集智。当皇权并非集中于一人,而是靠着廷议执政,这个政权就上升,就壮大,就兴盛,就发展。如果权力到了皇帝一人手中,或蒙昧无知由权臣执掌了政权,或刚愎自用而不听劝谏,或荒淫无道而不理政事,政治就坏了,国家就乱了。当个好皇帝也很辛苦,每天天才亮就得上班开会议事。现在的中央政府就轻松多了,用不着天亮就开会议事。哪怕是九常或七常,也用不着天天清晨就赶到办公室去。那种天天天没亮就议事的制度,我倒是觉得很好。当然,有个能集智的中央,那就是最后不能由一个人说了说,不能在莫衷一是时搞个少数服从多数,万众服从一人。可惜秦制没规定凡事必须集智,其最大的的特点却正好是万众服从一人,这就坏事了。如果此一人擅长于作战,打仗听他的没错,如果此一人不会搞经济,和平时期只听他的就可能坏事。战争年代一件事争执不已误事,可和平政出于一人也同样会误事。如果不搞集体领导制,废廷议,拒诤谏,以为众愚而我独聪,不同意见听不得,就大搞建设,大兴土木,废农事,兴征调,青壮全都服劳役,留下妇孺种庄稼,如秦之长城,隋之运河,虽功垂后世,却祸在当时。臣子呢?只能听指示,再无发言权,眼见他人因言得祸,祸延三族,再无人敢逆龙鳞,捋虎须。这就是秦制之弊,没把集智当成根本制度,没有权力的相互制衡,当皇权恶性膨胀时没有一个消解机制,没有对皇权的约束与限制。历代都有人大骂霍光,我意却以为霍光太少。有人把霍光与王莽同列,我意却以为霍光与王莽不同。何况秦制初期也搞廷议,有相权对抗皇权,至少李斯还出得了主意。池二世听从赵高摆布,拿出皇权大如天的规定来,秦的命运也就到头了。秦政法的精髓在何处?我们当辨清呀。政出中央则可,政出一人则不可。

第四点,监察与谏议制度。秦制就有监察制度,那御史虽说副于丞相,却有说不的权力,这未尝不是一种缓冲器,一种权力平衡机制。中国古代的监察与谏议制度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政治设计。一个人说了的事,很可能没有把其他人的意思放进去,犯点儿片面性也在所难免。一个朝代兴旺的时候,总和监察与谏议制度执行得好分不开。都说李世民时代政治清明,这就和魏征的进谏分不开。大家到政事堂来坐着开个会,天天这么做,凡事都商量妥了再实行,尚书中书门下谁都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多数人同意了,可是还有一个专司谏议的官员不同意,他一股脑儿地上奏章,犟牛般总说不不不,这件事就有可能还得重议。我想有和平时期,这样做是可以的,而且是应当的,小心翼翼,摸着石头过河,决无差处。当然,在打仗的时候,一件事议来议去,确会误事,可是和平时期就得反复地议,这样作出的决议才全面。已经在修长城,还该不该还建阿房,已经在修运河,该不该还征高丽:这些事都得多议,决不能由圣上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大政只能由圣上一个人说了算,就得有一个机构来弹劾皇帝,由霍光来主持开个会,把这不听大家意见的皇帝废了,另立新皇,如能如此,中国历代的王朝能不断兴废吗。至于监察制度,当此反腐声高时我想极有必要,可是我也不想对此多义。腐盛在于监察制度的不够完善,人所尽知,可监察制度如何建立完善,却说得够多,还得我来说吗?

第五点,人才选拔制度。这个题目有点敏感,现在好像还不到说的时候,还是少说为佳。

秦制之功在集权,秦制之弊在专权,我想对秦制还是搞点三分法为好。秦制寿延两千年功在集权,秦制祸延两千年弊在专权,这是不得不弄明白的事。

(2013-1-1)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